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 2 章
    “他们几个怎么都往前排靠啊?”

    “周遇臣上去了,其他几个就跟着走呗,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啊。”

    刚刚换好位置的女同学们全然忘记先前大家聊得热络的男神爱豆,注意力统统被这几个年段大佬给吸引,头对头地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眼神时不时地就往第一组的窗边位置瞟,偶然和肖或他们有个一秒钟的对视,立刻害羞低头,不敢再看。

    “哎,你害羞什么啊,老盯着他们看,不会是喜欢其中一个谁吧?”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满脸坏笑地盯着面前脸红到不行,却一句话也不敢讲的后桌看,笑嘻嘻地戳了戳她的手臂。

    后者被她说破了心思,更是羞愧得彻底,激动地两只手一起伸过去捂她的嘴,生怕她再多说下去,被大佬们听见。

    好不容易才摆脱封口,马尾辫女生理了理刚刚被弄乱的头发,微喘着气继续说:“喜欢其他几个还行,周遇臣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呀……”

    默默坐在几个人身边一言不发,认真听大家调侃说笑的沈薇突然开口,话音刚落,几个女孩的目光便齐齐投向她,突如其来的引人瞩目让沈薇有些不适应,缩了缩肩膀,不敢继续问。

    前头的女同学倒是大方,轻笑了几声,压低嗓音:“你刚来的不知道,这几个都是年段大佬,但是其他几个脾气好点,容易亲近,第一排那个别看他长得好看,年段上喊得出名字的混混都得管他叫声臣哥,你说吓不吓人。”

    沈薇轻轻点点头,眼神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往周遇臣身上瞟。

    其实她是认识周遇臣的,一年前就见过,只是衔接课这么多天,他压根没认出来自己。

    “好羡慕啊,我也想和他们那样的人做同桌。”先前还一口否认自己暗恋的女同学,此刻正双手捧着脸蛋感叹,一脸遗憾地往时洛的座位看。

    “刚刚还捂着我的嘴不让我说你喜欢他们呢,现在自己又承认了,羡慕啊?周遇臣身边不还有个空座呢,你去试试啊?”马尾辫看热闹不嫌事大,撺掇着后桌冲锋陷阵,其实自己心里又何尝不想试试看。

    女同学摆摆手,一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样子,“别别别,我还想安安稳稳度过高中三年,好好毕业呢。”

    “不过周遇臣是真的帅,穿校服都那么有味道,看到他领口敞开,我都想伸手替他拉好拉链,不让别的女生看见!”

    “你是没看过他怼大地雷的样子,我的天,牛逼到不行,感觉要是能被他护着那得多幸福啊!”

    门口陆陆续续有同学将一摞摞高过人头的新书往教室内搬,不出一会儿的功夫便堆满了讲台桌旁的所有空地。

    新学期刚开始,班主任也忙得团团转,此刻无暇顾及班内秩序,匆匆赶来吩咐几个同学直接将课本发下去后又拿着花名册回到年段办公室。

    老师不在,教室里的同学自然没有太多拘束,发课本也没那么老实,几个同学拆了绑带之后便一种一种往桌上丢。

    同学热络的交谈声掩盖了课本砸到桌上的响声,课本越发越快,“啪啪”的砸书声也越来越大,但几个人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对。

    周遇臣靠在墙边看着自己桌上乱成一团糟的课本,面无表情地起身开始将旁边桌面上的书一本一本地按大小收拾好,叠得整整齐齐。

    只是书本仍旧在不断往第一桌砸,砸到周遇臣手背上的时候,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没说什么,继续慢条斯理地整理。

    最后一袋是套着透明塑料袋的作业本,比先前的课本重了许多,发的同学没注意,继续顺手往桌上丢,这一次的声音比刚刚都要响得多,年段大佬这边有动静,周围同学立刻噤了声,悄悄往周遇臣那瞟。

