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皇子降世
    潇月,独酒。为了庆祝这一天的到了,大家十分庆幸,不畏礼数,尽情地吃喝。

    为了得到长辈们的支持,廖云挨桌敬酒,忙得不可开交。

    与艺人谈欢,与商人谈志,与官员谈工作,与苍穹谈岁月。

    这个喜庆狂欢的夜晚,廖云已然控制不住自己,喝了个醉颠不稳。

    现在,秦歌扶着廖云慢步来到了廖云的房门外,正打算要推开门。

    此时,王灵襄和燕园园跟在身后,看到廖云这幅模样,两人都很在担心。

    “这是哪?”廖云醉问。

    “你房间。”秦歌回道,沉重的廖云靠在他身上,很不舒服。

    “不是说…带我去上厕所的吗?怎么…来这儿了?”廖云昏沉的问,不省人事。

    “快快快,开门呐,很重的。”秦歌无奈地催道。

    “哦…”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门给推开。

    秦歌将廖云的一只手臂跨过自己的肩膀,扶着他跨进了房间。

    “你看你,不会喝酒就别喝那么多嘛,还千杯不醉…”秦歌无可奈何,只好先把廖云撂到床上去。

    “小心!”两位美人倒是细心,秦歌这可放心多了。

    秦歌把廖云放倒在了床上,之后由两位美人来照顾他的睡相。

    “捧一捧不醉,嗅过指杯又一杯,闻一闻不醒,看那指杯又一回。”昏沉的廖云躺在床上吟起了诗。

    “哟!都这样了,还这么潇洒啊。”秦歌顿时冷笑了一声。

    “去打点水过来。”王灵襄对燕园园说道。话音刚落,燕园园赶紧离开了房间。

    “唉!渴了的话说一声。”秦歌笑道。

    “呃!”廖云突然呕了一声,翻身到床边来,一脸紧张。

    “别别别乱来!你等会!”秦歌意识到了廖云要吐了,赶紧转身连忙扫荡了房间一眼。

    刹那间,秦歌伸手拿了一个大陶罐,赶紧放到了床边。

    廖云猛然呕了一声,扭头之间吐了,吐到了那个大陶罐里面。

    这一刻,可把王灵襄给吓得心急如焚了。

    “云!你哪儿不舒服?!”

    王灵襄连忙拍着廖云的后背,愁眉苦脸的关切着廖云的一举一动。

    “唉~没少喝。”秦歌叹气道,无奈的对廖云摇摇头。

    “水来啦!”

    这时,燕园园慌慌张张地端着一张小木盆走了进来,盆里还装了一些水,以及挂在边上的一条白毛巾。

    “快!快端过来!”王灵襄着急的催道。

    “你们两慢慢照顾吧,我就先回去了。”说完,秦歌转身离开了。

    庭院,宴会仍在进行。

    “韩钦,你徒弟不行啊!都没我孙子有能耐,哈哈哈~”杨袁哈哈大笑,比起了晚辈。

    “你笑什么当当?喝过我再说!”韩钦反驳道,怒呵杨袁毫不逊色。

    “哈哈哈~国老们真是越活越年轻了啊。”皇尊笑了。

    王非和王昆坐在一边,冷漠了。没有想要聊的话题,即使两兄弟坐在一起,也很少话。

    两位皇子也没闲着,吃着小菜,喝着小酒,解解闷,打发打发时间。

    皇殿,凝香宫。

    “快快快!动作快点!”

    “毛巾…剪刀!”

    “啊——”

    这时,凝香宫全上下忙得不可开交。产婆正在刘妃的房间里,帮她诞下皇子。

    “用力啊!就差一点了!”

    “呃——”

    “娘娘……”

    偌大的房间充满了刘妃的唉声,这一刻,所有人都是胆战心惊地斥候着,但愿平安。

    “生了生了!是皇子!”产婆高兴道,脸上满是欢喜。

    “恭喜娘娘,是个皇子。”产婆道喜。

    这一刻,刘妃微微一笑,想抬起头来,却晕了。

    “娘娘!娘娘!”

    “快去通报皇尊!快!”

    “是!”

    话音刚落,一名宫女急匆匆跑了出去。

    这一幕可把产婆和几名宫女给吓得,全身都在颤抖。

    婴儿的哭声充满了整个房间,或许是因为他的母亲喊累了,他也要来帮忙吧。

    南区,常来客栈。

    “如今时机成熟,正是要一血国耻的时候了,明天,本帅要兵围皇殿,当年向王庭筠讨个说法!”

    彦润凌气质惊人,语气威严,五名手下听得发毛,心里痒痒。

    “元帅,请您允许我做兵将,血洗皇家!”莫涛恳求道,气息不定。

    “皇家,一个也别想逃!”彦润凌恨道。

    “元帅,那王昆怎么处理?”莫涛问道。

    “做人不能不讲信用,不然这个元帅我也没脸当下去了。”彦润凌明示道。

    “由王昆来继承皇位,不但报了国仇,还能恢复两国的贸易往来,真是个两全其美的结果。”彦润凌微微一笑,洋洋得意。

    这时,彦子如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

    “要结束了吗?呵…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呢。”彦子如突然沉寂了。

    “他…会被叔叔杀掉吗?”

    这时,彦子如突然想起了廖云,顿时不忍再想下去了。

    “我真傻,他明明是我的仇人,我却还要对他怜悯,我真可怜,居然会心动。”彦子如闭上了眼睛,眉头微微一眨,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尽帝国的四位国老已在我们阵下,待他们从大韩府里出来…今晚就商议破局,明日,将在君与殿树立我们的影子!”彦润凌信心满满,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彦润凌:“消失了十年的真相,终于要冲破云霄了!”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