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韩钦救走小皇子
    国运突变,震撼云霄。韩钦怀着渺小的希望,来到了凝香宫的一个拐角。

    “这里也有士兵!”韩钦一脸茫然。现在,后宫几乎每一个拐角都能够看到王昆的人,让韩钦一头雾水,不知所措了。

    凝香宫,刘妃卧房。

    奶娘被士兵困在了卧房,让她不得离开半步。尽管小皇子哭得厉害,看守的士兵都不闻不问。

    凝香宫的宫女也都受到了控制,被集中到了厅堂,有重兵把守着。

    看到眼前的状况,奶娘懂了,抱着小皇子不停地哄着,祈祷着,期盼着救援。

    韩钦观察了许久,确定了这里只有小兵影子。这时,韩钦灵活的转了转眼珠子,似乎要有所行动。

    “时间紧迫。”韩钦默默一惊,顿时激发了内灵。

    红灵瞬间弥漫了他的身影,红瞳闪烁。

    “站住!”一名士兵举起长剑一声呵斥,韩钦却毫不畏惧的快步走向前去。

    “叛卒,一个都不能留!”韩钦一声怒吼,身体震出一波灵力,瞬间压低了这片气场,让人难以呼吸。

    二十名士兵举剑指向韩钦,却没有一个人敢迎面他,都被他的前进而逼退。

    士兵群左顾右看,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胆战心惊,慌乱了阵脚。

    “贼群,见了本尊还不赶快让道!”韩钦一声呵斥,语气熊熊。

    步步逼近的韩钦,身体散发着不可侵犯的气息,让人难以招架,甚至不敢靠近。

    “炎怒!”

    韩钦深呼吸一口气,在体内极速运转真灵,使一股灵力瞬间冲出体外。

    呼——

    以韩钦为中心,一股灵力将士兵群震飞了十米,且被气场压得无法翻滚,唯有躺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韩钦一步一步走进刘妃的卧房。

    坚定的眼神,希望的光芒微弱的呈现在了韩钦眼中。

    这时,韩钦走进了卧房。奶娘看到他的那一刻,随即走过去下跪。

    哭哭啼啼的奶娘紧紧抱着小皇子,恳求道:“大国老,求求您,救救小皇子。”

    是啊!刚出生就没有了母亲,现在又要通过死亡的关卡,实在是让人心寒。

    “你起来,快把小皇子交给我。”韩钦语气慌张,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奶娘赶紧起身,还来不及擦泪,就把小皇子递给了韩钦。

    韩钦接过小皇子的那一瞬间,奶娘的脸颊瞬间滑下了一丝热泪。

    看着被奶娘刚哄睡着了的小家伙,韩钦微微一笑,顿时沉寂了。

    “王昆为了皇位,大义灭亲,小皇子不能留在这里,我得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说完,韩钦转身离开了。

    奶娘看着韩钦匆匆的背景,以及小皇子在他怀中转身的那一瞬间,她已如常所愿,终于放心的跪在了地上,目送其离开。

    “大势已去,沦陷在阴谋的你我,是否还有明天…”韩钦忧愁的凝结了羽翼,走出凝香宫大门的那一刻,敏捷一跃,飞入了高空。

    韩钦刚走不久,王昆便带人匆匆赶到了凝香宫。众人看着被灵力压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士兵群,这一刻,王昆恍然大惊。

    “不好!”王昆一脸茫然,奋不顾身的跑向了刘妃的卧房。

    四位国老紧紧地跟在王昆身后,五人带兵冲进了宫中。

    王昆冲进卧房的那一刻,发现奶娘已经自行了断,只见她的尸体躺得很安详,没人看到小皇子的影子。

    王昆心急如焚,立即跑到了床边。“不好!孩子不见了!”这一刻,王昆楞了。

    “会是谁呢?”杨袁质疑着,浓缩了眉头,猜想着。

    “肯定是韩钦!”石杰恍然大悟。

    “不可能吧!他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在今天造反?”周兵不以为然。

    “这个时候,本皇子能够想到的也只有他了,只有他,才有这个胆子!”王昆敢肯定,小皇子一定是被韩钦给带走了的。

    “立即封锁城门!火速赶往大韩府!绝不能让韩钦和小皇子逃了!”王昆一声大喊,随即转身,匆匆离开了凝香宫。

    “是!”石杰回道,立即招手吩咐了一名士兵,叫其火速传达到南城守卫将。

    一场明目的阴谋,掀开了昌盛背后**的作风。如果这是国家的一段旅程,那么句点,该打在何处,才能不会影响接下来的风景。

    龙一学院,幽魅班。

    现在已是午时三刻,是最后一节课的时间。

    宁静的教室只听到粉笔的叽叽声,看着潘松的背影,同学们都打起了精神。

    咚咚咚……

    这时,突然有人在敲门。

    “请进!”潘松回应了,顿时停下了手势,转身期待着。

    这时,熊剑华走了进来,对潘松微微一笑。“潘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潘松也看出来了,他肯定有事。“熊老师有事吗?”

    “我是来找廖元帅的。”熊剑华说道。

    “廖云。”潘松轻轻提醒了一声。

    “哦。”廖云猛然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座位,来到了熊剑华身前。

    廖云也没多想,神情自若的听了老师的话。

    “我就先不打扰潘老师你上课了。”说完,熊剑华瞄了廖云一眼,带他离开了教室。

    廖云关上教室前门的那一瞬间,全班同学都在好奇的看着。

    “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是为了那件事,之前不是已经录过口述了吗?”王灵襄疑惑不解,不知不觉,满脑子全是猜想。

    “那个人…终于要动手了吗?为什么我的心跳得这么快,难道是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毋庸置疑,彦子如沉寂在了熊剑华目的的猜想之中,不知为何,她问起了廖云的安危。

    夕阳穿过树枝,随着清风浮动,树影变得活跃起来。

    熊剑华把廖云带出了教学楼,廖云却是毫不犹豫的跟着他。

    “熊老师,你要带我去哪?”廖云问道,很想知道答案。

    只听熊剑华淡淡回了句:“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刹那间,廖云停下了脚步,忽然感觉不对劲,皱起了眉头,坚定的眼神质疑着。

    “得把他引到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下手才行。”熊剑华心想道,镇定自若。

    “来吧,无所畏惧的年轻人。”熊剑华暗地里微微一笑,眼神阴深得让人发寒。

    廖云也没多想,怀着好奇心,跟了熊剑华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