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四位国老齐聚
    阳时二刻,西区,杨袁府上。

    杨袁特地邀请了二国老、四国老、五国老一起来家里聚聚。

    现在,四人正在杨袁的竹屋里,围在一张矮小的木桌旁盘坐着。

    “今天特邀三位国老前来一聚,实属难得,我这儿也没有什么好酒来招待三位,淡淡自家酿还请三位尝尝口。”杨袁说道,先行举起了一杯酒。

    木桌上放了四个小酒杯和一个酒壶,没有下酒菜。

    “不知三国老让我们来此所为何事啊?”四国老杨楠问道。周兵和石杰也在好奇。

    “既然都问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杨袁开了口。

    “各位,可愿罢官回田?”杨袁突然问道。

    “这…”所有人都犹豫了,纷纷纠结起来,不知该如何明确的回答。

    看到大家都在苦恼,杨袁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

    “尽帝国能有今天,靠的不仅是人民的振兴,还有政治上的治理和兵勇的兴起啊!”杨袁长叹道。

    “是啊…”杨楠感叹道,轻叹了一口气,心里很不好受。

    “可如今,皇尊要咱们退官回家,这能有什么办法?”周兵发愁道。

    “劝也没用,皇尊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石杰也无奈道。

    看到大家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杨袁深有体会。

    “说实话,国老会所掌控的权利的确是皇家的隐患,皇尊这么做倒也没有错。”杨袁说道,陈述得很有理念。

    “话虽如此,可一旦没有忠臣,皇家再有权利,也难以稳固国家社稷啊!”石杰说道,固然说出来心里话。

    这一刻,三位国老都急了,一听石杰这话,三人立马慌了。

    “这里只有我们四人,别人听不去的。”杨袁赶紧平息道,这才让大家放宽了心。

    石杰这话要是被皇家听去了,可不会让人高兴。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他可没少要受责。

    “哦,那就好。”周兵这才敢放松了自己。

    “我也是实话实说,这国老会,不能废!”石杰突然一个脾气爆炸,这句话他压抑了很久,今天在这里,他终于忍不住了。

    “我不是在为自己着想,而是为尽帝国的明天着想!”石杰说道。

    石杰呼吁着大家,有意想要连名上奏,与皇尊较劲。

    “二国老,你先消消气,皇尊也许只是一时还没弄明白,咱们做忠臣的可不能先乱了阵脚啊。”杨袁劝导道,不希望他因一时的冲动而坏了大事。

    “两代以来,兵部大事都是由我来决断,多少年的兵库稳固,我何尝不想抱怨出来给各位听听。”石杰抱怨道,心急如焚。

    “既然大家都谈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我只是希望皇尊能够明白,这些年来的平静,我们这帮忠臣可是付出了不少心血。”周兵随口说了一句。

    这些天来,每天政会上,皇尊都有提到国老会退政一事,却始终被五人连声推迟。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五位国老才怨声载道。

    “一个国家安宁得太久了,难免会有所郁闷,改革什么的,也是迟早的事。”杨袁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国老会是由先皇下令成立的,为的就是能持久稳固国家的利益,以及多为皇家分忧。可现在啊~皇家不要咱们了,这人啊~终究是要老去,咱们呐~也该回家享清福去喽。”石杰坦然说道,句句命中大家的心灵。

    “明天是廖云的生辰,也是廖家的后人继承元帅职位的时候,对此,各位可有想说的?”杨袁突然转换了话题。

    “廖云天质过人,品行端正,又有贵族风采,更重要的是有像他父亲那样的魄力。命他为元帅我自然没有异议,只是…”说着,石杰突然犹豫了一会儿,难言之隐。

    “可是什么?二国老不妨直说。”杨袁说道,愿闻其详。

    “让一个十八岁的后生来担任如此重任,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这有点过于心急了吗?”石杰点明了要点。

    “没错,以廖云现在的年纪来担任大任的确不太妥当。”周兵呼吁道,表示赞同石杰的看法。

    “今天早上皇尊已经发话了,要百官去大韩府里祝贺,并且皇尊亲架。”杨楠给大家提了个醒。

    “当年,他父亲为国捐躯,他的儿子理应得到这个架子。”石杰说道,并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太为难。

    “先不说了,来,咱们共饮一杯!”杨袁说道,好好抬起了酒杯。

    “好,干!”

    三位国老齐声呼吁,四人就此共饮了一杯。

    趁大家心头上火,杨袁突然转动了眼睛,敏锐的目光瞬间划过那透亮的酒杯。

    “如果咱们退了职,将来皇太子王非行政,不知尽帝国可否还能像今天这样,无忧无虑。”杨袁说道,话里有话。

    “三国老此言何意?”周兵急问道。

    “何意?难道你们没能看出来吗?王非对政治并不感兴趣,这一点,我想各位都有所了解吧?”杨袁解释道。

    说到了这一步,大家不得不回忆王非对政治的观点和个人作风。

    “王非为人宅厚,心胸宽广,是接替仁治的最好人选啊。”周兵说道,感觉王非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心肠好能振国吗?不去动别人,别人就不会来动咱们吗?”杨袁批评道,语气严肃。

    “皇尊,只管会用人即可,有些事不是咱们该操心的。”杨楠突然开口批评了杨袁的言辞。

    “人都快被赶走了,还用什么?”杨袁大怒,气质汹汹。

    “这…”无言以对,所有人都沉默了。

    杨袁此言一出,顿时给时光打了个停顿。这一刻,竹屋显得多么安静,默默地长叹声徘徊在了心头上。

    “不行,国老会不能够废除,不然尽帝国又将陷入被邻国欺负的时代了。”石杰说道,已然下定了决心。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各位,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了。”杨袁说道,眼神很是坚定。

    “大国老呢?你没有邀他来吗?”杨楠问道,感觉讨论这件事不能少了他。

    “找他能有什么用?他是皇尊身边最红的人,如今也劝不了皇尊,他来了只会发脾气,他未尝不像咱们这样苦恼。”杨袁解释道。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周兵长叹道,心灰意冷。

    “有!”

    刹那间,竹屋外传来一声肯定,顿时让人毛骨悚然,纷纷扭头质疑着门外的人。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