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 8 章
    班主任lily进门的时候,教室里的同学一窝蜂乱糟糟的,追逐打闹,聊天吹逼,热闹得不行。

    前排几个相对老实的同学见到班主任进门,纷纷噤声坐好。

    突然有同学安静,周围的人也立刻敏锐地嗅到一丝丝不对,不出几秒的功夫,班里瞬间恢复安静。

    课堂里很多时候会发生这样一种情况,几个人忽然沉默,所有吵闹的同学都立刻老实,僵硬了几秒之后,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相互嘲笑胆小怂货怕老师。

    哪怕全班都停止了闹腾,讲台上lily的表情依旧很不好看,沉着脸用手推了推框架眼镜,皱着眉头念叨那句最经典的话:“才开学就这么吵闹!我从走廊走过来,就咱们班最吵!楼梯口都听见你们的声音了!”

    本来无所事事的范宇哲听到这句可来劲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丝毫不担心班主任发脾气。

    安静的班级里突然来了这么一声笑,当然格外吸引人注意。

    lily扭头看着眼前这个捣蛋鬼,食指弯起来敲了敲桌面:“范宇哲,你笑什么啊。”

    被点到名字的男孩一点都不怂,站起来嬉皮笑脸地冲老师撒娇,“哎呀老师,你这话我小学一年级都听过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来这套啊。”他答得理直气壮,也不等老师让他坐下便一屁股扎回椅子上。

    本来就是刚刚从吵闹中恢复平静的班级,还没正经安静几秒,又瞬间被他这几句话逗笑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只是没人敢像他这么胆大把实话说出来。

    班主任也被范宇哲气笑了,满脸嫌弃地喊他闭嘴,抬眼往班里扫了扫,发现后排一个空座上没人。

    “第四组倒数第二桌的同学是谁,上哪去了?”

    范宇哲再一次自告奋勇地积极举手回答问题:“报告lily!撒尿大王又撒尿去了!”

    当众扰乱课堂秩序,lily脸上面子挂不住,气急败坏:“范宇哲你不许再说话了!”

    “哎!”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被点到的撒尿大王是刚刚被周遇臣招呼去跑腿的男生,初中时期就习惯迟到早退去上厕所,因此被班里同学戏称为撒尿大王,哪知道他本人还挺自豪,觉得自己肾好,实在派头,弄得整个学校的人都晓得这届有这么个名号。

    祝晚往后看了眼,几个人中唯独少了他,知道刚刚周遇臣让人去帮忙买牛奶,自然不信范宇哲的鬼话。

    想到下午大扫除的时候范宇哲说的话,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导致人家不能回班,扭头盯着周遇臣看,只是不敢问出口。

    周遇臣低头玩手机,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只是下一秒,他沉沉的嗓音便慢悠悠地开口,“小同桌,你怎么又盯着我看呢,班主任都在呢,别这么明目张胆啊,偷偷摸摸点行不行?”他说话语气欠揍,祝晚不经逗,脸上已经微微泛红。

    “我才没有。”

    周遇臣知道她想问什么,他也很无奈,可毕竟先前的劣迹斑斑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多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以为我在他去小卖部的路上找人动手呢?”

    “……”

    “放心吧,我现在没这心思。”他懒洋洋地靠在墙上,关了游戏又一下子凑到她耳边,压着嗓子,说话声音只有两个人能听见:“不过我很有可能在你去小卖部的途中亲自动点手。”

    这话意味倒也不算深长,但是祝晚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依旧听不出来,瞪大了圆眼带着丝慌乱,扭头对上他:“为什么要打我?我,我没做什么呀。”

    她手攥紧了书包拉链,很显然是真的在害怕。

    呵,没做什么。

    周遇臣忽然有些懊恼,一年前的自己到底给她留下了多少糟糕的形象,以至于想拐弯抹角说点情话人家都听不出来,居然以为自己要打她?一脸无奈地笑着伸手揉乱她的发丝,“不打你,你这小蘑菇头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还停留在他上一句话的恐惧之中,下意识地把身子偏开,双手捂着自己脑袋不给他碰,老老实实地趴在课桌上。

    她很惜命的!

    开学第二天就是军训,班主任趁大家打扫完卫生之后喊了几个同学去将全班的军训服都领了过来。

    军训服只需要穿俩礼拜,因此分发服装的时候报一下身高就成。

    祝晚个子小,没有合适的尺码只能领了套最小的。

    班主任叮嘱了几句明天军训别迟到,记得穿戴整齐别被教官抓住把柄操练,之后便让大家放学回家。

    新开学还没上课也没有作业,回家也是闲着,几个男生从后头传了个篮球上来,肖或一把接住,食指顶着球转了一会儿之后抛给周遇臣,“臣哥,打球去?”

    后者接过篮球随意往地上拍了几下,动作一看就知道相当老练,歪头看了眼正在收拾书包,准备陪时洛去逛文具店的祝晚,在她背上书包和小姐妹手拉手准备走的时候适时揪了揪她的书包带子,才走出一步的小姑娘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他的功夫,就见周遇臣侧过身子,长手一伸便将她插在书包侧兜的那粉红色水壶抽了出来。

    “怎么了?”祝晚满脸疑惑地盯着他手中自己的水壶看。

    “没带水,一会儿打篮球得渴死。”周遇臣说的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等在一旁的范宇哲实在看不下去了,咂咂嘴开口到:“卧槽臣哥,你们家那么有钱,随手买个饮料厂都绰绰有余,犯得着抢小同桌水喝啊,再说了,你往篮球场上一站,那简直就是人形饮料收割机啊,多少小姑娘上赶着给你擦汗送水。”

    事实确实如此,但范宇哲当着祝晚的面说,就是自寻死路。

    接收到周遇臣一剂足以杀死人的目光之后,紧接着砸过来的便是他手上的篮球,卧槽这一下午的,又是抹布又是篮球,范宇哲着实很受伤。

    怂得一批的他立刻老实噤声,瓜皮死于话多。

    周遇臣也不再和祝晚多解释,直接从课桌上翻出去,“一会儿你逛完文具店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进来找我一趟。”

    “干什么啊?”

