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斗之城 第二百八十四章迷茫的希望(大结局)
    皇殿,昆明宫。

    王昆:“全城戒备,捉拿廖云!”

    “是!”

    王昆下令,要全城搜索廖云的踪迹,以及拿下。

    今夜,龙城已然不太平,上级下了命令,全城士兵已在忙碌的搜寻廖云的影子。

    为了掩盖今天的实情,让城民不得恐慌,王昆对士兵撒了一个谎,称道:今夜有犯人越狱,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之所以全城搜索,各家各户都要查。

    廖云摸着黑,偷偷的来到了南区。他暗中观察着,城门果然被重兵把守着,已然没有逃出城的能力了。

    “现在城内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士兵的影子,我该怎么出去?”廖云躲在黑暗的拐角处,十分烦恼,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园园和灵襄现在怎么样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廖云很在担心她两。

    廖云守在拐角里,暗中观察,静观其变。

    寒月悬挂在天上,却被云层给遮住了。雨后的黑夜,更显得黑暗。

    紫金宫,王灵襄卧房。

    “公主,事情就是这样的…”一名宫女向她解释了今天在皇殿所发生的一切,说给她听也是王昆的意思。

    得知今日宫中巨变之后的王灵襄,坐在了床边,愣了,一脸茫然,精神恍惚。

    “二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父皇…大哥…”

    王灵襄伤心的淘淘大哭起来,双手不停地用袖子擦拭着脸颊。

    “皇位,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痛切心扉的王灵襄,失控的眼眶,惨痛的躺在床上,用被子盖住了头,悄悄地在哭泣。

    王灵襄瞬间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一个不稳,摇摇晃晃的冲向门口。

    那名宫女看似不妙,赶紧上前堵住,被吓得一身冷汗。

    “公主…”那名宫女何尝不会心痛,好端端的出了这么大一件事。

    “我要出去,我要见王昆!”倔强的王灵襄不顾宫女的阻拦,执意要冲出房间。

    “公主,别…”宫女话音未落,只见王灵襄跨过房门的那一瞬间,被两名士兵伸出手臂给拦住了。

    士兵:“公主,您暂时还不能离开房间。”

    “放我出去!我要见王昆!”王灵襄大怒,别慌泪珠,不停地划过士兵的眼光。

    “快带公主回房!”一名士兵严肃的警告道,瞪了那名宫女一眼。

    “好…”宫女忐忑不安,颤巍巍的将公主给扶回了床。

    尽管王灵襄如何不甘心的别扭着身体想要挣脱,如何的倔强,也将化为不可否认的事实的泪声。

    王灵襄:“云——你在哪儿!”

    夜黑风高,廖云躲在黑暗的拐角里观察了很久。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士兵排成一队经过这里,所以说,想要穿过这道防线并不难,只是…这城门…”廖云忽然犹豫了,纠结在了城门这道关卡上,烦恼极了。

    就在这时,有一道身影,悄悄地划过了廖云身前,仿佛清风拂过,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察觉。

    廖云凝视着那个背影,恍然大悟,一脸茫然:“是她?”

    彦子如独自一人行走在街上,由于身上带走叔叔的令牌,士兵们都没打扰到她。

    就在她拐进了一条小巷后,顿时停下了脚步。寂静的巷口模糊着两个人影。

    “你…怎么会在这?”彦子如疑问道,这一刻,她没有一丝防备的,被廖云用轩灵剑指着。

    月光撒下一束银光,划过剑刃,倒影着廖云那严肃的眼神。

    “芗兰。”廖云淡淡喊道。

    “啊?”彦子如突然愣了一下。

    “不!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对吧?”廖云问道,微微一笑。

    “你…都知道了吗?”彦子如顿时慌乱了阵脚,被廖云这么用剑指着,忽然有一种畏惧感。

    “哼原来,你一直都在欺骗我…”这时,廖云突然憋笑了一声,黑暗蒙蔽了她的眼睛,没能看出他是在笑,还是在苦笑。

    说到这,彦子如已经明白了,廖云已经知道了一切,包括她叔叔的计划。

    “没错,我的确还有一个名字。”彦子如承认了。

    这一刻,廖云愣了,冰冷的眼神紧紧地注视着她那黑暗中紫亮的眼睛。

    彦子如:“这个世上或许有芗兰这个人名,只可惜,我并不是她,我的名字叫做——彦子如。”

    “呵呵…”廖云突然一阵苦笑,轩灵剑微微颤抖着,剑锋狠狠地指着她的胸口。

    “没错,我是骗了你,我也曾想过要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你给杀了,可是…我并没有那么做,你知道为什么吗?”说到这,彦子如欲说欲泪,情不自禁地落下了眼泪。

    “为什么?”廖云疑惑不解,这一刻,他放掉了杀她的怒气。

    “因为跟你相处了这么久,我渐渐的发现,其实你并没有那么讨厌,反而,让我感到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彦子如解释道,说到这,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淘淘大哭起来。

    “你对我说了这些,以为我就能放过你?你太天真了!”廖云苦笑道,怪异的表情无奈且得意。

    “不…我真的,没有打算害你的意思,请你相信我。”彦子如激动的说道,渴望能够得到廖云的理解。

    “没错,我们两的父亲在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同归于尽了,所以,你现在很恨我对吧?对!我也恨你!我恨不得一剑刺穿你的心脏,让你尝尝心痛的滋味!”廖云怒吼道,已然憋红了眼睛。

