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第 3 章
    年段大佬的热闹,想围观也得偷偷摸摸的,没人再站在门口自讨没趣,纷纷回到座位上整理新发下来的课本。

    直到在位置上坐定,祝晚才慢慢开始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思绪,看了看身边正低着头,动作自然地替自己整理书包的男生。

    他们有一年没见过面了。

    周遇臣比一年前高了许多,初中升高中的阶段,正是男孩子长个子的好时候,加上他运动的多,整个人比同龄男生还要高上许多,身形也壮了不少,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他,刚刚的那副场景着实吓人。

    精致的脸庞比过去少了几分稚嫩,多了些稳重,头发褪去了叛逆的奶奶灰,变成清爽的黑色,老实巴交的校服承托之下,祝晚差点无法将面前的男生和先前认识的那位嚣张狂妄的少年画上等号,好在嘴角那抹痞痞的笑一点都没变,微微上扬挂在嘴边,熟悉亲切。

    祝晚想着便出了神,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好久也没发觉,直到周遇臣嘴角笑意渐深,低低的嗓音才将她的回忆打断:“看这么久?要收费的啊。”

    语气欠揍又带着点得意,不过还是熟悉的味道。

    偷看被发现,祝晚一下涨红了脸,收回眼神摆正身子,不好意再像刚刚一样盯着看,两只手攥着桌上随意拿起的书本角抠啊抠,低着脑袋,羞的不行。

    周遇臣轻笑出声,满脸尽是笑意,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嘴巴也没闲着,依旧不放过她,“哎,一说收费就不看了?给你抠的,算了算了,今天开学大酬宾,免费随便看。”

    见祝晚不理他,又凑得更近,贴在她耳边声音低沉又好听:“老子是不是又变帅了很多?”

    “周遇臣……”,他愈发得寸进尺地贴过来,祝晚被逗得实在没办法了,软软的嗓音着急地喊了他全名。

    “到!”他提高了点嗓门,一副任凭发落的模样,笑得相当放肆,和刚刚发脾气的他判若两人。

    “你,你别靠我这么近呀……”祝晚伸手推了推他,力道敌不过,身边的男孩依旧纹丝不动,她实在没了办法,只得搬着自己凳子往边上挪了挪,幅度不大,但好在能离他稍微远点。

    “嘶。”周遇臣把她书包整理清楚,拉上拉链放回抽屉里,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她软乎乎的脸蛋,“小没良心的,老子一早就来给你占座,擦桌子擦椅子,课本都是我给你留的,知道你矮,还舍身陪着坐前排,一点感谢的话都不说。”顿了顿,看了眼将位置搬离自己的姑娘,哪怕只是一点点距离,他也感觉不痛快,语气故作凶巴巴的,“凳子给我搬回来!”

    “……”

    范宇哲和肖或两人头对头凑在一起可谓围观得起劲,没白瞎他们从教室后排强势搬往前排。

    这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几乎将周遇臣先前十年份的笑容都看完了,从小一起混到大,完全不知道这个逼居然还有这么丰富多彩的表情。

    心中不禁对这个顶着蘑菇头的小姑娘起了一份敬意,能收服的了周家小霸王,是个真绝色。

    时洛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攥着手机不停刷新,无奈怎么刷新,聊天对话框也不见有新动静。

    索性收起手机,注意力一下被前面的新同学吸引,趁着周遇臣刚刚放过她的间隙,时洛伸手轻轻揪了揪祝晚的头发。

    缓缓转过身,就见刚刚在门口拉着自己的小姑娘冲她笑:“小蘑菇,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声地回:“祝晚。祝福的祝,晚安的晚。”

    “我叫时洛!”时洛性子活泼,比较自来熟,攥着祝晚的衣袖开心得不得了,“咱俩还挺有缘的,你现在才来,我早上也是掐着点进门的,咱们俩是迟到组合呀!”

    还没等祝晚回应,一旁靠着墙打游戏的范宇哲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吐槽小公主同桌:“迟到也这么得意啊,你们这些小女生真是搞笑,屁大点事儿都能整出个名堂来。”

    时洛被他说的不好意思了,伸手掐了他一下,拉着祝晚不理他:“他懂个屁。”

    祝晚默默憋着笑点头。

    “卧槽!”随后就听见范宇哲杀猪一般的嚎叫,“老子的五杀!”

    “活该!”时洛得意的不行,两个小女生笑作一团。

    女孩子有时候就容易因为小小的几句贴心话,又或者是突然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自然而然培养出亲密的关系。

    祝晚笑声比时洛含蓄得多,两只眼睛圆溜溜的,嘴唇微微抿着笑,发出来的笑声也是软软的,翻身对着时洛的她没有注意到,身旁自己的新同桌从她笑的那一刻就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男孩手肘微曲着搭在两旁边的课桌上,十指交握,单边嘴角痞痞地上扬着,眼里只有她。

    祝晚没看见,范宇哲和肖或可是一目了然,两人趁着周遇臣没心思搭理这边,眼神疯狂暗示,随后手指在手机上不停地敲字。

    范宇哲:“我去我去,臣哥那眼神,见过没?!”

    肖或:“十多年,一次没见着,有点可怕啊。”

    范宇哲:“还记得早先臣哥说什么来着!给媳妇擦桌子!”

    肖或:“这小蘑菇头哪弄出来的啊,我操?”