    他的脸色明显没有刚刚好看,漆黑的双眸中透露出满满的不悦,舌头顶了顶脸颊处,抬眼对上发课本的同学。

    这几个人刚刚换座位的时候都不在,谁能注意得到周遇臣这几个尾排常客统统转移到了前面,此刻被大佬可怕的眼神盯着,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看到他刚刚叠好的最面上那本课本,被自己丢过去的作业袋给压出一条深深的折痕,小同学有些不知所措。

    周遇臣扫了两眼他们之后便将眼神重新放到那道折痕上,伸手用拇指在上面按了按,一点用都没有。

    几个小同学互相推来推去,最后一个倒霉蛋结结巴巴地开口:“臣,臣哥,那个,我一会儿把我的课本换过来吧……”,他话音极弱,知道这位大佬脾气不好,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说完之后便垂头丧气任凭发落。

    所有人都在等着周遇臣发火,就连范宇哲肖或俩人都不在这个时候插话。

    哪知下一秒,周遇臣从自己乱糟糟的课本里头找出那本一样的,放到旁边整齐的一摞书面上,将那有折痕的书换了过来。

    随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下满嘴不屑地开口:“想在班主任面前积极表现,争个班委当当,这态度就他妈得给老子端正点。”

    话没几句,嗓音也轻飘飘的,但几个人都吓得不轻,纷纷点头,见他重新坐回到位置上,才默默走到讲台继续将还没发完的课本发下去。

    这回和刚刚完全两个样子,几个人都抱着书走到同学身边,动作轻缓地将课本放到桌上才算完事,期间一点声响都没敢再出,所有人都静悄悄的。

    周遇臣看了看手机的时间,随意地趴到桌上睡觉。

    见他没什么动静了,肖或和范宇哲又开始叽叽喳喳商量放学后的活动,时洛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发语音,说话声音也不小。

    班里同学见大佬周围的人都无所畏惧地开始说话,就也重新回到刚刚聊得火热的状态。

    “卧槽!周遇臣真他妈帅!”

    “我早就看那几个人不爽了,原先初中同班的时候就那副德性,当个班委拽上天,现在刚分班,这班委都还没选上呢,眼睛就长到头顶上,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啊,刚刚好几次发课本的时候都直接砸我手臂上,现在这红还没消呢。”

    “年段大佬就是牛逼,看他们几个以后还敢不敢这么跳了。”

    “卧槽,有种被大佬保护的感觉!”

    “该醒醒了妹妹……”

    几个小女生窃窃私语讨论着刚刚发生的闹剧,说起劲了还捂脸害羞起来,话题早就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

    祝晚到学校的时候,操场上已经没有什么学生了,大多在教室里分发书本。

    昨晚她是在火车上度过的,火车轰隆轰隆响了一晚上,早上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吃早饭,此刻的她脑袋昏昏沉沉,肚子也空空如也。

    没有人带领,在偌大的校园里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疑似教学楼的建筑,不知道坐电梯,一层一层楼地往上找,好在高一的班级都在偏低的楼层,祝晚没走多少弯路便到了班级门口。

    她穿的还是从家里来时便换上的衣服,因为在家时不时就要出门干活,大多是宽松的长袖长裤,朴素但是很干净,裤脚处因为天气热而微微往上卷了几折,露出纤细的脚踝。

    祝晚从小的生活条件就不大好,吃的不多也不营养,因而个子身形都比同龄人差了一截,宽大的衣服往身上一套,背着个大包,显得整个人更加娇小。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攥着书包袋子悄悄往班级里头探了探脑袋,里面的同学吵吵闹闹,看起来相当熟络,祝晚谁都不认识,不敢上前打扰,怯生生地抓住一个刚好路过的同学,有礼貌地小声询问:“同学你好,请问这里是高一十四班吗?”

    她嗓音不大,柔柔软软的听起来很舒服,搭上她小小的个头,着实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你也是十四班的?”被询问的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小姑娘,见祝晚乖巧地点点头之后有些忍不住笑地冲班里熟悉的朋友喊:“我去,咱们班啥时候多了个小学生?”

    几句话立刻吸引班里闲暇同学的注意,男男女女一窝蜂涌到门口,几个女生被挤到后面便嘟起嘴抱怨,“挤什么挤,都没见过活人是怎么的?”