    “还你水壶啊,我这个人素质很高的,有借有还。”

    范宇哲:“我操!”实在听不下去了!

    周遇臣在三中可是出了名的,相貌家世无一不受女孩子欢迎,只是他天生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满脸写着女生勿近,没有胆子大的敢当出头鸟接近他。

    因此篮球场便成了大多数女生明目张胆看他的地方。

    哪怕只是放学后几个兄弟随意玩乐,场外围观的女生甚至比某些班级对抗赛时候还要多上不少。

    这周遇臣的面子是真的大,相当有排面。

    女孩子多了,尖叫声也热烈些,几个一起打篮球的男生兴致也更加高涨,越打越来劲,三步上篮走位风骚,难度怎么高怎么来,谁都希望在众多娇花似的女同学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

    倒是周遇臣,依旧一副清冷模样,面无表情,哪怕防躲敏捷力道十足也丝毫不带喘.息,淡定稳健,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几个围观的女同学被周遇臣迷得不行,扒着球场边上的护栏网七嘴八舌地讨论:“哎你们看见没,前面那几个男生打得好夸张啊,不知道在秀什么。”

    “没注意,不认识,管他呢,可能是在秀肌肉吧。”

    “哎,我其实特别不喜欢肌肉乱长的男生。”

    “可是周遇臣的手臂就很好看啊!动作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像其他几个,就顾着耍帅吧,像耍猴似的。”

    “周遇臣怎么长都好看!”

    “双标狗!”

    “你不也是,我一会儿给他们送水吧?”

    “们?你就是想给周遇臣送吧,不过他应该不会收的,听说他不怎么喜欢女生靠近。”

    “哎呀,试试呗,万一渴了呢。”

    几个回合下来,有些人体力跟不上了,嚷着要休息,球场上的人统统往边上休息区走。

    周遇臣腿长步子大,走在前头,额前黑色碎发微湿,细汗从太阳穴滑过下颚线,滴进脖颈深处,他仍旧面无表情,索性直接掀起校服下摆往脸上一抹,抹去汗水的一瞬间,露出来精壮的腹肌又惹得全程围观的女生尖叫连连。

    胆子大的几个女孩子已经捧着水瓶迎了上去,只是在到达他身旁的时候,少年一刻都未曾停留,直接擦身而过。

    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

    跟在后面的肖或范宇哲担心女孩子尴尬,立刻接过她们手中的饮料瓶,拧开来仰头灌了几口,嬉皮笑脸地替周遇臣解释:“那个什么,臣哥他自己带了水来的,所以就不收了哈,谢谢小仙女们的水。”

    总归是有个台阶下,更何况虽然没办法接近周遇臣,但好歹也和他身边同样受到年段里众多女生追捧的两个大佬说上话,几个女生脸上表情倒还不算太难看,笑过之后,又匆匆转身寻找已经走到休息区的那抹身影。

    就见周遇臣懒懒地坐在休息区的座椅上,两腿随意放着,微俯着身子,胳膊肘抵在大腿上,手中拿着个粉红色水壶仰头喝水。

    昏黄的落日余晖洒在他傲气的脸庞,显得整个人格外慵懒,肆意又嚣张。

    喝水的周遇臣依旧好看,只是手中捏着的粉红色水壶怎么说都有些违和。

    幼稚粉嫩又可笑,一看就不是他自己的东西。

    范宇哲肖或两个也快步超过前面送水的几个女同学,大剌剌地往周遇臣身边一坐,盯着他手里的东西调侃:“卧槽臣哥,最近品味有点特殊啊?”

    随后两人相当默契地举起手中刚刚收获的矿泉水瓶子伸到他面前,“臣哥,碰一个?”

    周遇臣懒懒地瞥了周围两人一眼,笑骂,“滚。”

    不过还是十分配合地拿起祝晚的粉红小水壶一人一边挨了一下,满足他们的恶趣味。

    “保温杯里泡枸杞,够养生的啊,分兄弟几个喝两口呗!”

    周遇臣立马扣上盖子,“想都别想。”

    小气样!

    送完水折返回来的几个女同学偷偷摸摸守在一旁盯着看,只是没想到等来了两个看起来和这群大佬们混得很熟的女孩子。

    一个是时洛,年段里出了名的小公主,她们认识,只是另一个看起来娇小许多,顶着个看起来很蠢的蘑菇头小姑娘从没见过。

    还在疑惑来人到底是谁,下一秒却被周遇臣的动作吓了一跳,就见他依旧懒懒地靠在休息椅上,只是见到小蘑菇头的时候,大手一伸,将小姑娘拉到自己面前,随后把手里改好盖子的粉色水壶往女孩书包侧兜里一放,整个动作娴熟流畅。

    小蘑菇头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显然周遇臣的举动对于她来说一点都不意外。

    本打算拿回了水壶就回家的,周遇臣却开口让她等等,起身从身边座椅上放着的背包里掏出一大堆透明管子塞进祝晚书包里,拉上拉链,波澜不惊。

    那是撒尿大王替周遇臣跑了好几条街才买到的叠星星的透明管。

    “我也要,九瓶,一颗都不能少,不然我就对你亲自动手,怕不怕?”

    “怕……”

    周遇臣觉得实在想笑,祝晚怎么就这么好欺负,伸手提起她背后的书包,“走吧。”

    “去哪啊?”

    “带我去你家认认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