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无声的回应
    大韩府,忘忧亭。

    午后的夕阳从树枝的缝隙中穿透下来,照到了韩钦等四人的头顶。

    “国老,今晚都准备了哪些好菜呀?”王灵襄调皮的问道。两个小姑娘黏在他左右,真让人家感到不舒服。

    “想知道么?”韩钦说道。

    “想。”两位姑娘齐声回道。

    “自己到厨房去看不就得了。”韩钦回道,偷乐了几声。

    “揪胡子,揪胡子。”王灵襄调皮道,蹦蹦跳跳的在逗他开心。

    今天,韩钦可被折腾乐坏了。

    这时,廖云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师傅和两位美人走进石亭。

    “帮我好好照顾师傅,我先回一趟房间。”廖云在心里默念着,随即转身灰溜溜的跑开了。

    等三人走进了石亭,这才察觉得到廖云的不存在。

    “唉?少爷呢?”燕园园好奇道。

    “刚才还在呢,怎么突然没了人影呢?”王灵襄也摸不着头脑。

    “咱们先别管他了,让他一个人去吧。”韩钦说道,赶紧坐在了石凳上歇息下了。

    两位美人“嗯”了一声,不打算理会那个小男孩了。

    “轩灵剑肯定对云儿说了些什么,但愿吧…”韩钦突然心虚了,不知不觉,心里有了一丝顾及。

    廖云房间。

    廖云避开大家,单独来到了房间。赶紧坐在了凳子上,把剑轻轻放在了桌上。

    “你出来吧。”廖云喊道,想唤出剑魂。

    几息之后,仍不见回应,于是又喊了一声,也没有回应,这可把廖云给急了。

    “怎么会这样?”廖云不知所措。“莫非需要用灵力来唤醒?”

    二话不说,廖云立即激发内灵,想要用灵力来呼唤剑魂。

    许久之后,廖云始终保持着一份坚定,却仍然没有得到回应。

    “为什么?”廖云疑问道,十分忧愁。

    他赶紧举起轩灵剑,一副生无可恋的眼神注视着他。

    “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你呢,你快回答我啊!”廖云急了。

    徘徊在不敢相信的真相面前的廖云,急切得到轩灵剑的再次陈述,可现在,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就在廖云感到绝望之时,他猛然想起了,轩灵剑的剑魂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对啊!我可以参透它的记忆的。可是…我要怎么做呢?”本以为找到了方向,却不知道该从何出发。

    “先用心灵感应探一探。”

    廖云紧闭双眼,指尖轻轻触碰剑刃,感受着它灵魂的游动。

    “这种感觉,之前怎么没有?”廖云惊叹道。

    “让我看一看你的记忆吧。”

    廖云感应到了轩灵剑的人生历史,正尝试着参透它的脑数据。

    大十字路口。

    秦歌正带着芗兰从皇殿走到这里,一路上,两人寸步不离,因为人多嘛,怕走丢。

    “那个…”秦歌突然开了口,却说不清什么。

    “怎么了?”芗兰疑惑道,灵动的眼睛在看着他。

    “刚才,就在这,你…哭了?”秦歌吞吞吐吐的问,很不想再次伤到她,可好奇心不让他这么做。

    “我…”芗兰顿时心慌了,因为她不敢说。

    别扭的表情很在纠结,秦歌看出了她的为难,于是补充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一问罢了。”

    “谢谢你的理解。”芗兰感谢道,这才缓过气来。

    “刚才你也看到了,廖云现在已经是元帅了,而且还有一个受人敬仰的剑尊之名,现在的他,或许从明天开始,他就会慢慢地学会如何去疏远一些对工作毫不相干的人了。”秦歌轻叹道,忽然黯然失色。

    看着他那表情,芗兰立刻懂了。“友谊的分量,虽不与工作相称,却站在工作的最顶端。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因为这些不值得你去考虑,枉费心机的担忧而已。”芗兰很负责的说。

    秦歌略略想了想,感觉还蛮有道理的。“唉~也是哦!”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啊?”秦歌挑逗道。

    “难不成,还跟你一样像个小孩?”说完,芗兰笑着加快了步伐。

    秦歌:“唉!你等我啊!你这小姑娘,修什么的这是,好体力啊…”

    两人在十字路口转角,往东区离开了。

    大韩府,门口。秦歌带着芗兰来到了这儿。

    “咱们到了,进去吧。”秦歌带着芗兰走进了大门。

    两人慢步走在石板路上,不一会儿,来到了忘忧亭门前。

    “大国老,我们来了。”秦歌喊道,加快了步伐。

    芗兰紧跟在秦歌身后,两人一起走进了石亭。

    “学生拜见大国老。”芗兰很有礼貌的鞠躬问候道。

    “芗兰?你怎么也来啦。”王灵襄惊叹道,感觉不可思议,只是觉得是秦歌带她来罢了。

    芗兰:“我见公主。我见过你,你叫燕园园对吧?”

    “是的。”燕园园肯定道。

    “我听廖少爷提起过,上次在荒野慕林里也见到过。”芗兰微笑道。

    燕园园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这时,韩钦正看得入神,浑然不知眼前这位女子是哪家的。

    “国老,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她叫做芗兰。是刚转学过来的。”秦歌介绍道。

    “哦,好,好,快坐,坐。”韩钦笑道,今天他气色很好,待客也很客气。

    “谢谢大国老。”芗兰道谢,轻轻坐在了石凳上,对大家微笑着。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