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第 11 章
    祝晚的个子比同龄人都要来得小,军训服理所当然大了不少。

    宽宽松松套在她身上,肩袖连接缝的位置都耷拉到了胳膊上,裤子更是长得不行,哪怕裤头已经被她拉到最高处,裤脚依旧将脚踝包裹得严严实实,衬得整个人越发小巧,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

    “啧,你怎么这么小。”周遇臣瞧了两眼,懒懒地从床上起身,走到她身边自然而然地蹲下替她挽裤脚,“穿你身上跟龙袍似的。”

    “那只脚。”

    她听话地将另一只脚伸过来,周遇臣几下叠好之后站了起来,又在她身边转了半圈,上下打量。

    “还行吗?”祝晚挥挥袖子,满脸期待地询问。

    “绿。”,周遇臣轻笑出声,“小蘑菇头下面长了草。”

    又抬头看了看她的脸,笑意难减,伸手在她脸蛋上掐了两下:“脸还是很好看啊小东西。”

    “……!”

    见祝晚一时忘了让自己回家的事,周遇臣死皮赖脸又在她屋里待了好久,点了几份外卖送过来,盯着祝晚吃了好多才依依不舍地道别回家。

    临走前看见祝晚将换下来的衣服统统泡进大桶里,随口问了一句:“干嘛呢这是?”

    “先泡一会儿好洗啊。”

    “手洗啊?”

    “嗯啊。”祝晚乖巧地点点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家里的衣服就都是她自己手洗,早就养成习惯。

    周遇臣见她这理所当然的样子,若有所思地往屋里头再扫了几眼,皱着眉头没多说什么,叮嘱了让她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之后便出门走了。

    才刚出了单元楼门口,面无表情地倚在出口的墙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大地雷打了电话。

    小屋又重新回到只有祝晚一个人的状态。

    周遇臣在的时候话特别多,噼里啪啦全是他一个人说,他见的世面多,说的东西都很新鲜,祝晚愿意听,也听得来劲,偶尔被他逗弄两下,虽然害羞,但心里也是高兴的。

    这冷不丁地少了个人,祝晚倒有些不习惯了,忙给自己找事情来做。

    收拾了片刻屋子之后把衣服洗干净晾好,洗了澡换了睡衣,打开小台灯坐到书桌前抽了本白天新发的课本出来。

    翻开课本的时候下意识地捧着凑上前去闻了闻,是新书的纸墨香,不知道为什么,她尤其偏爱这种味道。

    拿出一支傍晚和时洛一起在文具店买的新笔,有些兴奋又略带小心翼翼地在第一课的课文上勾勾画画。

    祝晚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打小就没用过什么新的东西,课本是,文具也是。

    她向来懂事节俭,对这些东西从不强求,但看到聆郎满目新鲜东西的时候,心里仍旧会喜欢会羡慕。

    原本时洛想要送她,她不同意,不过破天荒的没有像从前一样放弃喜欢的东西,咬咬牙给自己买了两支笔,心里安慰着自己少吃点东西就能省回来。

    这是她内心渴望的,步入高中新生活的小小仪式感。

    祝晚的成绩不算差,在竞争很小的老家学校一直名列前茅,但毕竟教学资源师资力量都和衡市没法比较,更别说是衡市最好的学校三中。

    她自己也心知肚明,高中课业的难度比初中深了不少,以自己的基础,必须十分努力才有可能一点点追上大家。

    因此哪怕还有半个月的军训时间才开始正式上课,她也不能再松懈,得抓紧这些闲散时间好好预习。

    周遇臣打完电话便出了小区,在小区外头来回转了好几圈,把周围又熟悉了好几遍,确认这居民区虽然老旧但安保设施还算完善,稍稍放下心来,无所事事地骑着他那自行车回家。

    来的时候,后座坐着祝晚,腰上被她软乎乎的手臂圈着,没事给她讲讲范宇哲肖或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时候发生的糗事,时不时地还能逗弄她几句,此刻却是孤零零地一个人。

    偶尔想起什么,张嘴叭叭地说了几句才发现没人回应,周遇臣心里顿时不痛快了,心烦意乱地直接弓着背站起身发了狠地猛骑一大段,晚风簌簌地扬起他额前黑色碎发,隐在夜色中的表情臭得不行,过路的轿车喇叭直按,响得刺耳,周遇臣眉头一皱,拐了个弯又往回骑,根本没当回事。

    无意间看到路边一家甜品店,表情稍稍缓和地停车往里走。

    甜品店名气大,柜前聚了不少排队等候的小姑娘,他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穿着衡市三中的校服往人群里一扎,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打头的两个姑娘扫码付好款,原本领了奶茶打算往外走,眼尖地扫到周遇臣那张贼招人喜欢的帅脸之后,默契地手拉手直接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那个角度偷看他站的位置刚刚好。

    两人抱着手机假装自拍,其实是悄咪咪开着后置摄像头对准了周遇臣。

    难得在逛街的时候碰到这样好看的小狼狗,如此美色当然是要记录下来和好姐妹共同分享。

    周遇臣冷冷地往这头瞥了一眼,不屑地冷脸侧了侧身只留下一个凉薄的背影。

    偷拍被发现,俩小姑娘更加肆无忌惮了,索性正大光明地怼着他后背拍,反正这小哥哥挺拔的背影也好看。

    动静折腾得大了,后面几个同样穿着三中校服的女生也顺着她俩的方向往后看,一看就吓了一跳。

    卧槽!年段大佬在后头排队呢!

