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圣剑在颤抖
    就在大家正欢笑之际,不理想的一幕降到了人们眼前。

    这时,突然从人群中冲出一群人,他们身着朴素。莫涛仔细一看,原来是时烈的人要开始动手了。

    这一刻,众人无不心惊肉跳,眼看圣剑就要有过自己的身前,却被他们的出现给暂停了行程。

    “打劫!”十五名死士齐声喊道,两手空空的站在皇家护卫队前面。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却有些人忍不住的笑了。

    “哈哈哈~”

    笑了,大家都笑了。

    死士摸不着头脑,不知他们为什么会笑,不应该感到害怕的吗?

    “喂!前面的兄弟,你们来错地方了,让道让道,赶紧的,我们有急事呢。”陈山笑道,屁颠屁颠的走向前去劝导。

    这时,站在一边不忍直视的莫涛蒙上了眼睛。“时烈这老油条,能不能找些靠谱点的…”

    死士们齐声大喝:“筠自在,尢魂不安,筠自死,魂自息!”

    他们居然还打着口号,而且还是敏感词,不得不让人大吃一惊,一脸茫然。

    死士话音刚落不久,护卫队随即激发内灵,凝聚剑器,目煞死士,候守待战。

    这一刻,街道上连声大喊:“杀!杀!杀……”

    彦润凌要给众人带来的这句话,显然给大家提了个醒。也就在这句话的份上,杀字就足以出口。

    “活捉他们!”一名护卫头领喊道,紧接着带着队员冲了过去,想要擒拿死士。

    看到护卫的冲动,陈山别无他想,激发内灵高跃杀去。

    就在这时,莫涛皱了皱眉头,锁定了目标。

    “催命丹,爆!”莫涛激发内灵,默念口语,与死士脱下的药物超生共鸣。

    刹那间,死士动弹不得,顿时懵了,身体仿佛僵硬那般束手无策,心急如焚。

    护卫们本想冲上前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不料看到他们这般状态,还不得大喊“亭!”

    死士们怒瞪着护卫,一副不甘心的眼神狠狠地看着他们。

    “他们怎么了?”

    “为什么要停下?”

    ……

    所有人都懵了,疑惑重重,不知该如何解释。

    就在大家都沉默之时,陈山想起了自己还有任务在身,随即动了动嘴皮:“击杀反政之徒!”

    陈山话音刚落,身边连忙呼吁,纷纷支持他的做法。

    这时,护卫头领忽然犹豫了一会儿。看到百姓如此高呼,为了不耽误圣剑游行仪式,护卫最终还是上了。

    一群剑锋,穿过了死士的腹部,拔出剑的那一刻,献血瞬间射出来,溅了一地。

    就在死士凌然倒下的那一刻,轩灵剑微微晃动着。

    嗡~嗡~

    从冰块中发出轩灵剑的气息,让大家不由多看了几眼,目瞪口呆。

    这时,保护圣剑的四位护法赶紧施加灵力想要抚平圣剑,不料不但不管用,反而令它更加狂暴。

    “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

    ……

    众人一脸茫然,冷眼旁观。

    护卫们都慌乱了阵脚,毫无防备的目瞪口呆。

    “因为什么呢?是血吗?”莫涛揣摩着,很在关注这个问题。

    好在四位护法的努力之下,冰块才得以加固,牢牢的困住了圣剑。

    续灵许久,四位护法任在努力抚平,圣剑的狂躁。

    终于,过了几分钟之后,它消停了,不再晃动,仿佛突然被唤醒的婴儿,哄了一会儿又睡着了。

    “呼~”

    大家纷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觉被吓了一身的冷汗。

    “继续前进!”陈山喊道,队伍这才迈出了脚步,恢复了状态。

    队伍直接跨过死士的尸体,若无其事的从人们的眼角中挪走了。

    队伍直线往北走,脚步很轻,很满足人们的期待需求。

    许久之后,圣剑游行到了十字路口,顿时欢呼四起,一阵喧闹震到了耳中。

    秦歌、杨慧敏和芗兰正站在十字路口的一角等待着。终于,大家都看到了圣剑的影子,它老远就向人们招手来。

    又过了一会儿,圣剑终于要走过秦歌等人的身前了,又一阵欢呼声让秦歌顿时堵住了耳朵。

    轩灵剑划过芗兰眼中的那一刻,她愣了。她终于看到了那把杀死自己父亲的剑,如今的它被这儿的国人称之为镇国圣剑,不得不给她的心重重的狠了一锤。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芗兰的脸庞滑落到了地面上,泪珠飞在空中的那一刻,她闭上了眼睛。

    “父亲,您知道吗?他们管这把剑叫做圣剑,把它当成了精神支柱…”伤心的芗兰不停地落下了泪珠,不知不觉,她蹲下了身子,淘淘大哭起来。

    痛却心扉的芗兰,没有人能够理解她此刻所承受的打击能有多重。

    刹那间,秦歌好奇的扭头看去,只见芗兰蹲在地上哭着,于是很好奇的拍了拍杨慧敏的肩膀,暗示了一下。

    杨慧敏一愣,随即看去,赶紧蹲下身子:“芗兰,你怎么了?”

    芗兰没有回应,只顾着哭泣,这不得不让杨慧敏为难了,赶紧抬头无奈的看着秦歌。“你快问问啊!”

    秦歌无奈的蹲下了身子,问道:“有什么事你说嘛,我们帮你,先别哭了好吗?”秦歌安慰道,几息之后仍不见她好转。

    “这…”秦歌懵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时,芗兰突然抬起了头,只见她眼眶里装着的全是泪水,眨一眨眼就流了出来。

    她似乎在想些什么,突然很入神。

    “叔叔?”芗兰默念道,顿时转移了注意力。原来是彦润凌在用心灵感应叫唤着她。

    趁秦歌和杨慧敏不注意,芗兰猛然起身,转身逃走了。

    “唉!”两人很想抓住她,只可惜她太突然了,让人没有半点防备。

    “她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秦歌好奇道,心中充满了疑惑,还在一直凝望着她消失的方向。

    “我觉得她一定有问题。”杨慧敏揣摩道,一副质疑的眼神对着他。

    “不管是什么原因,等她缓过神之后,再问个明白吧。”秦歌说道,无奈的缓了一口气。

    “走吧,先不管了。”杨慧敏说道,拉着秦歌的手朝圣剑追去。

    两人决定把这件事暂时压一压,先跟着圣剑进入皇殿要紧。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