    “对!我就是恨你!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把你扔到河里喂鱼——”彦子如被廖云给激怒了,仇恨值瞬间增长,与时俱进。

    唰——

    彦子如:“你…”

    这一刻,在彦子如的世界里,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颜色。

    她微微低下头,凝视着那贯穿自己身体的那把剑。廖云一时意识的冲动,导致了轩灵剑往前伸了一下,不知不觉就贯穿了她的肩膀下方。

    “啊?”廖云目瞪口呆,右手微微颤抖,一脸茫然。

    唰——

    彦子如居然往前迈步,忍受着这一剑所带来的伤痛,身体从剑刃上划过,冲到了廖云身前。

    这一刻,廖云愣了,无言以对,仿佛被某种力量控制了,说不出话,且无法动弹。

    只见彦子如眯缝着眼,在廖云眼跟前微弱的说:“这样…你…满意…了吗?呵呵…”

    “……”廖云抿着嘴,这一刻,全身无法动弹,仿佛麻木了,被她的举动给控制住了意识。

    “我…悄悄地…告诉你,我…喜欢你了…”说完,彦子如轻轻闭上了眼睛,嘴里还含着笑,就这样悄悄地睡着了。

    “不…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廖云心急如焚,不知所措,这一刻,他紧紧地抱着彦子如,扶住她那柔软的身体。

    寒月撒下一丝银光,划过了轩灵剑的剑刃,这一刻,彦子如眼里悄悄滑下了一滴泪珠,划过脸颊的那一瞬间,蕴含了真诚的抱歉,砸在了地上。

    “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师傅所说的,孽缘吗?”廖云痛切心扉,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以为等梦被打破了就能够醒来,可是,再也醒不来了。

    廖云:“你和我的相识,你和我的相知,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来自孽缘的归宿吗?”

    廖云轻轻把轩灵剑从她身体里拔出来,只见剑刃上沾满了她的鲜血,而她却昏迷不醒。

    廖云调节了一下情绪,冷静的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对不起,我刺了你。”说完,廖云转身一跃,逃到了那无人的街上,瞬间一个跳跃,冲进了一条充满黑暗的小巷。

    流淌在血泊中的彦子如,伤口不停地在流血,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知道的人,却已绝情的离开了。

    廖云鼓起勇气,凝结火翼冲向了南城门,这一刻,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煞,仿佛着了魔似的,奋不顾身的往重兵把守的南城门飞去。

    “是廖云——快拦住他!”

    果不其然,廖云的行踪暴露了,现在正被一群士兵挡住了去路。

    “今夜,本尊要出了这城!拦者——斩!”

    廖云一怒之下,激发了所有的灵力,这一刻,轩灵剑不再沉睡。

    只见廖云的左掌划过一道口,不停地在滴血。转眼看去,轩灵剑的刃上,残留着廖云的鲜血。

    “没办法了,只能用这招冲出城门了,不管我现在的身体能不能承受轩灵剑所带来的气压,我都要试一试!”

    廖云咬紧牙关,举起轩灵剑指向城门,飞速而来。他身旁被一层红灵保护着,身上却流躺着蓝灵的气息。

    “凝盾!”

    士兵群齐声呼吁,站成几排,刹那间凝结了一道蓝色护盾,大到足以抵挡数十人的面积。

    “轩灵剑——焚芯!”

    廖云一声怒吼,剑锋顿时飘出一阵火焰,瞬间渲染到了整个剑身。

    “呀——”

    这一刻,廖云毫不犹豫的冲过去,轩灵剑刺中士兵群的护盾的那一瞬间,他们的护盾犹如零碎的镜片,瞬间散了一地。

    “啊”

    士兵群的护盾被攻破了,所有人都遭到了反噬,这一刻,所有人都连滚带爬的呕吐着鲜血,无力起身。

    嘣——

    廖云瞬间冲破了坚硬的城门,当他看到外面的世界后,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希望。

    廖云突然松开了轩灵剑,已然承受不了它给予廖云身体上的气压。

    廖云松开手的那一刻,他居然笑了,笑得很可悲,火翼居然消散了,他顿时从高空坠落下来。

    幸运的是,轩灵剑用剑身垫住了廖云,使得他缓缓落下来。放在了草地上,离城门有一里路的距离。

    廖云躺在草地里,清风突然拂来,给他脸上带来一丝的清爽。

    “呵呵…逃出来了,我真的做到了。”廖云傻笑着,气喘吁吁的放松了身体,毫无防备的融入了这里。

    “真相,孽缘,哼”廖云笑了一声。

    “呼”廖云睁开眼,凝望着星空。

    “我还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来看星星呢。”廖云凝望着星空,不由苦笑了一声。

    “我的人生路或许还很长,会有多长呢?哼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者说,从我离开城门的那一刻起,我已经死了吧!”

    廖云突然起身,站在着茫茫野草之中,黑夜笼罩了这里的一切。凉风习习,吹得廖云舒服极了。

    这时,廖云从腰间上取出了师傅的右眼,指尖捏着眼珠,好好举起。“小皇子?哼总有一天,我廖云——会回来的!”

    “我廖云,十年之后一定回来!我曾失去的,也将要一一讨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