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迷失在黑夜的人
    冷风吹,夜幕降临。黑云密布,仿佛一阵雷雨躲在云后。

    轩灵剑斜身坠落,廖云从空中跃下,潇洒的蹲在地上,顿时观察了周围的动静。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廖云注视着大韩府大门,抬头不见灯笼的照明,低头不见仆人的踪影,这一刻,廖云悄然起身,慢步走去。

    小心翼翼的身影悄然地跨过了大门槛,廖云怀着好奇的心,步步惊心,步入了大韩府。

    府内黯然失色,仿佛这里的一切都没了生机,又或者说,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

    阴深深的大韩府,凉风习习,给廖云带来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廖云没走两步,左顾右盼,小心翼翼的在前行。

    黑云滚滚,仿佛龙卷风的到来,卷起一团黑云,滚天动地。

    嘣——

    突然,天空一声巨响,廖云的身影已然来到了忘忧亭的石门外。

    啪啦——

    一条闪电划过天空,刹那间,闪亮了亭中的一切。

    溪哩溪哩……

    大雨滂沱,更加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哒哒哒……

    廖云踏上那条被雨水淋湿的石板路,沉重的身影来到了石亭前。

    啪啦——

    雷电刹那间划过天空,点亮了廖云的眼睛。只见廖云蓝瞳闪烁,紧紧地捏住了拳头,身体在微微颤抖。

    “师傅——”

    廖云一声长啸,奋力一跃,蓝灵渲染了他的身影,刹那间,跳进了那被摧毁的石亭之中,冰冷的站在韩钦的尸体前。

    雨水淋湿了韩钦的尸体,僵硬的尸体被雷电照出了可悲。

    韩钦没有流失一丝血液,就这么完整而无息的躺在雨水里。

    “怎么回事?谁!是谁干的!”廖云雷霆大怒,一啸云天。

    “啊——”

    愤怒、憎恨、荆棘…种种情绪刺激了廖云的大脑,这一刻,他仿佛疯了,却又很清醒的激发了内灵,一股蓝灵瞬间从体内汹涌的冲出身体,发泄出来。

    滂沱大雨击打着廖云的脸,但凡有动机的雨滴想要击打廖云的眼睛,都被他体内的灵力给瞬间蒸发了。

    “师傅…”廖云恍恍惚惚,蹲下了身子,悄然挪动着韩钦的脑袋。

    看到师傅死后没能瞑目,此时此刻,廖云极其心痛,痛切心扉的流下了两条热泪。

    “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廖云哭喊着,激动与迷茫,侵入了他的思维。

    廖云颤巍巍的伸出右掌,用掌心的灵气照明了师傅的脸。这一刻,廖云再也憋不住泪语,闭上眼睛,情不自禁的大哭起来,合不拢的嘴巴,蕴含了太多的不悦,却无从倾诉。

    “对了!园园!园园呢?!”廖云恍然大悟,一脸茫然,猛然起身。

    “没有灯光,没有气息…不会的…不会的…”廖云精神恍惚,一个不稳落倒在地,双腿紧紧地跪在地上,两眼发愣。

    正如廖云所见,大韩府,在他赶来之前,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廖云迷茫的跪倒外地时,绝望正侵入了他的大脑。韩钦的尸体突然发出一道红光,红灵隐隐而出,渲染了他的尸体。

    红光点亮了廖云的脸颊,他的眼角也被染上了一丝光芒。廖云发现身后有红光之后,立即转身看去,顿时一脸茫然,又喜又惊。

    只见韩钦的尸体被一层红光附体,仿佛是他那最后一丝灵力。廖云瞬间明白了,那是师傅留下的最后一口气,亦是最后的一面。

    突然,韩钦的右眼红彤彤的漂浮在廖云眼跟前,这一刻,廖云慌了。“这是…师傅的灵器!”

    “云儿,当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为师已经不在人世了。正如你所见的,尽帝国将留下一段历史,一段反叛且得以成功的史记。你曾问我,我们到底有没有错,哼为师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们并没有错,有错的,是这命运所制造的孽缘!园园已经跟老刘转移到了安全地,你放心,老刘一定会保护好园园的,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离开这里——带着小皇子逃离这里…”

    听到这,廖云一脸茫然:“小皇子?”

    “小皇子被为师藏在右眼里,你带着小皇子快逃离这里!”

    听到这,韩钦的身体上的那层灵光瞬间消散了,他的眼珠子也随之落在了廖云手心里。

    “离开这里?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廖云迷茫的问着,滂沱大雨却没有给他落下任何的答案。

    没人任何的前兆,廖云就失去了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以及要离开的,那两个最亲密的影子。

    “不——”廖云抬头长啸,愤怒的气息渲染了十米之内,蓝灵随即浸泡了周围的色彩。

    这一刻,没有人能够填补廖云心中的疑惑,更没有人知道再知道,小皇子并没有死,而是被韩钦用两个替身来掩盖的真相。

    皇殿,紫金宫。

    王灵襄踏入皇殿的那一刻,便被两名精兵引到了紫金宫。

    此刻,王昆正站在紫金宫内的一个小院子里,期待王灵襄的回归。

    王灵襄踏入了孤冷的院子,除了王昆和王灵襄,其他人都很自觉的退离了这里。

    王昆:“我等你很久了。”

    高冷的背景,不凡的气质,此时此刻,王昆的背景,带有一丝的压迫感。

    王昆转身的那一刻,和睦的眼神,划过了王灵襄的眼角。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王灵襄好奇问道,并不知道今天在皇殿里所发生的一切。

    “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来看看你罢了。”说着,王昆慢步靠过来,停步于王灵襄身前,高冷的身影给了王灵襄一种无法解释的畏惧感。

    “哦…”王灵襄沉默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顶多也就好奇王昆的来访罢了。

    “从明天起,你还是尽帝国的公主,依然享有现在你所拥有的权利,而我——将成为这个国家的皇!”说完,王昆的身影划过了王灵襄的眼角,这一刻,她突然愣了一下。

    “等一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王灵襄转身之间一脸茫然,但起码她能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王昆有了继位的可能性,且来自他的妄言。

    王昆顿时停下了脚步,用背影告诉了她:“你是无辜的,没有必要参与这一切——男人争权夺利的游戏。”

    话音刚落,王昆慢步离开了,留下的,仅仅是那,一脸茫然,疑惑不解的王灵襄还在原地发呆。

    “争权夺利?游戏?喂!二哥!你能说清楚你点吗?”王灵襄大喊道,丝毫没有理解到王昆的话意。

    只听王昆狠狠地扔来一句:“你笨死算了!”

    “你这人…真讨厌!”王灵襄无奈的轻哼了一声。

    或许吧,有时的愚蠢,何尝不是一种聪明。可一旦坦白的理清了这件事,很有可能会失去更多本不会失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