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你哪来这么多要求啊
    午后,龙一学院门口。

    暗红的夕阳呈现在了廖云眼前,一幕宏伟的景象掀起了兴致。

    “这个时候,应该下课了吧。”

    廖云盼到了此时,特地赶来学院一趟,准备通知想要在明日来参加他成年礼的同学。

    高冷的廖云走进了学院,悄悄离开了小树林,穿过了办公楼,最终抵达教学楼面前。

    廖云抬头仰望着好好的楼层,这会儿,确认听不到有上课的声音,这才迈步走进了教学楼。

    幽魅班。刚下课不久,值日生便忙着整理同学们的桌子,正准备打扫教室。

    “秦歌,可以走了吗?”王灵襄问道,她站在讲台上,催促着被安排在今日值日表上的秦歌。

    秦歌正拿起扫把,懒散的从教室后面将垃圾扫到前面来。

    王灵襄跟秦歌说好了,等打扫完了,就一起去大韩府。没想到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把秦歌的名字大大的写在了黑板上。

    还好,王灵襄好心帮他们把黑板给擦干净了,不然多得耽误一会儿。

    正好,芗兰也被安排在了今天的值日表上。

    “都好久没有这么辛苦了,看来今天得晚点回家了。”芗兰默念着,毫无怨言的忙碌着手里的活儿。

    “嗯?”芗兰抬起头来一不小心看到了一面熟悉的身影正快速靠近王灵襄。

    “猜猜我是谁。”廖云趁王灵襄不注意,走上前去就蒙上了她的眼睛。

    只见王灵襄微微一笑:“这也太好猜了吧,云!”

    王灵襄伸出双手掀开了廖云的手掌,一个转身跳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廖云的脖子,兴高采烈。

    “唉…注意形象。”廖云赶紧提醒道,这会儿正有很多人看着呢。

    “噢…”王灵襄赶紧松开了手,羞涩的别扭着身子。

    廖云略略扫荡了一眼,看了看还有哪些同学在这。

    “徐品,你家少爷呢?”廖云问道,那是杨潇的随从。

    “回廖少爷,我家少爷出去提水了。”徐品回道。

    提水的地方离教室并不远,每一层楼都有一个卫生间,且少不了放置提桶的地方,很多打扫工具都放在那。

    廖云轻“嗯”了一声,决定要等等杨潇现身。

    廖云站在讲台上,看着正在忙着擦桌子的芗兰,他居然看得很入神。

    “这杨潇怎么这么慢啊!都起灰尘了。”秦歌很不耐烦的说,提起扫把就是胡乱摇摆,根本就没在认真的做事,还一脸委屈的抱怨。

    “你瞎急什么?渴了就直说嘛。”这时,健壮的杨潇双手提着水桶快步走进了教室。

    “我怕你再来晚一会儿,就不用再洒水了,干脆用灵力解决的快。”秦歌说道。

    杨潇:“你牛你来提啊!没看到这一大桶水吗!”

    说着说着,这两表兄弟又吵了起来,也难怪,谁让他两是出了名的冤家呢。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赶紧干活儿!”王灵襄发话了,两人这才肯停战。

    在廖云的照看下,同学们工作很认真,一切都显得正常。有了廖云的监工,秦歌也是认真了起来。

    这时,芗兰拿起手帕擦到了廖云的桌子。不知不觉,廖云走上前去,站在自己的座位旁看着她。

    “看什么看,你以为你是老大啊!”芗兰心里很不服的说。

    “桌子擦亮点,还有,麻烦你把凳子也擦一擦。”廖云说道。

    话音刚落,芗兰起身,很不服的瞪着廖云。“好~”

    “桌子下面那根铁方,麻烦你也擦一擦。”廖云又有了新要求。

    刚把凳子擦干净的芗兰,一个不服的眼神划到了廖云眼睛上,颤巍巍的说了声:“好~”这一刻,芗兰感觉廖云很讨厌,非常讨人厌。

    “死廖云,臭廖云!”芗兰很不满的默念着,一脸委屈的蹲下了,毫无反驳的帮他把桌子下方那根横着的支撑架子给擦亮了。

    “好了吗?廖~少~爷~”芗兰问道,语气很严肃,模样很吓人。

    “麻烦你把公主的桌子也擦得干净一点,谢谢。”廖云一本正经的说。

    “你…就你要求多!”芗兰很不满的说,站了起来。

    “让开!”芗兰推开了廖云,走到了王灵襄桌子旁边,又要开始忙碌了。

    “秦歌,拿扫把过来一下,讲台下面有好多垃圾的。”王灵襄呼喊道。

    话音刚落,秦歌连忙呼吁:“来了来了。”

    “我…”廖云吞吞吐吐的,似乎有话要对芗兰说。

    “有话快讲,有屁快放。”芗兰很不耐烦的说。

    “你这人…还挺幽默的。”廖云无奈了,忍不住笑了笑。

    “快说,什么事,是不是又有新要求了,你说什么?你要洗脸?好啊!给!”芗兰已然淘气了,一脸不高兴,眼睛憋出了泪光。

    “你…怎么了?”廖云疑惑不解,搞不懂哪里得罪了她。

    “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送我回家,我就把你桌子给弄脏。”芗兰威胁着,拿起手帕一副炯炯有神的目光渴求着。

    “我现在…飞不了。”廖云坦然说道。的确,他这次来学院也是徒步而来的。

    “我不信,你不送我回家,我就…你就算食言了。”芗兰说道。

    看着廖云镇定自若,纹丝不动,芗兰突然感觉有点害怕了。“等值日结束了,太阳也都落山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芗兰是怕一个人走夜路,幽凉的风难免不影响一个人的情绪。

    廖云突然犹豫了一会儿,淡淡回道:“可以。”

    说完,廖云离开了芗兰,回到了讲台上。

    “杨潇,明天是我十八岁生辰,明天别迟到了。”廖云说道,这么说他会理解的。

    “好,没问题。”杨潇果断答应了,这么隆重的仪式,他可不敢怠慢未来的元帅。

    这一刻,芗兰把廖云看得入神,都忘了手头上的事了。

    “咳咳…”

    廖云回头忽然看到了她的眼睛,不觉特地咳嗽了一声。

    “怎么了?是不是睡觉的时候没盖好被子呀?”王灵襄关心道,赶紧伸出手掌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事,就是感觉喉咙有点痒而已。”廖云赶紧解释道。

    “杨潇,你洒水能不能快点!”

    “叫什么叫!干脆你来洒,我来扫!”

    “好了好了,赶紧做完好快点回家吧。”廖云劝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