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最后一道防线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灰心丧气的流落到了此地,无精打采的楞在石凳上,两眼无神。

    这时,燕园园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本书籍,整个人显得神清气爽。

    看到爷爷忧心忡忡的楞在亭中,她好奇的蹭了过去。

    “爷爷,你在想什么呢?”燕园园看出了他有心事。

    “哦,园园来啦。”韩钦一脸茫然,随即哈笑着,不想被晚辈看出自己的落魄。

    “爷爷是饿了么?”燕园园关心道,看他脸色不太好。

    只听韩钦淡淡回了句:“没有。”

    “爷爷有什么烦心事,和园园分享一下吧?”燕园园很耐烦的说,微笑着,想替爷爷分担压力。

    “唉”韩钦顿时叹了一口气。

    燕园园两眼炯炯有神,凝视着他的每一刻的动态。

    “爷爷退了官,现在啊可以每天陪园园看书了,呵呵呵…”韩钦笑了,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可是…我和少爷正打算要搬到廖府呢…不过您放心,我们一定常来看您的。”燕园园着急了,怕爷爷为此感到孤单。

    “是啊你们两终究不会在大韩府坐个长久,还得自立家庭的。”说到这,韩钦又是一顿忧郁。

    这时,一道黑影穿进了石门。刹那间,韩钦激发了内灵。

    “谁!”韩钦猛然起身,红灵瞬间充满了石亭的每一个角落,弥漫在周围。

    “大国老!不好了!我家元帅被结界困在府中,现在无法脱身,特来请您协助!”一名影士散开了身上的黑气,脱化成一名如同人跪在了韩钦面前,于十米外。

    “嗯?!”韩钦一脸茫然,惊叹不已。

    “快带本尊前去!”韩钦二话不说,转身,气质汹汹的离开了石亭。

    “爷爷!”惊叹燕园园呼喊,想问个究竟,却不见他回头。

    争分夺秒,影士赶紧为韩钦带路,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往西区秦府赶过去。

    “出什么事了么?”这一刻,燕园园忐忑不安,不知不觉,她感觉到了恐惧正徘徊在自己身边,不觉心跳加速,胆战心惊。

    西区,秦府。

    九名影士正围在秦府房顶的结界上,没人敢轻举妄动。

    “您看。”那名影士指着秦府大门,对应着那动荡的金光。

    韩钦一紧张,霸气泄漏,挥出一阵灵气感知了周围的气息。

    “这绝非寻常的结界,恐怕有点棘手。”韩钦一时之间也拿不出办法来,为了不让大家慌乱,于是很镇定的在面对眼前的问题。

    “不知为何,只要我们一使用灵技强行打破结界,元帅就会被反噬。”那名影士赶紧上报情况。

    “什么!反噬?”韩钦一脸茫然,似乎意识到了一个麻烦的存在。

    这时,秦坤走到了门前,他就在结界里面,透过金光与韩钦见上了面。

    这道金光虽然能够透视,却不能够传达任何声音。

    看到秦坤若无其事的站在眼前,韩钦很是好奇。

    只见韩钦慢步走进大门,来到结界面前,与秦坤对视。

    看着秦坤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和那无忧无虑的笑容,韩钦疑惑不解。

    “他的眼神,他的脸色,以及那个身影,没有让人看出有任何一丝的忧愁,仿佛他在笑,在笑一个被束缚的自己,这是为什呢?”韩钦冥思瞎想,始终没有想出个原因来,顿时烦恼至极。

    蓦地,韩钦两眼一愣,眉头瞬间浓缩的紧。“不好!皇殿有问题!”

    没有一句善后,韩钦转身就跑开了,还没来得及告辞,他便凝聚羽翼飞走了。

    看着他心急如焚的身影,秦坤微微闭上了眼睛:“如果今天是为了十年前的事情,那么…我大概猜到了结果……”

    皇殿,皇书阁。

    皇尊正在里面批文,寂静的房间仿佛没有气流在运转。

    “皇尊!不好了!出大事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句晦气,刺激着王庭筠的耳朵。

    平静的他放下了笔,静候报信人的到来。

    这时,一名金甲护卫冲进了房间,单膝下跪:“禀告皇尊,二皇子正带领军队来包围皇院!”

    “什么?!”皇尊猛然起身,一脸震惊,心急如焚。

    “他哪来的军队?!”皇尊疑惑不解,不知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貌似得到了二国老的批准。”金甲护卫上报。

    “他已经不在其职,为什么还会有将士听命于他!”皇尊一脸茫然,诚惶诚恐。

    金甲护卫不敢说话了,全身都在颤抖,已然被吓得心慌意乱。

    “影士!影士何在!”皇尊一声呐喊,一脸严肃。

    话音刚落,门外瞬间冲进一股黑气,刹那间华为黑体人形。略略数去,一共有五名。“在!”

