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夜的迷离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云这是怎么了?”秦歌心中疑惑重重。

    “云儿怎么会做出刚才的举动?莫非是因为轩灵剑…”韩钦犹豫道,心里害怕极了。

    “爷爷,刚才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呀?为什么会这么生气?”燕园园关心道,很想知道。秦歌很王灵襄也随着点头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回房了。”廖云说道,转身离开了。

    “云…”王灵襄关心着,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因为他此刻的心病,很值得让人深思。

    看着廖云那落魄的身影,秦歌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他现在知道了多少?”韩钦好奇道,在心里自言自语。

    四人目送廖云离开,居然没有人想要把他拦住。

    直至他离开了忘忧亭,四人才回过头来,用质疑的目光凝聚到了一块。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廖云所得到的真相,犹如扎根于心底的愧疚之种。随着廖云的执念,它正萌发。

    “我本不相信这一切,可当我刚才看到了师傅的眼神之后,我明白了一切。”廖云落魄的走着。

    “现在的我,感觉好孤独,仿佛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人那般落魄…”

    熟悉的道路,倒影着孤单的影子,久违了夕阳。

    暗红之日,本是令人观赏之时,却在廖云眼里成了逃避的理由。

    大韩府门外。

    彦子如离开了大韩府,带着叔叔打算一起走回去。

    就在这时,玄玉传来了一句话:“子如,你怎么了?”

    “没有…”彦子如一口咬定。

    “这也不怪你,你只个孩子,让你参合到了大人的事情,叔叔真的很过分。”

    彦子如:“不,叔叔为了子如做了这么多事情,子如不会坏你的。”

    “这里已然不再欢迎我们了,离开吧。”

    “嗯。”彦子如答应了,随即动起了脚步。

    忘忧亭。

    韩钦一声不吭,起身离开了。

    看到两师徒今天都怪怪的,秦歌实在是猜不透。

    “不行,我得弄个明白。”秦歌说道,待韩钦离开了忘忧亭,这就跑了出去。

    “怎么都走啦!”王灵襄无奈喊道,感觉不开心了。

    冷缩的石亭只留下王灵襄和燕园园,对着夕阳的身影,两人难免有些无聊。

    夕阳隐下了西山,大地变得昏暗起来。紧接着,黑风出来作怪了。

    南区,常来客栈。

    彦子如回到了房间,把玄玉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上。

    紧接着,彦润凌从玄玉中钻出来了。化作一阵灵力恢复了原型。

    “你有问题想要问?”彦润凌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

    “为什么要这么做?”彦子如回道。

    “大人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管的好,你只要乖乖等着那一天就好了。”说完,他拉开门走出了房间。

    这时,彦子如沉默了,她在好奇,好奇廖云刚才的举动。“他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明明他不知道的。”

    她在害怕,害怕廖云知道了她的真是身份之后就会对她改变态度。

    “为什么,你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寄托在我们身上…我好累……”

    彦子如趴在桌上哭了,寂静的房间因她而热闹起来。

    此刻,彦润凌坐在隔壁听得很清楚。“一切都会好的,等叔叔收拾这帮滚蛋之后。”

    皇殿,昆明宫。

    王昆回到了宫中,正走在小院子里散步,很是悠闲。

    这时,凌涛走了过来,说:“二皇子,时候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嗯,我知道了。”王昆随口应了一声。

    “让下人备的礼,都准备好了吗。”王昆随口问道,毫不在乎。

    “早已备好。”凌涛回道。

    “走,凑热闹去。”说完,王昆转身往宫门的方向离开了。

    凌涛紧跟在他身后,走到门边暗示了下人一眼,让其赶紧去提礼物。

    静明宫。

    王非正要迈出迈宫,又特地转身看了一眼极品。

    “皇太子,**礼,万无一失。”一名随从说道。

    “嗯,千万不要装错了。”王非很谨慎的说,怕礼物出了岔子。

    “您请放心吧。”

    “那就好。”话后,王非这才安心跨出宫门。

    六个小人各捧着一份极品,小心翼翼的跟在王非身后,排成长队。

    天色暗淡,现在已天黑,月亮正从云层隐现。

    大韩府,大门口。

    现在,门口排成了长队,纷纷攘攘,都是来给廖云祝贺的达官贵人、各路官员们。

    从府门口安排了一排红灯引领着客人走到院子里去,宽阔的大韩府本可以参观一下,却因为人员众多而严谨了导向。

    这时,时西提着礼物走进了忘忧亭。兴高采烈的喊道坐在石亭中的王灵襄:“公主!”

    “唉?时西来啦!快过来坐。”王灵襄欢迎道。

    “谢谢公主。”时西坐在了石凳上。

    “元帅呢?”时西问道,把礼物放在了石桌上。

    “那个…他…”王灵襄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元帅正和秦歌在房间里呢,你要不要过去看一看?”燕园园回道。

    “那就不用了,我只是想亲手把礼物送到元帅手中儿子。”时西解释道。

    “再等等吧,等他两沟通好了就会出来了。”王灵襄说道。

    “在沟通什么呢?神神秘秘的。”时西豪爽的性子不由忍不住的问了一声。

    “谁知道啊,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王灵襄表示也很忧愁,感觉今天的廖云,实在是太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