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 5 章
    周遇臣打架的模样,祝晚是真真切切见过的,并且印象极其深刻。

    去年夏天他刚刚被送到她家的时候,一头奶奶灰的头发不像现在的黑色碎发那么干净利落,额前刘海微微遮住双眼,后脑勺抓得老高,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脾气也比现在暴躁得多。

    爷爷好客,煮了好多拿手的饭菜,但祝晚家里条件实在太差,见不着荤,周遇臣哪吃过这种苦头,烦躁得不行,大晚上便冲村里边偷鸡摸狗去了。

    抓着人家路边悠闲散步的小母鸡就往家里跑,站在祝晚家门前的水池旁,喊她在一边帮忙浇热水,单脚踩在水池边缘,双手揪着小母鸡,把毛拔了个精光。

    刚想开火烤鸡,小母鸡的主人便找上了门,喊了一大帮村里头的混混小兄弟一起过来,一把将他刚刚折腾好的鸡抢了过去,摔在地上,周遇臣脸色变了,原本和祝晚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母鸡的一百种吃法,这会儿双眼都透露出狠劲。

    那是祝晚第一次见周遇臣打架,打得很凶,几个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七月的天气本来就燥,几番过手之后小混混们灰溜溜地跑了,他站在月光下微微喘着气,额前碎发早已被细汗打湿,几缕散着,看了眼地上被扒光毛的小母鸡,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弯腰抓回起来,走到水池边继续刚刚没完成的事。

    说到底是他错了,抢了人家养的小母鸡,被找上门也难免,后来临走前让人捎了笔钱过去,但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对待一件事,拔毛的时候看着祝晚在旁边,垫着脚举着水瓢帮忙浇水的模样,两个眼睛圆溜溜地盯着他手里的小东西看,好奇又期待,一看就没吃过,他下意识地想让她尝点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其妙地想。

    想看看她尝过之后惊喜的表情,想看她笑着对自己说“哥哥,你真厉害呀。”

    那晚蝉鸣不断,吱吱喳喳惹人心烦,月光很亮,周遇臣的印象里就只有皎洁的月光与她期待的小眼神,可是小姑娘吓坏了,家里新来的小哥哥发狠的样子她从来没见过,缩在一旁不敢再靠上前,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祝晚都尽量躲着他。

    几个年段大佬气势汹汹地前脚刚出班级门口,下一秒,班里的同学立马炸开了锅,蜂拥到门口探头探脑,确认大佬走远之后全都围在阳台凑热闹。

    “他们是去打架吗?”

    “听说周遇臣打起架来帅死了!”

    “我还是有点怕啊!”

    “怕什么,又不关咱们的事!”

    “没想到新学期一开始不仅能和大佬同班,居然还能亲眼看大佬打架!刺激!”

    “听说来的那个人叫顾朝,肖或前女友的现男友……”

    “我去,关系这么复杂?贵圈真乱。”

    “哎!这名字听着耳熟啊?顾朝?他以前不是和周遇臣他们是一伙的吗?”

    “谁知道呢,原来好像也是三中的,后来去了职高?”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刚刚出去的几个人,祝晚听了越发紧张,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哪怕有了周遇臣的回答,她依旧害怕得不得了,表情凝重,眉头皱成了小川字,小手攥着作业本的边角抠个不停,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周遇臣发了狠打人的样子,她是实在担心他出事。

    时洛见多了这种场景,没什么兴趣,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和什么人发消息,消息那头的人好像回了什么,时洛一下子坐起身来,精神头全来了,对着手机甜甜地笑个不停。

    看了眼前面挺直腰板,正襟危坐的小蘑菇头,心情大好地揪了揪她的衣服,“晚晚,一会儿要和我去一起吃饭吗?马上要下课了。”

    祝晚有些心不在焉,回过头,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时洛说的话,心里想着周遇臣,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吃饭的心情,勉强扯出一抹笑,声音浅浅:“不用了,你先去吧,我再待一会儿。”

    “那我就先走啦?”时洛晃晃手上攥着的饭卡,笑着开始整理书包。

    祝晚坐在原地点点头,回了她一个笑容。

    其余同学都聚在外面围观聊天,祝晚心里紧张却也不敢跟着出去看看情况。

    放学铃声响起,围观的同学陆陆续续回班,拿了自己的书包之后便三五结伴离去。

    他们进来的时候,嘴里的话题已经和刚刚的闹剧差得十万八千里,没人知道五班那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班里只剩她一个人,她坐着等了许久,周遇臣依旧没有回来。

