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廖云探访十年之前
    廖云房间。

    秦歌、王灵襄和燕园园推开门进了房间,看到廖云坐在那儿,也就走过去了。

    “你们怎么来了?”廖云疑惑道,赶紧收起了灵力。

    “芗兰正在很国老单独谈话,不让我们旁听,我们也只好来你这了。”秦歌无奈说道。

    “芗兰来府上了?”廖云一脸茫然,震惊了。

    “对啊!”两位美人很负责的说。

    “这个时候…怎么会…”廖云顿时慌乱了阵脚,心急如焚。

    看到廖云这幅着急的模样,三人好奇的摸不着头脑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秦歌问道。

    “不行,我得过去一趟。”廖云说道,匆忙的跑出了房间。

    “唉!出什么事了啊?”三人齐声问道,还是没能抓住他。

    “走,去看看。”秦歌提议道,话音刚落,三人也冲出了房间。

    忘忧亭。

    “十年前?你…”韩钦无话可说,因为他无法面对自己的行为。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彦润凌苦笑道。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她不肯回去,你总得给我们一点面子吧!”韩钦吼道。

    彦润凌:“面子?你们可给过我们面子?当时皇子正吵着要见我妹妹呢!即将完婚的早晨突然不见了,我们怎么交代?!”

    “那你们也不能用军事威胁啊!”韩钦反驳道。

    “威胁?难道我们说的客道话还不够多吗?”彦润凌怒气汹汹。

    “原来,你来这里是为了跟我吵架的。”韩钦轻哼了一声。

    “吵架也好,争议也罢,很快,你们都将遭到报应!”彦润凌暗示道。

    “你来龙城干嘛?到底有什么阴谋?”韩钦质问道。

    彦润凌:“阴谋?都是老天给你们的报应,再过两日,你们都将就地正法,来自十年前冤魂的指令!”

    这一刻,韩钦楞了,他恨不得立马把彦润凌给撕了,只可惜他的良心不让他这么做。

    “说吧,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韩钦很严肃的问,真的不想再废话下去了。

    “再过两天,一切都真相大白了,而十年前的你们,都将受到惩罚!”彦润凌淡淡回道。

    “不把目的说出来,就别想离开这里!”韩钦很负责的威胁道。

    “我现在以使臣的身份来到你的面前,难道,你还要对我动手吗?”彦润凌笑道,镇定自若。

    “无论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会彻底铲除所有对尽帝国构成威胁的事物。”韩钦说道,坚定的语气毫不畏惧彦润凌所暗示的阴谋。

    “哦?是这样吗?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彦润凌笑了,笑他浑然不知自己当前的处境。

    “如果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那么你可以走了。”韩钦很不欢迎的说。

    “你就是这样照顾你的客人的?”彦润凌淡淡说道。

    “这里不欢迎你,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快点从我的眼里离开!”韩钦怒斥道,很不满的说。

    “好好好,既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彦润凌走到了彦子如身边。

    这一刻,韩钦凝视着彦子如的眼神。她黯然失色,脸上没有一丝淡定,反而显得冷慌。

    面对着彦子如,韩钦无以言表,默默地轻叹了一口气。

    “姑娘,你留下。”韩钦突然说道。

    “怎么?你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彦润凌质疑。

    “不!她是廖云的同学,可以留下,我们的事,还是不要耽误后代的好。”韩钦忽然心虚了,怕彦子如会在学院对廖云不利。

    “呵呵~非常感谢你的热情款待,不过我们得走了。”说完,彦润凌瞬发内灵,刹那间化作一阵紫灵回到了玄玉之中。

    这一刻,彦子如抬起了头,她静静地凝视着韩钦的眼睛。

    她的眼角闪烁着泪光,那是来自憎恨和复仇的前兆。

    这时,廖云等人赶到了现在。这里平静如初,看来并没有发生什么。

    随着彦润凌回到玄玉之后,结界也随之消失了。

    廖云奋不顾身的率先跑到了石亭中,气喘吁吁的他现在韩钦身前,突然扭头瞪着芗兰。

    这时,秦歌等三人也赶到了。“你跑…这么快干嘛?”秦歌无奈问道,三人气喘吁吁,额头全是汗水。

    廖云紧瞪着芗兰看,她却毫不紧张的伸出手想要把玄玉收回去,不料被廖云给拦住了。

    廖云伸出紧紧地抓住了她那只可疑的手臂,这一刻,秦歌等人惊呆了。

    “喂!你干嘛啊!”秦歌好奇道,感觉廖云像是要疯了。

    “云,你怎么了?”王灵襄好奇问道,忽然心跳加速。燕园园也感觉他现在怪怪的。

    这一刻,芗兰没有反抗,乖乖的束手就擒了,也没有什么话要说的,顿时憋得慌。

    “放开她,让她走。”韩钦终于肯发话了,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显得多么费劲。

    “师傅…”廖云为难道,心里憋得难过。

    “我说让她走!”韩钦毫不客气的吼道。

    这一刻,廖云松开了手,不再为难她。

    芗兰那躲躲闪闪的眼神,不经意收回了那块玄玉。

    芗兰也感觉廖云很古怪,可她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再问问题了,感觉多呆在这里一刻,就会更加失落。

    芗兰突然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石亭。失落的面孔划过王灵襄和燕园园的眼角,这一刻,秦歌都懵了。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