    范宇哲也纳闷啊,兄弟三个从小一起混到大,几乎干什么事都是一起的,虽然三个人里头周遇臣长得最好看家里也最有钱,明显人气最高,最招惹小姑娘喜欢,但完全不像肖或那女朋友两周一换的辣鸡一样浪,从来没见他对什么女孩子上过心,过的比和尚都还要清心寡欲。

    先前俩人还不要命地问过他:“臣哥,你是不是喜欢男孩呢?比如说对我俩有意思?!”

    那时候的周遇臣想都没想就一脚直接踹过来,“喜欢你妈蛋,小姑娘太麻烦,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的,哭哭啼啼,老子才没闲功夫伺候。”

    可是照现在这个形式看,这小蘑菇头要是愿意哭,他肯定上赶着擦眼泪,小心翼翼地哄,不让他伺候他都不答应。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新开学乱七八糟的事忙完的班主任蒋丽丽拿着本文件夹,踩着高跟鞋进了班级。

    老师一进门,班里凑在一团聊得热络的同学都纷纷回到座位上,新学期刚开始,总得给班主任留下点好印象。

    蒋丽丽对班里头这些小捣蛋们的短暂乖巧表示满意,笑着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先进行一番自我介绍。

    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自己的大名,又顺带写了英文名,英语老师,平时也可以叫她lily。

    下边有些同学捂着嘴憋笑,觉得lily这个英文名着实土气,也就这个年纪的老师喜欢。

    转身放下手里的粉笔,扫视了一圈班里的各个角落,微微诧异于肖或一群人统统坐在前排,这几个家伙在初中部就已经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哪怕周遇臣初三成绩突飞猛进,但是小霸王的名号依然当仁不让。

    班主任看了眼周遇臣身旁的祝晚,小姑娘头发软软地贴在脸蛋上,圆溜溜的眼睛认认真真地盯着她看,坐姿端正,双手交叠在桌上,在周遇臣旁显得个头尤为娇小,有些眼生,但一看就知道是个乖巧的学生。

    怎么看都不放心让她坐在周遇臣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旁,担心她受欺负。

    班主任清了清嗓,微皱着眉头点了周遇臣名字:“周遇臣啊,你们平时不都喜欢坐教室后排,今天跑前边来捣什么乱?”

    哪知道被点到名字的人立刻吊儿郎当地站起来,满脸痞笑地冲老师说:“报告lily!我近视啊,看黑板看不清只能往前排坐,太爱学习的学生看不清黑板,心里很难受的。”

    “我操,臣哥你能不能别成天说自己爱学习?让人听着有些作呕啊!”范宇哲坐在他后面,一听他又开始装逼,实在忍不住开口吐槽。

    班里同学一阵哄笑,班主任也被气笑了,瞪了他好几眼,“你少给我皮,我刚才还听办公室里头的老师说你暑假的时候拿了省里射击比赛的冠军,哪门子近视?就你能说!赶紧坐下!”

    班主任对他是又爱又恨,小霸王确实是小霸王,但是平日里对老师们倒也算客气,成绩也是段里的头头,能一声不响地把班里平均分拉上好多,老师们对成绩好的学生总是更加宽容喜爱一些,又无奈于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夸也不是骂也不是。

    见他懒懒地坐下,又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祝晚,叹了口气叮嘱:“不许欺负小同桌。”

    “老师你怕什么啊,我还能把这小蘑菇头拔了不成?”周遇臣不正经地撇嘴笑了笑,说着还伸手在祝晚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两下以示友好。

    班里同学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老师也知道周遇臣先前几乎不招惹女孩子,扯着嗓子维持了一会儿秩序,才继续通知接下来的安排。

    祝晚红着脸拍开他的手,抿着唇不搭理他,想到刚刚班主任说的话,又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几番挣扎之下扭过小蘑菇头小声地问他:“你真的拿过射击比赛的冠军呀?”

    “昂,必须的。”他一脸嚣张得意,自信的不行。

    “是真的枪吗?”她从来没见过,以为这些东西只存在于电视里。

    “当然,你以为水枪呢?下回带你去见识见识。”周遇臣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

    祝晚气他取笑自己,扭头不搭理他。

    “哟,小丫头一年没见,脾气还长了不少啊。”说着便不要脸地往她那边靠了靠,凑在耳边笑着问:“你说老子是不是特牛逼?”

    “……”已经上高一的女孩子了,当然知道害羞,热热的气息洒在自己耳廓上,耳垂都红的不行,“周遇臣……”

    “哎。”

    “你别靠我这么近呀……”她嗓音软软糯糯,听起来就让人拒绝不了。

    操,今天第二次被嫌弃靠太近了,周小霸王很挫败,可是盯着祝晚乖乖的小蘑菇头看了半天却一点都气不起来。

    没出息。

    班主任拿着会议记录本在讲台上宣布大家下午的行程安排,按照惯例,新学期第一天大扫除,每位同学都要从家里带打扫工具来班级。

    祝晚分配到的是擦窗户,需要带上桶和抹布。

    她低着头若有所思,随后点点头表示知晓。

    周遇臣压根没管班主任说什么,一门心思全在祝晚身上,盯着她这副老实巴交乖乖听话的小模样就觉得心里痒痒的,实在想一把拽进怀里狠狠地抱上一会儿,忍不住伸手揪了揪她的小蘑菇头,懒洋洋地说:“一会儿放学别乱跑,领我去你住的地方转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