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准备就绪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今天,太阳很暖和,仿佛也收到了邀请函,收敛了那炙热的外表前来站岗。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彦润凌、时烈,和时烈带来的几名手下已在房间待命。

    “彦元帅,这些都是从黑市里买来的手下。”时烈解释道,指着站成一排的壮年男子。

    彦润凌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一共三排,每排5人。

    彦润凌点了点头说:“好,不错。”看来他很满意。

    “该做的准备都吩咐好了吗?”彦润凌问道。

    “这些人个个身怀三光,对付皇家护卫自然不行,可你也说过了,这次不是为了真的劫持圣剑而作。”时烈说道,随后补充说:“都是经过洗脑的,也吃了药。”

    “哼~”彦润凌轻笑了一声。

    “让他们把一句话带到圣剑旁边。”彦润凌指示道。

    时烈:“什么话。”

    “筠自在,尢魂不安,筠自死,魂自息。”彦润凌说道,语气严肃。

    “这…”时烈突然犹豫了一下,感觉这话里的意思有在正对皇尊本人。“好!”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行了,先回去准备准备吧,再过两个时辰,就能派上用场了。”彦润凌说道,不想在这废话了。

    “嗯。”时烈起身告辞。“让开!”一声呵斥,十五名死士赶紧乖乖的让出了道。

    “走!”时烈一声命令,所有死士随他离开了房间,走下了楼梯。

    待他们离开了客栈大门,彦润凌才缓缓喝上了一口姜茶。

    “你们五个,进来吧。”彦润凌喊道。

    话音刚落,莫涛等五人一同推开门走了进来。“元帅。”

    “给你们一个任务,只需一个人去办。把这封信交到南城将官陈山手里,速去速回。”

    “我去。”莫涛主动站出来接了任务。

    只听彦润凌轻“嗯”了一声,莫涛便走上前从桌上捡走了那张信封。

    “待时机成熟,咱们就回家。”彦润凌说道,面带微笑。

    “是!”五人齐声回应。

    皇殿,君与殿外。

    刚散会,百官纷纷从殿中走出来,不慌不忙的踏下那百层石阶。

    今天,皇尊在殿中强调了今天要举行的一个仪式。这个仪式关联到了尽帝国的军部,所以会很隆重。

    韩钦停步,仰望着天空。

    “乾坤落目,轩灵问天。”

    说完,韩钦继续前行,心底惦记着十年前的荒唐,和今日将要持续的命运。

    这时,四国老和五国老走到了一块,两人嘴里嘀咕着。

    “你考虑得如何了?”杨楠问道。

    “还能怎么选,出题的人执迷不悟,硬是要把考生逼上绝境。”说完,周兵加快脚步,离开了。

    从此可见,周兵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拥护二皇子王昆,推翻王庭筠。

    杨楠始终在犹豫,因为他知道那么做会被后人骂个不忠,可如今已顾不了这么多了,尽帝国离暗夜不远了。

    就从今早上皇尊的语气来讲,他给出的五位国老革职时间最后期限是明日,若不执行,就按抗旨处理。

    蹲守皇殿安居乐业的王庭筠,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大韩府,大门。

    一队皇家护卫互送灵襄公主来到了门前,护卫被安排在了大门外两旁等候,她一人走进了大门。

    忘忧亭。

    廖云和燕园园正在石亭中等待时辰的到来,以及师傅的指导。

    这时,王灵襄悄悄走来,鬼鬼祟祟的走进了石亭。

    “中午好呀。”

    王灵襄突如其来,顿时给了廖云一惊。

    廖云转身一看,愣住了。

    “怎么了?”王灵襄很不好意思的问,别扭着身子。

    “你今天真美。”廖云赞美道,微微一笑,凝视着她那洁白的衣裳,穿在她身上显得很轻盈。

    “园园今天更美啊。”王灵襄赶紧坐在了石凳上,拉着她的一只手,羡慕着她这身更养眼。

    “园园怎能跟公主比啊,明明公主的最漂亮呢。”

    两人互相推辞,让廖云突然感觉好为难的气氛。

    不久之后,韩钦也回来了,正与刘管家往忘忧亭集中。

    “师傅。”

    “国老!”

    “爷爷!”

    三人赶紧站起来迎接韩钦的到来,目迎他走到石亭。

    “嗯~公主今天很像天使嘛。”韩钦随口应了一声。

    “那您见过天使喽?”王灵襄问道,很天真的说。

    “这孩子,会不会聊天了。”韩钦无奈说道,坐在了石凳上缓了一口气。

    “嘻嘻~”王灵襄调皮的笑了。

    看到他老人家坐下了,三位年轻人也都跟着坐了下来。

    “老刘,快吩咐下人提前准备午饭。”韩钦吩咐道。

    “国老,饭菜已经备好了。”刘管家很负责的说,他明知今天是特殊日子,不敢怠慢。

    “好,那咱们就先把午饭吃了,一刻钟之后,就去皇殿——玄德广场。”韩钦说道,那一刻,他已经期盼很久了,恨不得跳过这一刻。

    南区,南城门。

    莫涛便装想走上城墙石阶,不料被四名守卫给拦住了。

    “干嘛的。”

    “我有事要见你们将军,这个给你们。”说着,莫涛把彦润凌的令牌递给了一名守卫,想让他转交到陈山手里。

    “好,你等会儿。”那名接过令牌的护卫说道,转身离开了。

    像这样见识少的护卫,这样的令牌他们根本就不会察觉得出什么,城中大官人的令牌都很少见。

    那名护卫上去没多久,便急匆匆的跑了下来。

    “请。”那名护卫说道,双手奉上令牌,给莫涛让道了。其他三名护卫也很自觉的让出了道。

    四人目送莫涛走上石阶,直往城墙上方走去。

    “唉?城里有姓彦的大官吗?”一名护卫疑问道,心中作梗不停。

    “唉!城里那么多官员,你们全把他们记住?少在这糊弄自己了。”另名护卫说道。

    “说的也是噢。”那名护卫抬头想了想,觉得有道理,这才不追究了。

    “再过一刻半的时辰,就是圣剑游行的时候了,到时候啊,你可要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一看圣剑上所薄棉的强大灵力有多让人震叹。”一名护卫提醒道。

    “那咱可要睁大狗眼好好看看才行啊。”

    “你自个睁狗眼看行了,我们睁的是人眼,哈哈哈~”

    “你居然戏弄我,看我不揍你!”

    “都别闹了,被别人看到了不好。”

    那四名护卫开玩笑着,说着说着就闹了小矛盾,吵得不可开交。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