    三中的人,哪有不认识周遇臣的,几个人窃窃私语之后也相继坐到了右手边的位置上,盯着周遇臣走到柜台前,满脸不可置信地看他买鲜奶买小蛋糕。

    草莓味小蛋糕……

    几个人捧着手机又是拍照又是在姐妹群里疯狂讨论,一个女生“嘀嘀嘀”的消息提示音响起,另几个瞬间抬头无声地瞪着她,示意赶紧关静音,手忙脚乱。

    几张周遇臣接过鲜奶蛋糕的照片在群里疯传。

    “!!!是周遇臣吧?!”

    “肯定是啊,天哪!穿着三中校服呢,咱们三中这种长相这种个头的哪有几个啊!”

    “他们那伙的长得都挺好看的!”

    “高二的那个学生会主席也不错啊!”

    “唐其深吗?他和周遇臣也是一伙的据说。”

    “啧啧啧!果然大佬都是和大佬混的!”

    “大佬不分年段!”

    “我来看看周遇臣喜欢什么口味的!唉,你们照片拍清晰点,别手抖啊!”

    “激动得手抖没办法!”

    “我是紧张,怕他威胁咱们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说回来也挺想被这么好看的脸压着威胁!”

    “壁咚!在耳边吹热气!小同学!刚刚的照片删了哦,不要等我生气亲自惩罚你哦!”

    “卧槽!!笔给你!!我前排女主预定!”

    “想得美呢。”

    “不过你们真觉得他是这种喜欢吃小蛋糕喝奶的人吗?”

    “什么意思!!!”

    “给女朋友买的吧?”

    “卧槽……周遇臣没女朋友吧,他身边天天一起玩的那兄弟倒是听说女友一周一换的,但是段里不是传周遇臣都不愿意让女孩子靠近的嘛……”

    “别别别,我不信!我还等着给他生孩子呢!”

    “???小姐妹你的思想有点危险啊。”

    “可是我真的想象不到周遇臣那种人居然也会愿意大热天的,跑到店里排队给女朋友买好吃的?”

    “羡慕!”

    “嫉妒!”

    “我恨!”

    周遇臣没心情管其他的,心思全在祝晚那,付了款提着东西就走,背影看着有些急。

    踩着自行车一溜烟回到小区里,路过楼后边的围栏时候恰好低头看见,半地下室的小屋台灯微亮,柔柔的光打在书桌前坐得端端正正的小姑娘脸上,透着光,隐约间似乎还能看见脸廓处软软的小绒毛,女孩低着头恬静乖巧,手里攥着支可爱的笔在课本上圈圈画画,偶尔还能听见她小小的嗓音开口读一两句单词。

    此刻周遇臣焦躁的神色早已舒展,索性将自行车丢在一旁,面对着祝晚的半地下室小窗,懒懒地坐在一米多高的围栏边上,软软的嗓音撩得他心里头痒痒的,嘴角的笑温柔到不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do,do you ant……do you ant a friend……”

    祝晚英文水平不大好,半吊子的老师教出来的,单词背诵倒没什么问题,可死板的哑巴英语教学模式教出来的口音就比较尴尬了,几次张嘴读都没法自然地将整个句子读顺,结结巴巴卡了一会儿,微皱着眉头盯着课本看。

    一口纯正地道的英式发音突然响起,嗓音低沉又好听,还有点熟悉。

    她下意识地跟着读了一遍,这一遍很顺:“doyouantafriendhomyoucouldtelleverythingto,likeyoueepestfeelingsandthoughts?”

    周遇臣轻笑:“of course you。”

    祝晚愣了愣,对着课本第一句,自己刚刚磕磕巴巴读不出来的话看了几眼,好奇地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窗外一米多高的围栏上,周遇臣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路灯洒在他痞气的脸上显得尤为好看。

    “你怎么……”祝晚有些惊讶他出现在这里,更多的是惊喜。

    “闲着没事瞎溜达,碰巧看见家据说还不错的奶茶店,给你捎了点蛋糕饮料过来。”说着扬了扬几袋子东西,单手撑着围栏往下一跃,稳稳当当地跳到祝晚窗前,将手里的东西全数伸到她书桌上,“饿不饿啊小朋友,这么用功。”

    “谢谢。”她接过东西道谢,想到刚刚自己一句话都读不顺溜,脸颊微微有些热,不好意思地说:“我不太会读,想先看看来着。”

    “哪不会?”

    她没好意思说,其实都不大会。

    周遇臣也心知肚明,那种教育条件下的学生英文水平不高很正常,哪怕再努力,没有好的指导想要学好一门语言也是十分困难的。

    只是他没说破,伸手拿过她摆在面前的课本看了几眼,安慰,“高中的比初中难,不会很正常,我也是被我妈按着头逼着先找老师开了小灶,正好学了点,不会的告诉我,我帮你问老师。”

    “可,可以吗?”她眼底有些欣喜。

    “当然,老子什么时候骗过你。”他尽量顾及到祝晚的情绪,不希望她因为这点小事自卑不开心,看见她没多想地笑了,也不自觉地跟着一起笑。

    “中午给你的手机懂得用吗?”周遇臣一个人好几台手机,知道祝晚肯定没有这种东西,想着法子要把东西塞给她。

    祝晚摇摇头:“我没动过。”说着便转身从书包里翻出来递给他。

    “你拿着,以后教你读课文用得上。”

    “不……”她刚想拒绝,周遇臣就开口堵住她的话:“省得我得来回跑,用这个方便点。”

    见她仍旧不想答应,他索性换了个方式,贱兮兮地往窗子里头凑了凑,语气暧昧得不行:“小同桌,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天天来你这找你吧?嗯?哎……这也不是说不行,既然你这么渴望……”

    “你别说了,我拿着还不行吗……”她小脸瞬间爆红,说话声音小得不行。

    周遇臣笑出声来,忍不住伸手又掐了一把她的脸蛋感叹:“祝晚,你怎么这么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