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风云顺势
    大韩府。

    韩钦慌慌张张的回到了府中,来到了忘忧亭中。

    “老刘——”韩钦一声呐喊,心急如焚。

    话音刚落不久,刘管家匆匆跑了过来,一脸惊慌。

    “国老,您…唉?这是?”刘管家还来不及喘息,便问起了韩钦怀中的孩子。

    “先别问了,快带园园离开这里!越快越好!”韩钦心急如焚,浮躁不安。

    “国老,出什么事了吗?”刘管家一脸茫然,很想知道原因。

    “到时候你自会知道,眼下快带园园离开这里,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快!快把园园找来!你们两快离开这里!”韩钦再次怒斥道,看来事情十分严重。

    “好…我这就去…”刘管家被韩钦的语气吓得忐忑不安,随即转身离去。

    “我在这。”

    这时,燕园园从石门外走了进来,一无所知的她,疑惑的看着韩钦的眼睛:“爷爷,怎么了?为什么要离开?”原来她已经听到了他两刚才的对话。

    “那个孩子是…”燕园园话音未落,被韩钦瞬间打断了。

    “你快跟老刘离开这里,记住!找个地方暂时躲起来,千万不要出头!”韩钦提醒道,眼神坚定不移的注视着燕园园的眼睛。

    “爷爷,您还没有…”燕园园本来想问个清楚的,随之又被韩钦被打断了话。

    “什么都不要问了,你们两快离开这里。”韩钦再三提醒,顿时火冒三丈。

    看着韩钦那么认真的眼神,老刘猜想到事情一定非常严重,便赶紧拉着燕园园的手臂。“园园,咱们走吧!听国老的。”

    “不…”燕园园一脸茫然,精神恍惚,不愿不明不白的离开。

    “快走啊——”韩钦急了,憋红了脸,这一刻,他全身都在颤抖。

    “为什么…”燕园园已然急出了泪光,正被刘管家强行拉出了忘忧亭。

    “爷爷——”

    尽管燕园园如何的倔强,如何的不舍,如何的疑惑,韩钦都无可奉告且绝情的将她给赶走了。

    “你们都是无辜的,不必参与这场风暴。”韩钦微微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迷失了方向。

    “估计王昆正带人找上门来,不行!得想个法子把小皇子给藏起来。”韩钦心想道,感觉把小皇子交给老刘不太安全。

    在皇家,有一种灵技叫做“血引”,那是一种能够以一滴血来牵引与自己有血缘的人方位的灵技。

    韩钦为了不伤及无辜,便乖乖的回到了府中,坐以待毙。因为他知道,自己抱着小皇子,是逃不掉的。

    “唉?有了!”韩钦突然两眼一闪,似乎想到了对策。

    此时,王昆正带着人匆匆往大韩府赶来。

    为了能够确认韩钦的行踪,王昆果然使用了血引灵技来追捕。确认了韩钦的方位之后,却不慌不忙的步行而来。

    午后四刻,夕阳打起了哈欠,尽帝国也换上了一层颜色。暗红的夕阳拂过人们的脸颊,耀眼的同时,也在同情。

    尽帝国南城门已然封闭,突然发现被困在城内的城民们掀起了一阵恐慌。

    徘徊在南区的城民,一脸茫然的守着城门,渴望有人没够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答案。

    刘管家带着燕园园落荒而逃,最终居然选择了龙一学院。

    “我是大韩府的管家,我有急事要见沈洲校长!”

    刘管家对学院的守卫人员指示了令牌,随即得到了肯定。

    “请进。”

    就这样,刘管家把燕园园带进了学院。

    龙一学院不是一般的学院,做为国内最大的贵族学院,校长有着先皇赐予的一种特别的令牌。那块令牌不但能独立学院的规章制度,还能有执行力,皇尊为上级直管。

    大韩府,大门前。

    王昆和四位国老带兵来到了大门口,抬头望着“大韩府”这三个大字,王昆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包围整个…”石杰话音未落,便被王昆一个手势给打断了。一脸茫然。

    “不用麻烦了,他是不会逃的。”王昆说道,很有自信,洋洋得意。

    “噢?”杨袁疑惑不解,感觉这好像符合韩钦的作风,可又不得不怀疑他在府里设下了陷阱。

    “走。”王昆打头阵,走在了前面。

    四位国老很在谨慎的左顾右盼,希望没有什么不对才好。

    领着五十个士兵,大张旗鼓的冲进了大韩府。

    南区,常来客栈。

    彦润凌把彦思思带到了他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他才收回了灵气,让她缓缓落下来。

    “这儿是哪?”彦思思问道,扫荡了简陋的房间一眼。

    “我等你回家的驿站。”彦润凌明确道,坚定的目光势在必得,无论如何,他都得把妹妹带回祖国。

    “哦…”

    这时,彦思思颤巍巍的站着,精神恍惚,不知不觉,眼眶流下了一丝热泪。

    看到妹妹恋恋不舍的表情,和那说不出的忧伤,他很在自责。

    “王庭筠的死…其实哥哥也有错。”说着,彦润凌情不自禁的自责起来,暗淡无光的眼神随即低落下来。

    “呜呜呜……”

    彦思思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她本以为能够与王庭筠长相厮守,白头到老,却不料到会有今日之局,导致她痛切心扉。

    “家族愿意原谅你,母亲也在等你回家呢。你只是做了一个梦,相信梦醒时分,一切都会好的。”彦润凌不懂得如何去安危妹妹,毕竟这件事,给她心灵的创伤并不止一条啊。

    彦润凌:“筹划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找到接你回家的捷径了,趁风云顺势,也该结束了——十年前的恩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