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月影下的道歉
    忘忧亭。小说网

    秦歌无精打采的影过石门,来到了石亭。

    看着他一般一无所获的表情,王灵襄和燕园园随即轻叹了一口气。

    “你们都怎么了?”时西疑惑不解。

    “他怎么说?”王灵襄问道。这一刻,所有人都在关注秦歌的话语。

    “他什么都不肯说,然后国老进来了,我就被叫了出来。”秦歌叹气道。

    “爷爷?”燕园园很惊讶。

    “所以,我怀疑他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们,而且还不能说。”秦歌肯定了这个事实,坚定的目光划过三人的眼睛。

    “既然他不想说,那就不问了吧,只要看到他平安无事,就好了。”王灵襄说道,这是在自我安慰着,其实心里已然着了急。

    “也只能这样了。”秦歌泄气道。

    这一刻,时西听懵了,一脸茫然的看着大家。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我想大家应该先坐下来,然后再考虑吧。”看着大家站得僵持,时西既无奈又疑惑的说。

    就在大家达成一致之时,他进来了……

    韩钦悄然走来,无声无息的身影仰仗着月光,神秘而又冷酷。

    一副严肃的表情,以及那沉重的步子,一同来到了石亭。

    “国老。”

    “爷爷。”

    四人齐声问候,很懂事的起身站到了一边。

    秦歌等人无动于衷,冷眼旁观,静静地关注着韩钦的动态。

    韩钦没坐多久,便有一人影不慌不忙的从石门处走过来了。

    秦歌灵敏的耳朵率先听到了脚步声,转身一看。“皇尊?”

    王灵襄听后,转身就喊:“父皇!”

    转眼间,王灵襄跳出了石亭,立马冲进了皇尊的怀抱。

    “哎哟…你这还孩子。”皇尊被撞了个不稳,很无奈的说。

    看到是皇尊,韩钦这才起身,不慌不忙的走到皇尊面前拜见。“皇尊,您来啦。”

    “皇尊。”其余人齐声鞠躬问候,不敢怠慢。

    “都起来吧,这里是大韩府,没有那么多规矩。”宽容的皇尊,不懈的说。

    “大国老,宴会什么时候开始?”皇尊问道。

    韩钦:“回皇尊,应该快到时辰了。”

    话音刚落,石门外就走来一个人影,正缓缓走进来。

    “皇尊,老臣有一件事要与您说。”韩钦说道,毋庸置疑,是为了廖云。

    “皇尊,您来啦。”这时,刘管家上前来打岔,鞠躬问候。

    皇尊转身轻“嗯”了一声,“宴会什么时候开始?”

    “回皇尊,现在就可以。”刘管家回道。

    这一刻,韩钦愣了,他没想到老刘回来得这么是时候,心里顿时慌了,因为那件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

    皇尊:“既然这样,那我们这就过去吧?嗯?怎么不见廖云?”

    “哦…园园,快去。”韩钦暗示了燕园园一眼。

    燕园园二话不说,赶紧离开,跑出了石门。

    “皇尊,我…”韩钦话音未落。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先这样,走吧。”皇尊浑然不知,今天在大韩府里所发生的一切。

    韩钦也只好先压抑在心里,等明天再说了。

    “那好吧。”韩钦最终答应了,这才肯跟大家走。

    随后,以皇尊为首,五人一起离开了忘忧亭,往小院子去了。

    廖云房门外。

    燕园园跑来了这儿,顿时停下缓了缓气。

    咚咚咚……

    “谁?”

    “是我。”

    “进来吧。”

    燕园园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廖云灰心丧气的坐在那,燕园园抿着嘴唇,看着他,自己也很心痛。

    缓缓向他靠近,亲近他的呼吸声,渴望着他的心声。

    “宴会要开始了,就等你了。”燕园园说道。

    只听廖云淡淡的说:“哦,我知道了。”

    等了一会儿,看到廖云一眉不眨,燕园园又问了一声:“大家都在等你。”

    只听廖云淡淡的回:“我知道了。”

    燕园园无奈的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廖云有起身的想法,于是她很忧愁。

    “宴会马上要开始了,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燕园园话音未落。

    “我说我知道了!”廖云突然吼了一句。

    “你…你生气了?对不起。”说完,燕园园转身逃走了。

    只见地板上落下了几滴泪珠,和那逃走的背影。

    “园园!”廖云猛然回过神来,恍然大悟,赶紧起身跑追上去。

    燕园园冲出房间的那一瞬间,哭声正徘徊在她的记忆里,这是有史以来,廖云对她的第一次凶,很是让她心痛。

    阴暗的角落里划过燕园园的影子,随着廖云的呼喊声,她躲了起来,躲到了一处无人的阴暗,只有她一个人的地方。她哭着,心在痛,苦不堪言。

    “你到底怎么了…呜呜呜……”

    看着廖云的影子就在眼前不远处,她哽咽着,不想被他发现。

    廖云追到了这里,她就消失了。他没想要离开这里,而是不停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园园,我错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快出来好吗?”

    听着,燕园园埋头痛苦,蹲在那不着光的角落里,淘淘大哭起来。

    这一刻,廖云似乎听到了一丝的哭声,于是赶紧停下来,全神贯注地在寻找着线索。

    廖云轻轻挪动脚步,一步一步地,往那哭声走去,悄无声息的。

    “原来你在这儿啊,差点就找不着你了。”廖云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燕园园身前,蹲下,安慰说道。

    没等她回答,廖云悄悄的把她抱住,两人蹲在了那墙角下。

    “对不起。”廖云诚恳的道歉,在她耳边亲昵着,

    “噢…”燕园园嘟着嘴默许了。

    泪水浸湿了廖云的肩膀,她虽然已经消停了哭声,可那饱满的泪水却始终停不下来。

    “唉,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你怎么能哭呢?”廖云说道,想让她自我安慰一下。

    “你欺负我。”燕园园反咬一口,很不服的说,嘴角还轻哼了一声。

    “我…”廖云哑口无言,一脸尴尬。

    “原谅我,好不好?”廖云说道,想求得原谅。

    “我不。”燕园园还是在生气。

    廖云顿时轻笑了一声,刹那间,廖云强吻了她的嘴唇,深情地闭上了眼睛。

    “……”燕园园无话可说,顿时放松了身体,闭上眼睛,真切的接受了他。

    寒月有情当对晚,月影情殇度天明。

    廖云松开了嘴唇,缓缓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她那灵动的眼睛。

    “原谅我,好吗?”廖云真切的问,深情地语气深深地打动了她的心。

    “嗯。”燕园园一时心软,最终答应了廖云,答应原谅了他刚才的失态。

    “所以,可以跟我走了吗?”廖云亲切的问。

    “嗯。”燕园园默许了,这一刻,她的心完全属于廖云的了,没有一丝的不肯。

    就这样,燕园园被廖云真诚的道歉,牵着手,离开了这阴暗的墙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