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轩灵剑苏醒
    就在廖云一怒千斤之下,一股寒流突然冲散了他的头发。

    咔咔…咔咔……

    “嗯?!”廖云一脸茫然,连忙注视着寒冰。

    只听寒冰出发一连咔咔声,像是要碎裂。看到了这一幕,廖云赶紧收回了拳头,退后两步。

    “怎么了?”韩钦好奇道。

    这一刻,大家都懵了,有些人很聪明的在揣测是不是寒冰要裂开了,但却没人敢肯定。

    这时,轩灵剑突然发出嗡嗡声,整个寒冰都在颤抖着。

    廖云二话不说,赶紧从腰间上取出万灵神坠,荡漾在轩灵剑身前。

    “万灵通,神坠影,轩灵问天!”

    廖云好好举起轩灵剑,刹那间,一股蓝光从神坠身上冲出云霄。

    那是一束神灵,来自于万灵神坠的觉醒。

    众人抬头凝望天空,只见光柱顶天,不见顶端,无不目瞪口呆。

    “来自民间的祈祷,祈求神灵,望我廖云能与圣剑达成协议,魂灵合二为一,今生今世,唯我云霄。”

    廖云口述,正与轩灵剑心灵相通,完成认定仪式。

    “我以轩灵剑唯一传人的身份命令你,苏醒吧!来自神古的剑魂,灵石之神的你——”

    刹那间,一股强风吹来,狂暴得让廖云差点站不住脚。

    只见廖云隐忍着风力的施压,双腿紧紧地压住,双臂很有力量的压下身子。眉头皱紧,咬牙切齿。

    那是一股正对廖云而来的寒风,只围着他一人旋转。

    “啊?!”众人目瞪口呆,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祈祷啊~祝福啊~随着期待的目光,纷纷凝聚到了廖云的身上。

    这时,寒冰突然缓缓升起来,轩灵剑也越发得颤抖。

    咔嚓——

    一声冰碎响起,震惊了廖云。

    只见廖云咬紧牙关,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食指,猛力划过冰面。

    唰——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在了廖云指尖,没有呼吸声,更没有心跳声。所有的一切,都被从轩灵剑所散发出的灰灵所覆盖。

    廖云的食指被冰面的裂缝划破了一条口,献血瞬间流了出来。

    也是在那一刻,时间停止了,轩灵剑的气息冲了出来。

    要看有一滴血就要砸到了地面上,却在这一刻,被轩灵剑珍惜地将它给吸收掉了。

    咻——

    天地刹那间恢复了气色,所有的一切,都已回到了时间的轨道上。

    “啊!”

    廖云一脸彷徨,因为他刚才明明看到了指尖上有血,而下一刻,却消失了。再留意了一刻脚下,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很茫然。

    “这是怎么了?”大家一脸茫然,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寒冰突然嘣碎了,零碎的冰块飞过廖云的眼角。这一刻他惊呆了,没有半点防备,它像是有意要给廖云一个惊喜,故意没有让他受伤。

    万灵神坠暗淡了,它退掉了光泽,随即飞出了他的指尖。

    廖云一无所有的放它飞离了掌心,傻傻的看着它飞到轩灵剑的身前。

    这时,风云突变,卷起一朵灰云,天色随着太阳的逃避而变得昏暗。这一刻,人们眼里的一切,都变换了颜色,等待着的,是他们的心跳声。

    “变天了?”大家一脸茫然,浑然不知今天会有这般景象。

    一条闪电突然划过天空。

    嘣咙——

    灰云随即响起雷声,吓了大家一跳。

    “沉睡了十年的圣剑,终于要苏醒了。”韩钦说道,这一刻,他期盼得太久了。

    这时,廖云微微闭上了眼睛,张开手臂,迎接圣剑的洗礼。

    只见轩灵剑散出一阵红灵,围绕在廖云身边,紧接着缓缓升起他的身影。

    众人看到廖云被圣剑的灵力所承载,无不目瞪口呆。

    廖云感受到了轩灵剑的气息,它正在试着接触他的灵魂。

    廖云突然被定在了高空,与轩灵剑同步升到了空中。

    从廖云意识中隐隐约约现出轩灵剑的影子,就在他气神镇定之时,轩灵剑冲进了他的意识之中。

    在廖云合眼的世界里,一片暗黑,什么都看不到,看不着边的黑暗。

    就在廖云淡定的无我神态,轩灵剑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里。

    轩灵剑:“年轻人,你可还记得我?”

    “你是父亲的剑,这是你的剑魂神态?”廖云好奇问道。

    轩灵剑:“没错,每一代圣剑之主都要在这种境内与我相认,你,是廖琰的后人。”

    “没错。”廖云肯定道。

    轩灵剑:“我刚才不经意尝到了你身上的鲜血,真的很美味,能再给我尝一口吗?”

    “是不是只要给你鲜血,你就会乖乖的听主人的话?”廖云质问道,很不满的说。

    轩灵剑:“哈哈哈~天真!每一天,本尊只会吸取主人的一滴血!”

    这个答案,让廖云目瞪口呆,这是轩灵剑亲口告诉他的正确答案,以前大人们所说的,无非是让他心生畏惧,不敢以弱小之躯去承受来自圣剑的神力罢了。

    看到廖云一脸茫然,轩灵剑笑了。“年轻人,说说在你心里,本尊是个什么样的。”

    “强大,恐惧。”廖云总结了两个词。

    轩灵剑:“仅此而已吗?”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廖云说道。

    轩灵剑:“讲!”

    “古人云,断剑士也,亡也,士死而器不断,不忠!”廖云说道,语气严肃。

    轩灵剑:“好一个人剑合一,士亡剑毁,没想到十年之后的今天,本尊还能听到这样的心声。”

    “你什么意思?”廖云疑惑不解。

    轩灵剑:“十年前,你父亲催动本尊的灵魂,与敌国一决雌雄。当时在你父亲深处,留着本尊的一句话。”

    廖云:“什么话?”

    轩灵剑:“人心不仁,圣灵难断,你若想一怒于天下,本尊愿毁了这万里!”

    这一刻,廖云愣了,一股畏惧感正触及他的脑神经。

    轩灵剑:“灵界,对于本尊而言,只是一粒尘埃,因为本尊并非来自于灵界,而是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廖云一脸茫然。

    轩灵剑:“以你们这个世界所能修炼到的境界,根本无法突破天际,唯一能灵登云尖之上的人也就你父亲一人,之所以,本尊选择了他。”

    “选择?难道你并非我廖家传家之剑?”廖云有点懵了,突然晕头转向的。

    轩灵剑解释道:“剑是你们廖家的这没有错,而本尊,是在二十年前才附在剑上的灵魂。”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