    “咱们班怎么还有新生啊?不都上了十来天衔接课了?”

    “据说还有个宏志生呢,估计就是她。”

    “咱们私立学校什么时候还招宏志生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学费还那么高,这便宜可占得不小。”

    “谁知道呢,校董都是有钱人,兴许就喜欢搞搞慈善也说不准。”

    几个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半天,后面蹿过人群挤到前头的小混子看了眼祝晚,突然开口大笑,边笑还边指着她的裤脚,“卧槽,这什么搭配,你们村最近流行这款?挽着裤脚干嘛呢,下地插秧啊?”

    “你懂个屁。”一旁女生也捂嘴偷笑,拍了拍小混子的肩膀,“这叫种田风,不知道时尚别乱说话。”

    刚说完,围观的同学就笑作一团。

    祝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脚,不太明白有什么不对,只是同学好像都在笑,多少有些尴尬,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几个人兴致起来了还不罢休,好不容易找着个乐子,怎么说都得再开两句玩笑,一个人指着祝晚脸颊上微微泛红的地方取笑:“小姑娘,脸上是高原红吗?插秧的时候给晒的啊?”

    好些个人没忍住,又是一阵哄笑。

    祝晚伸手摸了摸自己刚刚因为爬楼梯而泛红的脸蛋,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不打算理这些人,目光在人群中搜寻,薇薇比自己早来了好多天,也在十四班,应该能看见她的。

    时洛刚刚在外头阳台上打电话,祝晚钻进班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顶着小蘑菇头的娇小女孩子看起来可爱死了,想着赶快打完电话就进去和她交个朋友。

    草草说了几句挂断之后便跟着往里走,见到祝晚被班里一群人堵在门口,实在不开心,从后面一把牵过她的手,而后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一会儿,眼睛笑得弯弯的,“同学,你的头发好可爱啊,软软柔柔的,像个小蘑菇,我本来也想剪成这样,不过我的头发天生有些自来卷,剪短了容易炸毛,就没敢试。”

    她亲切地说了好几句,又忍不住再次摸了摸祝晚的头发,“真软啊。”

    比起刚刚一进班时大家的嘲讽,祝晚听得出时洛的夸奖是发自真心的,弯弯嘴角冲这位友善的新同学笑了笑,庆幸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不喜欢自己。

    正要被拉着往里走,祝晚偏偏头,看到了人群中站着的沈薇,见到熟人,眼里的喜悦立刻浮现出来,只是刚刚开口冲那头叫了声“薇薇”,就见沈薇急匆匆地躲开她的视线,拨开人群就要往她看不见的地方躲。

    刚刚大家对祝晚的态度沈薇是看在眼里的,她不想跟着被一起嘲笑……

    祝晚不解地看着她躲开,沈薇动作有些急,推拉间直直撞上第一排的桌子,两张桌子相碰撞,发出“嘭”的一声响。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桌子上是正在睡觉的年段大佬……

    原本趴着睡觉的周遇臣早就不耐烦,这会儿一个碰撞立刻将他心里的火点燃,直起身来抬脚直接往旁边凳子上一踹,表情凶得可怕。

    “他妈的吵什么?!”

    凳子“吱呀”一声倒在地上,没人敢伸手扶,也没人敢出声。

    祝晚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白了小脸,手心攥着涔出细汗,缩在前面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当面前发火的男生抬眸的一瞬间,两人都愣了一下,她刚刚还紧张到不行的心突然放松了下来,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

    只见前一秒还大发雷霆的男生忽然站起身来,弯腰将被自己踢到在地的凳子扶了起来,转身从时洛桌上再抽了几张纸巾,将刚刚被自己踢到的地方重新擦了一遍,随后看了眼祝晚,直直走到她面前,伸手拿下她背在后面的大书包,掂了掂便往抽屉里塞,薄唇微启,一点怒意都没有,语气温柔的令在场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你坐这。”

    小姑娘乖巧地点点头,跟着他走,轻轻地回答,“噢,好……”

    这新来的小村姑什么情况?一个眼神就能瞬间把年段大佬的火浇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