    看了看黑板上方的挂钟,放学已经半个多小时了,想到早上班主任吩咐过下午得带打扫工具来学校,祝晚丧气地垂头将周遇臣桌上的课本都收拾到他抽屉里,背起书包往校门口走。

    走的时候时不时地回头往教学楼看,她不知道五班在哪,想着会不会恰巧能遇上,几次回头,校园内已经没有多少人影。

    刚来报到第一天,祝晚还没领到饭卡,早上就来不及吃早餐,路过校门口小吃店的时候肚子咕咕叫个不停,纠结着兜里也没有多少钱,进门小心翼翼地点了碗最便宜的小馄饨。

    走到靠近门边的空桌上,放下书包,静静坐着发呆。

    热腾腾的小馄饨汤上飘着零星葱花,清汤寡水,店老板吆喝着将碗摆到她面前,见她愣着没有反应,还好心提醒了一句:“小丫头,趁热吃。”

    “谢谢。”她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冲老板道谢过后小心拿过勺子,舀起一勺汤送到嘴边,伸出小舌头轻轻试了试温度,还是被烫得一抖。

    心里挂念周遇臣,吃也没什么心思,拿着勺子吹凉,吹着吹着就走神了。

    直到面前一暗,高大的身影将光亮挡了一大半,几盘香味四溢的菜往她面前的桌上一摆,她才微微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心心念念想了半个早上的男人。

    老板还在不断往这桌送菜,祝晚就这么抬着头看他,眼眶微红。

    周遇臣被她盯得心都酥了,也不管身边多少人看着,伸手直接托着她的脸蛋,咧嘴痞痞地笑:“干嘛眼睛这么红,想我想得都哭了?”

    “我怕你出事……”祝晚的嗓音软软的,但也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担心。

    “能出什么事,你不知道三中是——”他刚顺嘴想说不知道三中是老子的地盘啊,转念一想刹住了车,换了个吊儿郎当的口气:“三中是充满爱的学校,大家很友好的。”

    “……”祝晚才不信,低头继续将早已凉透的小馄饨送到嘴边,一口含进去默默地嚼,不再跟他说话。

    上午几个人前后脚到了五班,顾朝摔桌子砸椅子什么都干得出来,折腾着整个五班不得安宁,肖或上前的时候肖纯脸上的表情还有些窃喜,想着自己男朋友到底还是来了,而且还带着周遇臣这样的年段大佬一块来,看霍栀的眼神都带着点得意的挑衅。

    直到看见周遇臣也来了,顾朝才停手,脸上的笑十分微妙,拍拍手,话语间带着轻蔑的嘲讽:“周家三少都来了?我顾朝这面儿有点大了。”

    肖或歪头啐了一口,根本不给周遇臣碰顾朝的机会,这种人渣,他不想周遇臣脏了手。

    肖或体格比顾朝健壮不少,上手解决他还是轻轻松松的,根本不需要其他两人帮忙,范宇哲瞥眼看了看趴在地上还仍旧面无悔意的顾朝,扯嘴轻松地笑了笑,转身招呼围在阳台的五班同学都进班,别他妈出来凑热闹也别瞎几把传话。

    周遇臣懒懒地靠在阳台上,面无表情地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讲电话,嗓音低沉,但听不清内容,看到地上表情不自然,有些微微抽搐的顾朝,他皱了皱眉,随后别开眼。

    肖纯的注意力一下子被置身事外的男人吸引,不管不顾自己男朋友那头的战况,只用楚楚可人带着点泪花的眼神盯着周遇臣看,哪知周遇臣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

    范宇哲在一旁把情况都看在眼里,不禁咂咂嘴,不屑地挑了挑眉:“这肖纯的心思哪有名字纯,靠。”

    转眼间到了放学时间,周遇臣听着下课铃微微皱着眉头,他招呼来的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上下其手将顾朝“劝”出了三中。

