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忧梦结束
    皇殿大门。

    韩钦从天而降,收回羽翼,脚尖落到地面上的那一瞬间,他被十名士兵给围了起来。

    手持长剑,灵光外现,一股灵力弥漫了这片气场。

    “让开!”韩钦一声呵斥,眉头浓缩得紧。

    士兵无言可进,左顾右盼,不知该如何处理当下。有些害怕的感觉。

    “看来反贼已经动手了,我不能在此浪费时间,秦坤不在,皇尊一人难以保全。”韩钦很在担心皇尊的安危。

    “给本王滚!”

    韩钦一怒之下,红瞳闪烁,身体突然震出一阵灵气将士兵给震飞了十米。

    “啊——”

    不堪一击的士兵群无法拦住韩钦的脚步,让他给逃了进去。

    皇院,皇书阁外。

    王昆带人包围了皇书阁,得意扬扬的徘徊在门外。

    “父皇,我知道你在里面。”王昆呼喊着,想要证明自己的足迹。

    此刻,皇尊正坐在木桌旁,心平气和的在奏本。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国老会居然背叛了皇家!”王庭筠疑惑不解,忧心忡忡,心急如焚。

    等了许久,不听室内有动静,王昆很耐烦的说:“父皇,你没想到吧!你会有今天。”

    吱——

    皇尊居然主动打开了门,望了出来。看他那一脸茫然的表情,和那质疑的眼神,他深深地为国老会感到失望。

    “尽帝国的皇,我们又见面了。”彦润凌问候道,走到了王昆身边,嘴角微微一笑。

    “你是…彦家将!”皇尊一脸茫然,诚惶诚恐。这一刻,仿佛一道闪电,划过他的眼前。

    当王庭筠看到彦润凌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已然掀起一幕旧事,历历在目,不由感到畏惧。

    “你这个伪君子,快还我妹妹!”彦润凌一言不合,开口便直奔主题,毫不留情。

    “呵…原来是你啊,怪不得能打得动四位国老的忠心。”这时,王庭筠似乎明白了一切。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不必浪费时间了,还我妹妹,然后乖乖退位!饶你不死!”彦润凌明示道,眼神严肃。

    “家族逼婚,姻缘、缘分,孽缘,这一切,难道都在命运的轨道之中吗…”王庭筠抬头仰望着太空,感叹人生。

    “没错,十年前那场血战,是本皇发动的,可是,你们长渊林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吗!”王庭筠承认了自己的做法。

    “啊?果然!”四位国老一脸茫然,听了皇尊的亲口承认,他们四个终于得偿所愿,放下了那最后一丝忠心。

    以历史为证,当年的血战,长渊林的确也脱不了罪行的肯定。

    “如果和谈能够解决,我方为何还要以威胁做思想条件!”彦润凌反驳道。

    “是你妹妹不愿回去,又不是本皇不放!”王庭筠一针见血,说出了实情。

    “我彦家的人,自然是要由我彦家来处理,你作为一国之皇,不以和为贵,反而以色反目成仇!”彦润凌反驳道。

    “有情者,不以反胃而行之,有名者,不愿傀儡而活也!”王庭筠说道。

    “那也轮不到你来管!”彦润凌点明了话意。

    “诗已成籍,时不轮回,你为何要苦苦相逼!”王庭筠委屈的说。

    在彦家向尽帝国讨回彦思思的时候,王庭筠已经与她完婚。这一切,都已在了战争的跑道上。

    “我皇有命,若我彦家二帅不能完成任务,将受灭门之罪,你又何曾为我们想过!”彦润凌言之有理,却也滥用其由来激活战场的号角。

    “所以,你们就派使臣故意来激怒本皇,让本皇下令出兵?!”王庭筠恍然大悟。

    “终究还是你的不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彦润凌一意指定王庭筠的罪行。

    “你…”王庭筠无话可说,看着眼前的局势,他已然看到了结局。

    “你的自私,你的道义,十年前的一切都是被你给毁的!若不是你归还我妹妹,还不至于让两国翻脸!”彦润凌一怒之下,狠狠地指着王庭筠大骂。

    “呵…”王庭筠冷笑了一声,一个不稳,靠在了墙上,精神恍惚。

    这一刻,王庭筠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私,和那迷艳的彦思思,这一切与两人的自私脱不了关系。

    “父皇,你输了!”王昆严肃的说,明确的告诉了他这个事实。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感叹皇尊的脸色,就连小小士兵都难以忍耐手中的长剑。

    “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你利用了本皇的孩子,来讨还一个公道。”说着,王庭筠淡淡的笑了一声。

    “这是一场交易,由二皇子继位,就恢复两国贸易,平息两国恩怨,共建和平未来。”彦润凌说道,澄清了这一切都来自交易。

    这时,王庭筠闭上眼睛冥思了一会儿,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杀我可以,不要无辜其他人。”王庭筠已然做好了死亡的思想准备。

    “你现在已经没有筹码可以拿来交换这一条件了,还是乖乖受降吧,别让二皇子失望。”彦润凌暗示道,这也是在为王昆考虑,毕竟两人有亲情,举剑之意难以开眼。

    这一刻,王庭筠凝视着王昆,王昆却低了头,一言不语。

    “哼”王庭筠轻笑了一声,微笑划过王昆的脸颊。

    “昆儿,好好做一个皇,不要让任何人威胁到你想要保护的人,无论敌家是谁,都不要改变这个事实。”

    说完,王庭筠闭上了眼睛,瞬间激发了内灵。

    “你在干嘛!”彦润凌一脸茫然,万般震撼。

    这一刻,王昆终于肯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父皇释放灵力的过程。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灵力暴动,而是以真灵在宣告,他正以自杀形式来结束余生。

    “皇尊!快停下!”四位国老顿时恍然大惊,二话不说,冲了上去。

    呼呼

    惊风,光芒,正以王庭筠为中心扩散开来。

    就在四位跃起的那一瞬间,王庭筠以最后一口撑起了一个微笑,随即黯然失色,身上的光芒也随之消去了。

    “父皇——”

    没想到,王昆得到的结局,竟然会是眼前所看到的。他千算万算,最终算漏了父皇的做法。

    王昆原本不想以这种形式来结束这段命运,他以为用威胁的手段就能让他放下身份,却不知他放下了自己的生命。

    “皇尊您这是何必呢…”四位国老纷纷落下了眼泪。

    为官两代,四人无不彷徨这一刻。这一幕,正是彦润凌不想看到的,因为他想要的,是让王庭筠本人去长渊林认罪,可现在,大可不必了。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犹如廖琰当年的眼神。”彦润凌轻叹了一口气,表示不忍心再看他一眼。

    王昆跑过去抱住了王庭筠,这一刻,王昆想要的,不想看到的,他都已得到。

    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做到了自己想要做到的,最终,他还是笑不起来,反而显得那么的忧伤。

    “父皇,您放心,我绝不允许任何一个种族来侵犯尽帝国的未来发展,皇儿会与长渊林同盟,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王昆的眼神忽然变得坚定,不再有悲伤的情绪,更不再胆怯自己的双手。

    如果这是命运的一段旅程,那么该来的,该走的人,还是逃不出命运的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