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最后一眼
    夕阳短暂,带走太多的忧愁,为大地换上了一层迷茫。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坐在石亭中,小皇子乖乖的在韩钦怀里睡着了,裹着一层棉布,睡得可爱。

    “也不知道轩灵剑能不能做到,唉离开这里,或许是眼下最好的决策。”

    韩钦抬头凝望着绝情的夕阳,感叹那最后一丝夕阳的景象。

    他没有逃,因为一旦逃避,必会牵连到无辜的人,反正眼下横竖都是死,不如搏一搏。

    韩钦:“能不能保全小皇子,全看你了…”

    不久,夜幕降临,迎来了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韩钦若无其事的期待着,那被渴望且期待的一次会面。

    王昆带人走进了忘忧亭,四位国老已然围在了韩钦身边,紧接着士兵将石亭围得水泄不通。

    “哼你终于来了。”韩钦哼笑了一声,镇定自若。

    “本皇子知道,想要从大国老手里抢东西,是一件要命的事,所以——我们并不打算跟你抢。”王昆说道,气息很平定。

    “哦?”韩钦微微一笑,忽然得意。

    “本皇子只打算一块儿杀!”王昆嘴角划过一丝微笑,眼神跳起一丝傲气。

    说完,王昆悄悄退后散步,紧接着,四位国老步步逼近韩钦,个个摆着一副敌人的脸,都已激发了内灵。

    韩钦微微一笑,悄然站起来,激发了内灵。

    韩钦八光内灵。石杰七光六星内灵。杨袁七光七星内灵。杨楠七光七星内灵。周兵七光三星内灵。

    “抱着个孩子,怎么打!”杨袁嚣张的吼了一声。

    “又不是你的孩子,你急什么!”韩钦哼笑了一声,眼睛飘过一丝挑衅。

    “鸿魇剑!”

    只见杨袁掌心合并,张开的同时,从掌心拉出了一把血红的长剑,红灵渲染了他的身影。

    石杰:“長弘箫。”

    杨楠:“腾穹棍。”

    周兵:“炙魂枪。”

    四位国老已然凝聚灵力,把本命灵器拿了出来。

    “您还在等什么?也该让本皇子认识一下,您那深不可见的灵器吧!”王昆催促道。

    这时,韩钦居然犹豫了,愣住了,内心已然浮躁不安。

    “还是说,您的灵器有什么特别之处?”王昆激着韩钦,看他那犹豫不决的表情,王昆更加得意了。

    “哼十年了,本尊已经很久没有把它拿出来了。”说着,韩钦伸出右手,轻轻地蒙住了右眼。

    忽然,一阵灵力从韩钦身上散开来,似乎又像是从他的眼里吹来。这一刻,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提高了警惕。

    一阵凉风拂过韩钦的脸颊,他悄然放下了右手。众人低头凝望,只见韩钦掌心落了一颗眼珠,没有怪异之处,简直就是一颗刚被挖下来的眼珠子。

    没错,韩钦的灵器就是自己的右眼珠。

    说来也怪,但很幸运。韩钦小的时候,在一次玩耍时,不小心被邻家的孩子用灵力重伤了右眼。

    就在家里人愁眉苦脸的日子里,正是他与灵器认契的当天,他意外发现,自己右边的眼珠子居然可以摘下来。

    这个消息被父母知道后,便告诉了他,这是一种罕见的灵器,它所能发挥的力量,远超身外之灵器。

    韩钦为了不想被身边的人说成怪人,便从小自我保密,能够知道这件事的,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也只有廖云一人了。

    今天,韩钦被迫取下了灵器,独眼站在了众人眼中。

    韩钦:“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天送!”

    “这…”

    “大国老的灵器居然是眼珠子?!”

    ……

    士兵群瞬间掀起一阵嚷嚷,四位国老也被吓到了,纷纷楞了神。

    “不可思议,居然还有这种灵器。”王昆目瞪口呆,一脸茫然。

    “当我取下这颗眼珠子之后,有些人,是该闭上眼睛了。”韩钦皱起了眉头,严肃的告诫道。

    “啊?”士兵群顿时打起了寒战,毛骨悚然。

    “少在这吓人了,你就一个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王昆狠狠地指着韩钦骂道,毫不畏惧。

    杨袁突然等不及了:“废话少说,洪魇剑——炙!”

