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皇太子入网
    皇殿,玄德广场。

    散会了,所有人都一副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君与殿。

    从皇家的角度去想,皇尊的决意是可以理解的,而对于个别重视国家社稷的官员来讲,没必要这么做。从言论上来讲,这件事,终究是要发生的。

    趁阳光正好,王非正打算就此回到学院。刚吃过早餐的他,一定不会觉得这是一段艰苦路程。

    “这算是给为我准备的吗?父皇…”王非冥想着,淡淡的忧愁环绕在他头上,脸色不由自主略显不悦。

    这时,王昆高高站在君与殿外,望着王非的背景。

    凌涛来了,他正侯在王昆左侧。仿佛,他在君与殿附近等候多时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说完,气宇轩昂的王昆转身离开了。

    王昆转身的那一瞬间,嘴角划过一丝微笑,那是来自恐惧与阴谋的期待。

    “属下明白。”凌涛抱拳应了,眼神坚定的划向王非。

    凌涛的脚步与时俱进,正快步追上王非。

    偌小的举动不会引起他人的特别注意,凌涛很快便追上了王非。就在皇殿门前,两人见了面。

    凌涛挡在了王非身前,鞠躬抱拳:“皇太子,我主请您去一趟昆明宫。”

    看着凌涛诚恳的来传达,王非顿时犹豫了一刻。

    “他可提起是什么事?”王非不想再浪费时间,因为从皇殿走到学院真的会花掉很多时间。

    “您去了就知道了。”凌涛守口如瓶。

    只见王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了。凌涛紧紧地跟在他身边,暗地里微微一笑,忽然得意。

    昆明宫,静园亭。

    王昆先到一步,正坐在亭中的石凳上,无忧无虑的观赏着那被阳光戏耍的飞虫,不由笑了笑。

    静静看去,这里没有什么不对劲,反而格外的安静,清爽。

    只要运用灵气来探查,便会察觉得到此地的灵力证实了不止一人的存在。

    没错,此刻正有一队精兵在周围秘密等候,等候王昆的号令,一举拿下王非。

    闲花细草,横风长流。不久之后,便听到了凌涛为王非引路的声音。

    “皇太子,这边请。”

    听着,两人是要来静园亭了。这一刻,王昆颇有得意。

    “主人,皇太子来了。”凌涛说道,已经把王非引到了亭中。

    心高气傲的王昆没有打算转身迎接的意思,而是冷冰冰的坐在那儿,等王非自己过去坐下。

    几息之后,仍不见王昆的反应,于是,凌涛转身离开了。

    看到王昆如此失礼,王非不得不选择包容他,也只好自己走过去了。

    “叫我来干嘛?”王非质问道,一脸不服的坐在石凳上。

    这时,王昆居然笑了,眼角闪过一丝得意。

    “你知道吗?当你被父皇封为皇太子的那一刻,我有多么不服你。”王昆居然提起了这件事。

    “父皇也说过了,你所主张的统治者思想不足以治国安邦!”王非说道,大志反驳。

    “所以,就应该以心慈手软做根本,以改造和体谅来完成惩恶的态度,是这样吧?”王昆反驳道,一脸震愤。

    “这样有什么不好?难道犯了错,就应该动刑,就应该被处死吗!”王非不以为然,以为自己的思想是正确的。

    “在你的刑法上,我没有看到有处死的条款,你告诉我,是不是任何犯人都能够得到赦免!”王昆火了,冲着这个原因,他真的忍不住了,猛然起身,大发雷霆。

    “只要付出相对的代价,就能够得到赦免死刑,难道这不公平吗!”王非也火了,倔强的站起来与王昆对峙。

    “还有你所主张的君臣之道,你告诉我,是不是以忠任其职,无论其才华,且认其后力?”王昆又问。

    “臣,本以忠为尚,只要家境厚实,能够辅其任职的,都有机会得到皇家的重用。”王非不以为然,坚定的认定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王非这么想无非是起到了过滤不忠的官员,而效力方面可以让其家族一起协助,这样更有效的统治,且得以重用。

    这一刻,王昆火冒三丈,眼珠已然反转着一丝火焰,恨不得将王非所主张的思想一火焚尽。

    “你想干嘛!”王非吼了他一声,看他那气色很不对劲,不由紧张了一下。

    “我绝不容许尽帝国就这么毁在你的手里。”王昆颤巍巍的说,异常冷静。

    “你什么意思?”王非质问道,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圈套。

    “来人!拿下!”王昆狠狠地指着王非的额头,咬牙切齿。

    刹那间,高高的石墙顶上跳进了十名身穿黑甲的精兵,瞬间冲进了石亭。手握长剑指向王非脖子。

    动作神速,王非由于来不及防备而被困住了。这一刻,王非已然激发了内灵,却不敢动手。

    “哼”

    这时,一名身穿黑甲,步伐轻盈,气质洒脱的小将从石门走来。

    他不是小将,正是化名为熊剑华待在龙一学院的龙可。

    “你是谁?”王非疑惑不解,镇定自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旅程,就要结束了。”龙可微微一笑,很是得意。

    “哼二弟,你可别忘,影士的眼睛可是遍布整个皇殿,你就不怕一会儿父皇过来问你的罪?”王非说道,丝毫不感到畏惧。

    “你想动用影士去告密?那也得让影士见到暗夜主帅才行啊,这一点,我想你会很清楚的,哼哈哈哈”王昆轻笑了一声,得意的笑意放纵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你…”这一刻,王非顿时胆战心惊,因为从王昆的笑声中,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号角,不由忐忑不安。

    西区,秦府。

    这一刻,十名影士正围在秦府房顶上空。

    他们尝试着以攻击力打破这道结界,却在几手下去之后,看到秦坤被反噬,他们立即停下了。

    无奈的影士散发着烦恼的黑气,弥漫了四周。

    “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定数。皇家,注定是要上演这场闹剧的。”说完,秦坤转身回到了房间。

    没有秦坤的审批,任何有关于皇殿的事情都无法通过影士的行动安排。

    皇殿,静明宫。

    “你想谋反?!”王非一脸茫然,心急如焚。

    “没错!我苦心策划了这么大一个计划,为的就是今天!”王昆承认了自己的做法,肆无忌惮的告白。

    “你不会得逞的!你根本过不了父皇那一关!我劝你还是放了我,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王非顿时心慌意乱,想要求情了。

    “哼带下去,关入城西地牢!”王昆狠心开口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将自己的贴身令牌交到了龙可手里。

    “是!”龙可接令,挥手让士兵以剑逼王非随步。

    被束缚的王非,憎恨与失落通通划过了王昆眼边。

    “你不会得逞的!你这个叛贼!”王非不服的狠狠地骂着,眼神杀出一丝恐惧,让人毛骨悚然。

    “从暗道出去。”王昆甩下这句话,便坐回了石凳上,心平气和的闭上了眼睛。

    王非何尝不想撕咬王昆一口,只是现状势单力薄,不足以与他抗衡。为了保护自己,王非选择了隐忍,捏着拳头随龙可离开了。

    人走茶凉,万里无云。

    王昆冥思了很久,他问着自己,这么做值不值得,以及该不该做。

    “大局已定,待天空尽色,一举成皇!”

    最终,王昆还是放下了亲情,选择了以事业为主,放纵了叛逆心的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