    紧接着几部车一起到了学校,是霍栀和肖纯的父母。

    几家人哭哭啼啼起来个没完,肖或倒像个没事人一样,见周遇臣心情不好又频繁看时间,知道他心里挂念那个小蘑菇头同桌,撇下办公室里头的麻烦,兄弟几个一起出来。

    先是回的班级,可是空荡荡的教室告诉他们祝晚走了,想来也是,放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范宇哲嬉皮笑脸地喊饿,肖或便拉着人到校门口的小炒店请客先凑合一顿。

    吃什么无所谓,几个人进门就直奔窗口点菜,周遇臣兴致缺缺没有说话,瞥眼却看到祝晚缩在门边的座位里被混沌烫得一抖的样子,心里一揪。

    她发着呆,没看到自己。

    直到老板端着热腾腾的菜出来,问了句:“小兄弟,是放这吗?”

    范宇哲还没来得及说是,周遇臣就率先开了口,放那,他指了指门边上一个人孤零零坐着的祝晚。

    此刻虽然过了饭点,但店里吃饭的同学依旧不少,周遇臣在三中本就名气大得不行,加上早上五班的事,这会儿更是引人注目,三五个人有意无意地往他走的方向撇。

    卧槽,年段大佬在陪小女生吃饭呢!

    范宇哲没头没脑,端着手里的饭碗也想凑上前去,才走了两步,立刻被肖或拉住,“你干嘛呢,老子饿死了。”

    他扭头冲肖或叫唤,后者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人家二人世界你过去干嘛?指望臣哥喂你吃饭啊?咱俩坐这就行了。”肖或指了指身边就近的一张空桌,一屁股坐下,二郎腿翘得老高,范宇哲也被自己愚蠢的行为雷到,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子,跟着肖或一同坐下。

    祝晚仍旧老老实实地吃着自己面前的小馄饨,周遇臣看了两眼,心里相当不痛快,拿了个干净的空碗给她布菜,小碗瞬间堆得像小山一样高,推到她手边,“馄饨有什么好吃的,就吃这么点还想长高?”

    “我没想长高。”祝晚嘴硬着反驳。

    周遇臣被她气笑了,这要是换做别人这么直接和他怼,早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样了,可是面对着祝晚,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去年是谁跟在我屁股后头问我,哥哥,我怎么样才能长得和你一样高?”

    见她头埋得低低的,耳廓却涨红了不少,周遇臣不依不饶,“那会儿你成天哥哥,哥哥地喊我,小嗓门娇得不行,心都给你喊酥了。”

    他的说话声有点大,周围的人全看了过来,一脸吃惊和不敢相信,祝晚脸皮薄,生怕被人听见,涨红着脸急急忙忙让他别说了。

    周遇臣笑得更加放肆,俯身凑得更近些,“有些小姑娘,敢喊还不敢承认了。”顿了顿,将菜重新推到她手边,“乖乖吃完,不然我不仅大声说,还要当着大家的面喂你。”

    论厚脸皮的道行,谁也没有周遇臣深,受了他的威胁,祝晚只得好好吃饭,原本也饿了,这会儿见他一点事也没有,放宽了心,尝了几口菜,先前都没吃过,比起家里做的东西好吃得不是一点半点,放松了吃,一口接一口,两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周遇臣看得心情大好,顾不上自己吃,就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看。

    等到祝晚把他添到碗里的菜都吃完,周遇臣手机里的消息已经震了无数次,他也不管,仍旧慢条斯理地伸手抽了两张纸巾,刚往对面看,小姑娘就知道他打算做什么,慌张地一把夺过他手里捏着的两张纸巾胡乱往自己嘴上一抹,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周遇臣眉毛往上一扬,嘴角挂着笑。

    周围默默看戏的三中同学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这小同学胆子还不小,大佬的纸巾都敢直接上手抢,不禁替她捏一把冷汗。

    哪知下一秒,那个全程被人盯着偷看,侧脸清冷的年段大佬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放到面前小蘑菇头的手里,满脸都是宠溺的笑意和耐心,语气温柔到令人发指:“中午你先自己回家,肖或他们,约我篮球场决一死战,放心,只打篮球,结束了我给你打电话,你把我手机带着,有什么事就往他俩号码上打,我能接到。”

    祝晚乖巧地点点头,他眼神专注而又柔和,伸手扫了扫她额前的刘海,动作熟练,一看就没少干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