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再见敌手
    “姑娘,我看你眉清目秀,衣装整洁,不像是平凡女子。”韩钦淡淡说道。

    芗兰微微一笑:“学生是随叔叔进城做商的,家境还算可以。”

    “你们来这儿,是做什么生意的呢?”韩钦问道。

    “做兽皮骨生意的。”芗兰毫不犹豫的回答,语气很自然。

    “哦。”韩钦略略了解了。

    “那个…廖少爷呢?”芗兰问道,感觉这里还少了一个人。

    没等韩钦回答,秦歌用手指头悄悄地点了点芗兰的肩膀,悄悄说道:“是元帅。”

    芗兰一听顿时恍然大悟,赶紧补充道:“对不起,是我说错了,应该叫元帅才对。”

    看到芗兰那脸庞红彤彤的,她肯定没少尴尬。

    看在她也是无心的份上,韩钦也没打算追究。

    “没事没事,突然改口的确很让人为难,以后慢慢改。”韩钦笑道,今天高兴,也没想那么多。

    “元帅回房去了,你有事情要找他么?”王灵襄随口问道。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芗兰回道,忽然有点紧张。

    坐在这些大人物身旁,难免会有压力。

    廖云房间。

    廖云从轩灵剑的记忆里掏出了十年前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刻,他镇定自若,僵持住了。

    “十年前,皇尊、父亲和师傅,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为了一个皇后,蒙蔽了国人的眼睛,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长渊林……”

    廖云傻了,面对着这个真相,他目瞪口呆,一脸茫然。

    “是真的,刚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廖云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后该如何面对皇尊和师傅,甚是全天下人。

    他愧疚,他心酸,他感到了羞耻。

    “父亲为了赎罪,宁愿以普通军人的身份去战斗,与其玉石俱焚…为什么会这样…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痛苦啊,悲伤啊。泪光在闪烁,回忆打乱了他的思维。

    “皇尊,他不是提倡仁治吗?难道十年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我欺辱的事实吗!”

    此刻,廖云对王庭筠产生了恨意。以王庭筠提倡的仁治,对应十年前的那件事情,廖云彻底对王庭筠感到失望了。

    刹那间,廖云眼神一惊,愣住了,眼珠不停地在回忆刚才还注意到的一件事情。

    廖云连忙凝聚灵力,要与轩灵剑再次心灵相通。

    这一次,廖云看到了今天在玄德广场,轩灵剑所察觉出的数据。

    “气息,无比熟悉的气味,是她……”

    廖云看到了,看到了芗兰的模样,轩灵剑居然感应到了芗兰的气息,而且还是那么的熟悉。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被轩灵剑注意到?”廖云疑惑不解。

    “她……”

    当廖云深度了解到了情形之后,他毛骨悚然,内心彷徨。

    忘忧亭。

    看着大家都坐了很久,芗兰突然犹豫了一会儿,抿着嘴。

    “姑娘,你怎么了?”韩钦注意到了这一点,便问了一声。

    “大国老,学生有话想跟您说。”芗兰突然变扭了。

    “什么事,说吧。”韩钦很平淡的说。

    “那个…”芗兰突然顾虑了身旁,感觉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她会很为难。

    韩钦看出了她的意思,淡淡说道:“无妨,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便是,不用回避了。”

    “对不起!学生有话想跟您单独说。”芗兰起身赶紧鞠躬说道,很有诚意。

    这时,韩钦无奈了。没办法,看她如此着急,也罢。

    “那好吧,公主、园园、秦歌,你们先回避一下。”韩钦说道。

    “是。”三人齐声答应了,怀着好奇心离开了忘忧亭。

    “会是什么事呢?”三人纠结着,揣摩不透,很不甘心的离开了。

    待三人的身影完全离开了,芗兰才回过头来。

    “说吧。”韩钦很在认真的问。

    “大国老,不是学生想要见您,而是我的叔叔。”说着,她赶紧从腰间上取出那块玄玉,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石桌上。

    “你叔叔?”韩钦疑惑不解。

    “叔叔,我们到了。”芗兰对玄玉喊道。

    这一刻,韩钦瞪大了眼睛。

    “韩钦,好久不见啊。”

    从玄玉传出一句话,瞬间散出一阵紫灵,缓缓飞落在地上,渐渐堆积成人形。

    “我相信,你是不会不认我的。”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看到彦润凌身影的那一刻,韩钦愣了,顿时回过神来,火冒三丈,激发了内灵。

    “你怎么会在这!这个姑娘是什么身份!”韩钦质问道,猛然起身。

    只见彦润凌激发内灵,瞬间凝结一层护罩维住了石亭,让界外无法看到里面,更无法进来。

    这一刻,韩钦谨慎起来,狠狠地皱起了眉头。

    “坐在你身边的这位,正是我大哥的女儿!”彦润凌说道,语气严肃。

    这一幕,韩钦惊呆了,浑然不知坐在自己身旁这么久的姑娘居然是敌人的后代。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韩钦怒斥道,很想知道原因。

    这时,芗兰不动于衷,静静地坐在石凳上,听着两位大人的话。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跟你打架的。”彦润凌明示道。

    “谅你也不敢!”韩钦吼道。

    “我是来告诉你的,你们的报应就要到了。”彦润凌阴笑道。

    “什么意思?”韩钦质问道,怕他有什么阴谋。

    彦润凌:“自己做过了什么,难道忘了吗?”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