    “活捉王昆!速去!”皇尊一声令下。

    “遵命!”话音刚落,影士凝化灵气,转眼之间消失在了皇尊眼前。

    “你还在这干嘛?快去啊!”皇尊急了,对金甲护卫大吼大叫起来。

    “是!”金甲护卫灰溜溜的离开了,身影显得多么胆怯。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么做!”皇尊顿时万分烦恼,仿佛一道闪电划过眼前,惶恐万分。

    皇院墙外,已经排满了王昆的兵队。这个时候,没有官员会在皇殿中,冥冥中将皇尊杀害也不会让人很快察觉得到。

    四位国老正跟在王昆身后,王昆与彦润凌同步,六人情同意和,正在面对一个改变国家命运的时刻。

    “贼人,胆敢靠近皇院半步,接受审判吧!”

    这时,天空隐隐约约出现数十名影士的影子,弥漫了这片天空。

    “不好!是影士队!”杨袁大呼小叫,一脸茫然。

    “秦坤不是被困住了吗?怎么会…”王昆疑惑不解,顿时慌乱了阵脚。

    “夜幕,即将降临!”

    影士齐声呼吁,语气让人毛骨悚然。这一刻,影士以怪异的气息笼罩了这片天,逐渐把夜幕拉了下来。

    “保护二皇子!”周兵大喊道,看到眼前着局势,他未免不心急。

    “是!”

    数百名精锐手握长剑,围在王昆身旁,相望高空,已然激发内灵做好了战斗的气势。

    呼呼

    这时突然起风了,视线正逐渐变暗,影士的影子正在膨胀。

    “夜魇!”

    高空一声咆哮,数百名影士齐聚灵力,凝结出一把巨剑,黑漆漆的剑锋幽过王昆的心尖。

    “不好!那是罪夜的惩罚,快用护盾抵挡!”石杰一脸茫然,诚惶诚恐。

    “让我来!”彦润凌主动站了出来,瞬间激发内灵,凝结紫翼,一跃高空。

    彦润凌飞入高空,眼睁睁的看着巨剑正逐渐成型,他却纹丝不动。这一刻,所有人都在着急。

    “夜魇吗?那就来吧!”彦润凌顿时紫瞳闪烁,咬牙切齿。

    运转身旁的灵力,凝聚出一股气流旋转于掌心,彦润凌正快速凝结灵力,以盾为形,以意生坚。

    夜魇的乌黑呈现了影士的眼神,那是一股令人胆怯的气息,它的身影,象征着死亡和惩罚。

    “落!”

    “紫瞳——形!”

    夜魇坠落,紫盾成型。一股强大的气流掀起一阵长风,怒嚎着这片天。

    嗡嗡

    一鸣震耳环绕在所有人耳边,顶着一把巨剑,承受着百人的力量,彦润凌仅凭一人之力抵挡,甚是吃力。

    众人蒙着耳朵,眯缝着眼,抬头仰望着彦润凌的背影,便默默为他祈祷着。

    “快帮忙!”杨袁提醒道,四位国老一同点头了,顿时激发了内灵。

    “火之源!”

    “岩能!”

    “堕亡!”

    “蟒腾!”

    “万态凝一,破!”四位国老齐声施展灵技,刹那间冲出四道不同的光柱冲向巨剑。

    四道光柱划过彦润凌的眼角,只见他微微一笑,顿时震奋人心。

    “我们五人齐力,将巨剑击碎!”彦润凌提议道,情况十分紧急。

    影士的平均战斗力在五光,以百人之力齐声示下,力量绝非开玩笑。

    “好!”四位国老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以目前状态,五人不能顶太久,可若是一力激发,一举攻破敌方阵形就大有可能,毕竟五人的实力都十分强悍。

    彦润凌凝视着巨剑的剑锋,敏锐的眼睛抓牢了它被续的节奏。

    “就是现在!务必在一力之下将其击碎!”彦润凌突然下了指示。

    “明白!”

    四人二话不说,炯炯有神的目光杀出一道光芒,体内真灵瞬间暴走。

    “喝——”

    五人齐力之下,防备形式瞬间转换成了攻击形式。五道光芒狠狠地顶在剑锋之上,再一大喝,五人毫无保留的将灵力释放出去。

    嘣——

    天空一阵巨响,巨剑瞬间化做一团黑气,消散开来。

    “啊……”

    影士遭到了灵力的反噬,正痛不欲生的坠落下来。尸体落到地面上的那一刻,瞬间化作黑气随风而逝了。

    “呼呼”

    五人从高空缓缓落下,一个不稳被士兵给扶住了。

    “该死!好强悍的兵种!”彦润凌气喘吁吁的抱怨道,已然消耗了不少灵力。

    “影士这种兵种训练得过于强悍,之所以被限制了训练数量。”杨袁解释道,脸色显然很差。

    “还好,皇殿仅有一百名影士保卫,刚才似乎都已被解决了。”石杰说道,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

    “还是嘀咕了父皇,居然还留了这一手!不过,得让他失望了。”王昆微微一笑,颇有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