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火离
    夕阳透过窗户,放荡而来。凉风习习,拂动树枝飘来几丝清香。

    经过一番打扫和整理,班级里的桌凳和地面显得干净舒爽。

    这个时候,夕阳已然隐下了西上,只露出一角。暗红天日,奏响了黑暗的篇章。

    “完事,可以走啦。”杨慧敏说道,她刚才图书馆走来,特来陪秦歌一起回家。

    随着天色,站在教室里都快看不清一个人的模样了。

    放下打扫工具,让它们都归位了,众人这才打起放学的旗号。

    看着秦歌和杨慧敏先行离开了,以及杨潇那急匆匆的步子,芗兰回头望了廖云一眼。

    “他,会信守承诺吗?还是只是一句敷衍…”芗兰犹豫着,回头看了看窗外,真的快要黑了,再不走可就得摸黑了。

    “走吧。”王灵襄说道,凝望着廖云的眼睛。

    就在她伸手拉住廖云手掌的那一刻,廖云愣住了。王灵襄感受到了,他的身体在僵硬。

    “怎么了吗?”王灵襄随口问了一声,疑惑不解。

    “那个…你能在校门口等我一下吗?”廖云解释道,语气低落,仿佛很在为难。

    “嗯。”王灵襄居然答应,脸上居然没有露出一丝的质疑,这样子让廖云有点感到意外。

    廖云:“你不问,为什么吗?”

    “如果你想说,那么我又何必要去问呢?”王灵襄回道。

    这一刻,廖云笑了,“谢谢,懂我的你,对不起。”说完,廖云转身走开了。

    他的身影划过王灵襄眼角的那一刻,她意识到了一个方向。

    他…走到了芗兰身旁,她的眼中。

    “你…”突如其来的身影,惊住了芗兰。

    人已走空,教室里,现在只剩三人。

    他的面孔好黑暗,即使有半张脸被窗外的光芒所照亮,也显得不可明目。

    芗兰不知道该说什么,顿时沉默了,真的不想给王灵襄找麻烦。

    这时,廖云突然转身说道:“天快黑了,而且她家还住在南区。”

    听到这,王灵襄已然明白了廖云的意思。

    “那就先送芗兰同学回家吧,我在学院门口等你。”王灵襄果然同意了。

    “谢谢公主。”芗兰道谢,很诚恳。

    “你不用谢我,毕竟帮助你的人是他。”王灵襄说道,语气很是高冷。

    是啊!举手之劳而已,可王灵襄的眼睛为何要躲着廖云的背影呢?为何又要悄悄地离开了教室,选择了背对着廖云呢……

    “这条路,我从来都不会感到陌生,可不知怎么的,我感受到有一丝的清凉绕在我的双肩…”

    “我知道,你只是出自好意,因为你,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而她…也只是一个巧合…”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有她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她的影子。”

    长风随伴,王灵襄牵着廖云的手,来到了校门口。

    这一刻,天色固然昏暗,芗兰的身影也随着模糊。

    “云,你的体能恢复了吗?”王灵襄关心道,怕他带着芗兰飞行不安全。

    “放心等我回来,你就站在这里别动。”廖云说道。

    朦胧的街道上散走了行人的影子,廖云也扫荡了一眼远方。

    心高气傲的廖云仰望着天空,看那一丝夕阳,毫不犹豫的落下,没有半点怜悯。

    “快去快回吧。”王灵襄催促道。

    只听廖云轻“嗯”了一声,顿时激发了内灵。

    “她…不会吃醋吗?”芗兰默念道,很在怀疑她是在伪装自己给廖云看,好让他放松。

    就在芗兰深思之时,廖云凝聚蓝灵瞬间将芗兰包裹住,将她缓缓升入高空。

    不慌不忙的芗兰,低下头来凝望着他那坚定的眼神,和她那大方气质。

    廖云轻轻抖动双肩,火翼瞬间成型,灼烧在他身背。

    火翼照亮了王灵襄的脸庞,她的脸色很平淡,没有一丝的犹豫。

    “那我走了。”廖云微微一笑。

    只听王灵襄笑着说:“嗯。”

    话后,廖云转身迈出了步子。这一刻,王灵襄抬头凝望着芗兰,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她的眼神。

    廖云双脚一蹬,跃向高空。只见他伸出右掌,掌心凝结蓝灵,灵力凝结成一条线,牵住了芗兰。

    随着火翼的狂暴,两人最终划过高空,火速离去。

    夜空残留着几粒火翼的气息,随着王灵襄伸出掌心的瞬间,它们也都消失了。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正坐在石亭中,品了品那一杯姜茶。

    燕园园坐在一旁,趴在石桌上,无精打采的。

    “老刘,云儿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韩钦疑问道,很在着急。

    “这天也快黑了,少爷怎么还没回来啊?”老刘也摸不着头脑,着急的眼神不停地往石门眨。

    韩钦顿时沉默了,瞪着老刘看。

    老刘一回头,被吓了一跳,立马回了个疑惑的眼神。

    只见韩钦的眼睛又眨又转的,似乎要传达一个讯息。

    韩钦不停地在暗示着,老刘冥想了许久,这才明白。

    “我记得少爷常跟南区的几位年轻小伙有来往,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少爷留下吃了个小饭了。”老刘说道,明显是要说给燕园园听的。

    燕园园一听,果然,起来了。

    “少爷是出去玩了么?”燕园园疑问道,天真的眼神凝视着老刘的眼睛。

    “年轻人嘛,偶尔晚点回家也很正常。”老刘继续瞎编,一本正经的在说谎。

    “噢…”燕园园还真信了,不然呢?天真的纯阴之体可不是白来的。

    老刘一回头就被告诉暗示了一下,只见韩钦微微一笑:高,实在是高!

    现在,大韩府的每一个角落都灯光通明,明天宴会将要用到的摆设品,在今天白天都已布置好了。

    为了安排这一切,刘管家可不少花心思。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这布置房子的任务交给他比较让人放心。

    “把人家落在家里,自己出去玩了,哼~”燕园园轻哼道,愤愤不平的趴在石桌上。

    “园园,别这样,那儿凉。”韩钦劝道,这个时候,石桌会很透凉。

    燕园园随着小脾气的泄露,不听奉劝,一脸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