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寒月无情当对晚
    皇殿,凝香宫。

    皇尊接到消息,立马移驾回宫了,从而得出,他非常地宠爱刘琳。

    气急的步子来不及聆听旁人的问候,眼神直视前方,明确的路标越使他兴奋。

    随着皇尊急匆匆的脚步声,后面跟了两排宫女。黑漆漆的影士身影划过凝香宫的屋顶,这一刻,毋庸置疑惊动到了影士保卫队。

    “爱妃!”皇尊高兴道,气喘吁吁的不停地跑进了刘琳的卧房。

    “皇尊,您来啦。”产婆赶紧让开,且手里抱着孩子。

    皇尊扫荡了孩子一眼,随即坐在了床边,轻轻握着她的一只手。

    “爱妃,本皇回来啦!”皇尊高兴道,喜出望外。

    当皇尊发现她的手臂无力的拽着他的掌心时,他愣了,笑容逐渐下滑。

    “爱妃!”皇尊再一次呼喊,仍不见回应,顿时又极了,心跳加速,气喘吁吁。

    这一刻,产婆居然跪下了。

    “禀报皇尊,刘妃娘娘平常身子虚弱…都怪奴才愚钝未能保娘娘平安,求皇尊赎罪…”产婆抱着皇子微微颤抖,忐忑不安。

    “啊?!”皇尊目瞪口呆,一脸茫然,失落的眼神震却人心。

    皇尊精神恍惚,一个不稳,刘妃的小手从他的掌心滑落了下来。

    刘妃的小手落到床边的那一瞬间,皇尊的心瞬间崩塌了。

    “怎么会这样……”皇尊嘴里不停地唠叨着,两眼发愣。

    “呜呜呜……”守候在两旁的宫女随即掉下了眼泪,全都跪下了。

    “平时你们都是怎么照顾刘妃的?啊!”皇尊起身一声大喝。

    “哇~哇~”

    这一刻,小皇子哭了,顿时引起了皇尊的注意。

    产婆和宫女们忐忑不安,全身都在发抖,生怕被皇尊下令处决。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皇尊一个不稳,坐在了床边,眼眶动荡着一丝热泪。

    回想到与刘妃曾经的美好,那股热泪就不经意的流了下来。泪珠划过脸庞,落到地面上的那一刻,仿佛一把钢刀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心。

    这时,产婆微微伸手双手,将小皇子呈现在他眼前。她却不肯抬头。

    听着小皇子的哭声,所有人都泪流满面。

    “皇尊。”产婆终于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这一刻,皇尊恍然大悟,赶紧起身,接住了孩子。

    他那颤巍巍的双手接过了小皇子,当小皇子见到自己的父亲后,却奇妙的安静了下来。

    看着小皇子那疲惫的表情,皇尊欲哭无泪:“你的母妃走了,她不要咱两了…”

    这一刻,卧房显得格外安静。没了小皇子的哭啼声,和皇尊的伤痛声,一切显得多么平静。可大家心里,却十分的难受,欲哭无泪。

    皇尊:“你母妃是后宫中最拥有智慧的女人,以后——你就叫‘王聪’吧。”

    寒月无情当对晚,生死相离此夜行。

    王聪的诞生不见得是一件值得令人高兴的事情,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让这对母子从此相离。

    大韩府,庭院。

    此夜已深,人走菜凉。现在,下人们正在打扰餐桌,最后一桌客人也都走到了门口。

    “大国老,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有空再聚。”

    “大国老,再见。”

    ……

    此时,韩钦正站在门口送客,以礼待人,不问职位,一一致敬。

    韩钦也是顶着一身酒气来送客人,这一刻,他笑逐颜开。

    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韩钦这才哈哈大笑的转身回了府。

    王昆并没有打算跟王非一起回去,而是选择了故意放慢脚步,让他先行。王非也没多想,也就随他了。

    王昆有意避开了人群,双眼灵动着周围,似乎在寻找什么。

    趁没人注意,刹那间,王昆闪步冲进了一个黑暗的拐角。

    莫涛:“二皇子,我们元帅请您过去一趟。”

    “哼~”王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与他们去了。

    廖云房间。

    王灵襄和燕园园正在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廖云,没敢离开半步。

    两人把木凳推到床边,坐在那儿时刻了廖云的一举一动。

    “公主,你知道吗?”燕园园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王灵襄疑惑的问。

    “他说他从未喝醉过,但是这一次他却不省人事了…”燕园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今天是他的生日嘛,肯定是高兴才…”王灵襄话音未落,便被燕园园给打断了。

    燕园园:“不,他曾经说过,无论身处何地,无论兴奋还是悲伤,他都要保持一个清醒的态度去面对和等待。”

    “园园…”看着燕园园一副想哭却又在忍住的表情,王灵襄很受共鸣。

    “他说他不敢喝醉的,他说这样很有可能会说错话的,他还说他从来都不会流泪的…”燕园园突然哭了了出来,痛却心扉的泪珠刹那间砸到了床单上。

    王灵襄恍然大悟,赶紧仔细观察了廖云的眼睛。

    没错,他居然流泪了,而且是在梦里,梦泪……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王灵襄目瞪口呆,眼睁睁的看着廖云的泪水流下,划下耳边。

    “他一定很痛苦,之所以才不控制自己,让自己喝醉。他以为喝醉了就会得到解脱,却在梦里,重演了那般心痛…”王灵襄用手捂着嘴,泪水随即划过了手背。

    这时,韩钦正站在门外偷听。

    “这一天终于来了,接受考验吧年轻人。”韩钦心想道,随即转身离开了。

    韩钦:“事已至此,这将是你心灵上的一个结,能不能解开,就看你怎么去理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