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久违了轩灵剑
    彦润凌把彦子如引到了一条小巷。只见他背对着彦子如,孤身站在十米之外。

    “叔叔。”彦子如喊道,慢步走去。

    彦润凌转身微微一笑,看到她那红肿的眼睛之后,刹那间翻脸了。

    “你看到了?”

    “嗯。”

    彦润凌很不想让她看到那一幕,只可惜,他忽略了这一点。

    “叔叔,你突然叫我过来,有事吗?”彦子如好奇道。

    “难道你忘了昨天咱两预先说好的事了吗?”彦润凌提醒道。

    彦子如仔细想了想,这才回想起来:“现在吗?”很不确定的说。

    “嗯,因为再过一会儿,叔叔怕没有机会再跟你见面了。”彦润凌确定了时机。

    “噢…”

    话后,彦润凌顿时激发内灵,紫灵瞬间隐出缠绕在他身上,紫瞳闪烁,灵力大肆释放出来。

    这一刻,小巷飘满了紫灵,隐蔽的小巷很安全,在这个时候不会有人经过这里。

    “叔叔就待在这块玉中,你拿着它一定要好好保管,一旦玄玉被划伤,叔叔就会有性命之忧。”彦润凌提醒道,无非是要她小心保管,确保他的安全。说着,他拿出了一块白色圆玉放在右掌心上。

    “嗯,我记住了。”彦子如很在认真的回答,没有半点含糊。

    这时,彦润凌轻轻闭上眼睛,默念口语,灵气瞬间缠绕到了玄玉身上,紧接着将它升到了空中。

    玄玉闪烁的白光,随着紫灵的陪伴,略显华丽。

    “灵聚灵散,入!”

    彦润凌话音刚落,瞬间没了人影,只见他化作一阵紫灵,被玄玉吸了进去。

    这时,玄玉从空中缓缓飞到了彦子如眼跟前。

    只见她伸出手掌,它便落在了她的掌心。

    “叔叔,你放心吧。”彦子如承诺道,绝不会让玄玉受到半点闪失。

    她将玄玉紧紧地捏在掌心,突然一不小心,光滑的玄玉溜出了手掌。

    “哎呀!”

    彦子如一脸茫然,顿时毛骨悚然。一个敏捷的跳跃,用双手成功的将它给抓获了。

    “呼~吓我一跳。”这一刻,彦子如差点被吓死了,还好,没惹出大事来。

    “丫头!你能不能长点心啊!”从玄玉中突然传来一句苛责。

    “对不起叔叔,我再也不敢马虎了…呵呵…”

    彦子如即无奈又尴尬,都不知该该说自己什么好了,还是先笑笑压压惊吧。

    皇殿,玄德广场,位于君与殿石阶低下。

    在广场中央,摆着一个圆形台阶,台阶上摆放着一张木桌,廖云正站在木桌旁边,凝望着皇殿大门。

    这时,百官已聚集在了玄德广场,正等着圣剑的到来。

    所有人无不紧张这一刻,因为眺望,已经看到了圣剑的影子,正缓缓向皇殿走来。

    这一刻,皇尊坐在一张黄金椅子上,位于玄德石阶底层前,与大家共同期待。

    两位皇子陪在皇尊左右,百官左右等候,无人喧哗,这里很是寂静。

    看着轩灵剑正在向他逼近,廖云的心已然加快了步伐,先一步达到了轩灵剑的身边。

    许久之后,陈山带着队伍踏入了皇殿,把圣剑送到了众人眼前。

    护卫随即退下了,陈山也退到一旁候着。

    只见那四位护法卖弄着步子,齐心协力将圣剑好好升起,小心翼翼的推到廖云身前的那张桌子。

    “哇!”秦歌和杨慧敏忍不住的惊叹一声。

    看着轩灵剑正不停地往自己飞来,廖云的心就扑通扑通的跳起来。这一刻,就在轩灵剑落在桌子上的那一刻,廖云楞住了。

    他凝望着被封印在寒冰中的轩灵剑,渴望着它的苏醒。

    只见廖云伸出手,轻轻地摸着冰面。看着它,顿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握着它的那些影子。

    “这一刻,他等了十年,今天,他终于圆梦了。”韩钦默念道。

    “他的眼神中含有不舍的情分,明明已经得到了它,可为什么还要有泪光呢?”王灵襄已然看出了廖云的眼神中所包含的情绪。

    “他现在的样子,好脆弱…”燕园园看到了廖云一时的脆弱,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终于要见到他最华丽的一面了。”王非心想道。

    “圣剑么?虚伪的名号,你只不过是一把沾染了数百万人鲜血的恶魔罢了!”王昆心中怒斥道,外表却隐忍着。

    “你身上流淌着你父亲的鲜血,和一个国家的希望与未来,为了更美好的明天,你们廖家默默奉献了几代人的青春…”皇尊感叹道。

    这一刻,玄德广场显得格外安静,众人纷纷期待着寒冰炸裂的那一刻。

    “我记得小的时候,父亲还总不让我摸你,可是呢?有一次我偷偷地摸了你的刃,也就在那时,我就对你产生了畏惧感,因为,你的气息很锋利,那一次,我也就被你给划伤了。”廖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

    “父亲说你很淘气,不给精血就不听话,不听话了就会嗡嗡的乱叫,也不知道你这些年来,都是怎么过的。”廖云已然陷入了叙旧情绪。

    众人望着廖云,只见他动着嘴皮,暂时还没有想要砸碎寒冰的意思。

    “师傅不让我见你,说是怕我难过。真的,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可为什么不能保护好自己的主人!”廖云一声呐喊,长叹惊人。

    “啊——”

    廖云一怒之下,瞬间激发内灵,蓝灵刹那间包裹住了他的右拳,紧接着一拳击中了寒冰的皮表。

    叮——

    坚硬的寒冰发出一声鸣叫,让人毛骨悚然。

    这一刻,廖云低着头,气喘吁吁。

    “他,为什么会这么痛苦?难道不应该高兴吗?可又为什么,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彦子如站在一旁凝望着廖云的一举一动,当看到他那副突然狼狈的模样,她却心痛了。

    “云儿…”韩钦不忍直视,闭上了眼睛。

    “少爷,他会哭吗…他说过他从来都不会哭泣的…”燕园园嘀咕着,自己却感动的流下了泪水。

    “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王灵襄心中安慰道,默默为他祈祷着。

    皇尊:“你的眼角反转着谁的名字,是否认得它的影子。”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