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成年宴会
    大韩府,中院,庭院。

    灯火阑珊,花枝招展的灵光小灯甚是迷人。就在庭院的周围,围着一圈架灯,白茫茫,点亮了庭院。

    现在,百官齐聚,国内有名的商人和艺人都聚在了此地,可谓是最大规模的生日派对了。

    放眼数去,一共有三十桌人,每桌平均有八人,坐在红色毛毯披着的台阶的前面,是皇尊和五位国老的位置。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让人感叹的宴会,能够邀请到那么多的名人来赴会,也只有廖琰之后,剑尊廖云了。

    皇尊和五位国老已然坐了很久,不言而喻,大家都在等待今晚的主角登场。

    皇尊特地发言说:今晚尽情吃喝,不再有礼数拘束,但每位大臣都要保证明天起得来。

    众人等了许久,仍不见廖云的影子。这不,韩钦都着急了。

    韩钦左看右看,心里憋得慌,恨不得去把廖云给揪出来。

    皇尊看到韩钦那副不耐烦的表情,于是安慰道:“再等等吧,也许正在路上呢。”

    既然皇尊都发话了,韩钦也就放宽了心。他害怕的,莫过于让皇尊久等而已。

    就在这时,廖云出现了。

    众人凝望着台阶,看着廖云一步一步登上去,这一刻,大家静了下来,仔细观望着。

    这时,燕园园走到了韩钦身边,“爷爷。”

    韩钦:“好,坐吧。”

    “园园,坐这。”王灵襄拉着她的手,两人坐在了一块儿。

    这一刻,廖云已经站到了台中央,微笑着面对所有人。

    台下开始嚷嚷起来,嘀咕着有关廖云的话题,虽然听得很模糊,但是能够听到有那么一丝的责怪与质疑。

    “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廖云鞠躬道歉。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着廖云这一举动,无不掀起一阵惊叹。

    “哈哈哈~这一刻,想必大国老盼了很久,几天没合眼了吧?”皇尊开玩笑的说。

    “呃?哈哈哈~”韩钦无言以对,自说自笑。

    其余四位国老也坐在这张桌子旁边,只是一言不发罢了。他们四个都在用乏味的目光来对待此刻的廖云,时不时在心里轻哼了一声,以表不服。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师傅。”说完,廖云很懂事的往师傅坐的方位鞠了躬。

    这一刻,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很是满意他的做法。

    “师傅养育了我这么多年,而我却还没有机会报答师傅的养育之恩,却要在成年之后搬入廖府,在此,我廖云深感抱歉。”说完,廖云对韩钦又鞠了一躬。

    廖云的诚意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楚,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后生。

    “承蒙皇尊厚爱,以及大人们的支持,廖云才有今天的成就,因此,我敬在座的每一个人一杯酒。”廖云话音刚落,一名女仆立即端着一个木盘,把一杯小酒递到了廖云身边。

    廖云双手捧上,先干为敬,微微一笑,以表诚意。

    随后,在座的各位大人都与廖云吃了这杯酒。

    不好,廖云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喝酒的缘故吧。

    “爷爷,你看…”燕园园有点担心了。

    “没事,让他喝吧。”韩钦淡淡回道。

    喉咙辣得不舒服,廖云被憋出了几滴眼泪。可以看出,他是在勉强咽下那口酒。

    这一刻,众人目瞪口呆,期盼着廖云能够快些好起来,因为他那表情真的很能让人着急。

    “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的成年宴会,这第二杯酒,以便敬意。”说完,廖云从木盘上捧起了一杯小酒。

    廖云先干为敬,大人们随和齐饮。

    “呃~”廖云突然打了个饱嗝。

    “哈哈哈~”

    这一刻,大家都笑了,连廖云都羞涩的挠起了后脑勺。

    廖云有意咳嗽了一声,好让喉咙好受些。

    “国运昌华,百姓安居乐业,这份功劳莫过于每一位官员的不懈努力与工作上的配合所造成的,这第三杯酒,我敬在座与我年龄相仿的朋友,事业有成,梦想成真!敬大人们身体健康,事事顺心。”说完,廖云先干为敬了。

    “这怎么被他弄成了拜年晚会了,呃?哈哈哈~”皇尊忍不住的笑了。

    “这孩子…哼哼~”韩钦也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快入座吧!”皇尊喊道,向廖云招手。

    廖云看到之后,赶紧走下台,跑了过来。

    “二哥,麻烦你到那边坐一会儿。”王灵襄恳求着王昆,灵动的眼睛让他无可奈何。

    “这…”王昆有点不情愿。

    “哎呀哎呀。”王灵襄很不耐烦的把王昆给拉起来,推到了对面的凳子上。

    “你这…唉!”王昆苦不堪言,仿佛被抛弃那般无奈,哭笑不得。

    “父皇你看她,见色忘亲啊!”王昆随即告密道。

    这时,王灵襄把廖云扶坐在了她与燕园园之间。廖云也是尴尬的入了座。

    “你这个做哥哥的,就不能体谅一下妹妹嘛?”皇尊暗示道,表示也拿她没办法。

    “哼哼…”韩钦轻笑了一声。

    “咳咳,该给皇尊倒酒了。”杨袁有意咳嗽提醒了一声。

    廖云恍然大悟,赶紧提起酒壶,给皇尊给师傅,以及在座的大人们都满上了。

    “这才像样嘛,来,与本尊共饮一杯!”杨袁喊道,很不客气的说。

    廖云二话不说,端起酒杯就是喝。尽管酒的苦涩折磨着他的精神,他都不会不答应。

    “好!这才是元帅的作风嘛!哈哈哈~”杨袁大笑了一声。

    “唉!欺负我徒弟不会喝酒啊?有种跟我来啊!”韩钦开玩笑的冲着杨袁说。

    “来就来,喝酒我还怕你不成!”杨袁也毫不逊色。

    一杯敬月光,一杯敬岁月,再一杯,敬那懵懂的年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