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师徒之忧
    翌日,清晨。皇殿,君与殿。

    现在正是说政时间,百官到位,皇尊也略略扫了一眼。

    “咦?秦坤怎么没来?”皇尊好奇道。

    这时,石杰愣了一抖,站出来辩解道:“秦元帅由于昨夜攀酒,所以请了假,还望皇尊体谅。”

    听了解释,皇尊这才放心。“哦,原来是这样啊。”

    皇尊冥思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国老会考虑得怎么样了?”皇尊顿时严肃起来。

    这一刻,五位国老无人啃声,都在沉默,就连抬头都是那么地为难。

    “怎么?都不说话了!”皇尊无奈问道。

    看着众臣一副憔悴的模样,皇尊很是无奈。咬牙切齿,不知该不该再给他们一些时间。

    “皇尊,撤销国老会事关重大,您…”韩钦话音未落,一副焦急的模样。

    “本皇现在只想听你们的决定!”皇尊猛然起身,愤愤不平。

    韩钦沉默了,迈步走到台下,跪下了,埋着头一动不动。

    看到这一幕,皇尊万般震怒,气喘吁吁,眼神杀出一线恐惧。

    其他大臣看到皇尊这脸色,无不胆战心惊。

    没有人站出来反驳,更没有人敢站出来指示皇尊的做法,这一切仿佛都已定局,无法逆转。

    “令!”皇尊一声大喊。

    话音刚落,两排皇家侍卫身穿铠甲,两手空空的冲进了君与殿。

    “不用了!老臣毕竟是老臣,是该回家休息了。”说完,韩钦主动站了起来,微微一笑,脸上没有一丝恐惧。

    “大国老…”身旁传来一些大臣的着急,却是无济于事。

    尽管事后会带来怎样的后果,皇尊都要去做,因为这件事,注定会成为皇家唯一统治的地位。

    身披官服的韩钦,忐忑不安的官帽,正被他本人小心翼翼的脱下……

    “我已经很久没有统计过,我站在这儿的时光有多久了,是时候回家算一算了。”说完,韩钦把官服和官帽递给了侍卫,紧接着把国老令牌放在了官帽上面。

    没有后语,他就这样,带着微笑,以那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从众人眼里划去。

    众人目瞪口呆,两眼炯炯有神,凝视着他离开的身影。

    面对最忠与自己的臣子,皇尊未尝不会心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没人敢拦住他的身影。

    侍卫紧紧地跟在韩钦身后,与他一同消失在了那石阶之下。

    许久之后,众人还在回味韩钦的身影,迟迟不肯回神。

    沉寂了许久,皇尊才合上了眼皮,冥思了一会。

    “其他国老可否有了答案!”皇尊问答,严肃的语气暗示着威胁。

    四位国老交头接耳了一会儿,最终拿下了答案。

    “我等愿意告老还乡!”四位国老跪下齐声回答。

    “好!平身吧。”皇尊怦然心动,这一刻,他为四位国老的表现感到十分的欣慰。

    龙一学院,幽魅班。现在正是上课时间。

    “从理论上来讲,雷技也并非不可伤到施技者,在凝聚灵力的量上,突破一定的威胁性,会使雷技变得狂暴,从施技者身体脱离之后将不再认同主人……”杨紫仙老师正在给学生们上理论课。

    同学们都在认真听讲,唯有廖云一人,浮躁的情绪干扰了他一个早上。

    廖云愁眉苦脸的坐着,根本没在听课。其实老师是知道的,却没有打算走下讲台去询问。

    芗兰时不时的扭头看了廖云一眼,不由感到有一丝的羞涩。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廖云没有回答,悄悄地缩回了眼神,沉寂的黯然失色。

    这时,芗兰才注意到,原来廖云是有心事了。

    沉寂在时光的轨道上,廖云失魂落魄的走进了这间教室,失落的坐到了这个座位上……

    叮铃叮铃

    下课钟声终于响起了,老师离开了教室,同学们也得到了放松的时间。

    为了不引人注目,廖云装出一副平淡的样子,面对每一个从他身边划过的身影。

    不知不觉,廖云熬过了一个早上,忧郁的来到了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刻。

    阳光从树枝的缝隙里穿下来,温暖了微不足道的小草。阳光明媚的今天,似乎并未赢得廖云的微笑。

    同学们有说有笑,高高兴兴的来到这里,同时也兴奋的离开了教室。

    不知不觉,失魂落魄的廖云被王灵襄带到了食堂。

    毫不在意身边发生了什么,沉寂在十年前的真相里头,廖云苦不堪言,忧心忡忡。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忍受这个真理,心里那道坎,他忧郁了很久,迟迟没有跨过去。

    “云,今天秦歌怎么没来上学呀?”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病了,也没听老师提起他的状况。”

    王灵襄问了很久,始终没有看到廖云有过一丝的反应。只见他光顾着走路,抬脚走上楼梯时也是杨羽在提醒他。王灵襄顿时心急了,生怕廖云是生病了,才这么没有精神。

    “云,你在听吗?”王灵襄拉着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着问。

    这一刻,廖云才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顿时脸红了。

    “没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王灵襄微微一笑,不打算追究了。

    杨羽关注廖云已经很久了,看他今天如此忧郁,杨羽打心里不放心。

    看到廖云被王灵襄拉到了食堂二楼,且两人都坐下了,杨羽也就放心的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