    杨袁伸出长剑,刺向韩钦。只见韩钦高高举起天送珠,一层红色护罩围在了自己身边。

    洪魇剑射出一束红光,顶在韩钦的护罩边缘,奋力顶着韩钦的气息。

    石杰:“長弘箫——置!”

    杨楠:“腾穹棍——雷怒!”

    周兵:“炙魂枪——炎!”

    漂浮在石亭中的蓝色萧音影,腾穹棍那耀眼的紫电,以及从炙魂枪尖上喷出来的火焰——通通指向了韩钦一人。

    四大国老以灵力来压制韩钦,难免会调动到周围的气息。

    受五大国老气场的影响,王昆等阵外人纷纷退开了,纷纷不敢靠近石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五大国老斗气。

    “竟能以一人之力抵挡四位七光强者的灵力冲击,他果真拼了命。”王昆冷眼旁观,看出了韩钦其实是在螳臂当车。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哼”王昆微微一笑。

    “怎么?反正都要死了,还这么吝啬?不肯破坏这里的一文一物吗!”杨袁讽刺道。

    “我快要顶不住了,没后路了…”韩钦突然一脸紧张,脸颊悄然划过了一滴汗水,眼神略显虚弱。

    四位国老没有泄气,生生的要逼韩钦把最后一丝灵力释放出来。

    “呀——”

    嘣——

    韩钦一声怒吼,刹那间一阵灵力从珠子里震出来,瞬间将石亭给震碎了。

    “保护二皇子!”士兵赶紧转移了位置,跑到王昆身前齐力凝结护盾,挡住了石亭炸开的碎屑。

    一阵强风吹过,清洗了视线。只见五位国老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对峙,石亭的炸碎并没有惊扰到他们的意念。

    “啊——”韩钦一声长啸,突然凶神恶煞。

    “对!就是这样!快把你所有的灵力都交代出来!哈哈哈”杨袁怦然大笑。

    “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没有再继续战斗的必要了!”石杰劝道。

    “停手?王昆会杀了小皇子!”韩钦断然不答应。

    “眼下,已经没有必要再考虑储君之位了。”杨楠说道,认定了这场斗局,已有答案。

    “你们这帮老家伙——竟敢妻君犯上!”韩钦怒吼,雷霆大怒。

    “这一切的原因,相信你也知道!如果没有了国老会,尽帝国会变成什么样,不说你也能猜想得到!”周兵反驳道,句句是理。

    “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我给你们——”韩钦一声长哮,终于被耗光了最后一丝灵力。

    刹那间,四位国老收回了灵力,紧接着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调和着自身内灵。

    只见韩钦瞬间落倒,悄无声息的躺在了地上,僵硬的身体没来得及合眼。

    “呜哇呜哇”

    听着孩子的哭泣声,王昆面无色相的走向前去,轻轻捡起了孩子。

    斜眼看去,四位国老已然消耗了不少灵力,又因年迈,不得不时刻保养身体。

    “本皇子看到了胜利,却怎么也笑不起来,怎么说呢?反正就是觉得这一切得到的都太轻松了,反而感觉有点不真实。”王昆说道,质疑的目光凝视着韩钦的尸体。

    “来人!检查他的尸体,把身上所有灵物都砸了!”王昆一声令下。

    “是!”士兵们纷纷令命。

    显然,王昆是在怀疑自己手中的孩子,并不是真的小皇子,而很有可能是韩钦用作掩护的替死婴儿。

    三名士兵忙碌的翻了韩钦一身,把所有能够储存物体的灵物都取了出来,放在掌心,三人站成一排,高高举起。

    王昆略略扫荡了一眼,说道:“砸了!”

    话音刚落,刹那间,三块玉佩瞬间被砸在地上。

    叮呛——

    全都碎了,就在这时,王昆皱起了眉头,嘴角瞬间划过一丝微笑。“哈哈哈果然!”

    还真被王昆给猜中了,三块玉佩中,有一块在被砸的同时,洒出了一丝鲜血。没错,王昆想要的婴儿,其实是被韩钦藏在了玉佩之中,而他怀里正抱着的,是一个替身。

    “大局已定,择日,本皇子将是这里的皇!”

    王昆转身离去,随手将怀里的婴儿给抛弃了。无论婴儿的哭泣声有多响亮,王昆的身影始终是那么的冷血,没有回头。

    王昆:“献血渲染了衣裳,才能让一个人更加狂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