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第 14 章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同学很多,大多是穿着绿油油迷彩服的高一学生,这个年纪的孩子几乎没受过这样的苦,娇气得紧,好多小姑娘皱着眉头相互抱怨。

    “你看看我脖子后面,抹了好几次防晒都不管用,脑袋都晒懵了,站军姿最难受,一动不能动的,我老觉得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嗡。”

    “我也是,宁愿去跑操场也不想这么站着,煎熬。”

    “不不不,那我还是站着吧,跑操场我估计一圈就不行了,初中的时候每回八百米体测都能要了我的命。”

    “缺乏锻炼,不过等军训过了,我还是打算把长跑练起来。”

    “哇,什么时候这么有觉悟了,居然能从你这个小弱鸡嘴里听到练长跑这个词。”

    “三中高中部校运会传统你不知道吗,2000米男女障碍跑,必须手拉手跑到终点的那个,我初中的时候就想着考到三中一定要体验一次,据说女生跑累了,男生是会公主抱哒,刺激!”

    “你都想到那么远了,我还在担心这眼前的军训都撑不下去了呢。”

    “你们说军训到底有什么意思嘛,真有什么事,咱们能顶什么用?”

    “怎么没意思,咱们是顶不了什么用,但你们不觉得吗,军训能把全年段的人都拉到同一个地方,行行列列整齐排开,长得好看的男生瞬间脱颖而出,一目了然,目标瞬间锁定。”

    “莫名觉得好有道理啊。”

    时洛刚与这一小群姑娘擦肩而过就听见她们这么说,嘴唇微嘟,自言自语:“又看不见高二的人。”

    “什么?”祝晚听见了,只是听不太清,以为她在和自己说话。

    “没事,咱们走快点,小卖部的人肯定多,再晚要来不及了。”时洛的表情明显不太自然,似乎带着点她平时没有的慌乱和不自信。

    几个小姑娘的讨论声还在身后。

    “不过咱们年段不用找都知道,好看的那几个都在十四班里呢。”

    “周遇臣他们啊?”

    “是啊,羡慕死了。”

    她们说的是周遇臣,祝晚转过头看了两眼,又被时洛拉着走,心里想着怎么好像三中里的每个人都认识他知道他,似乎走到哪都能听到身边有人在议论他。

    大多数议论的都是女生,内容无非是“十四班的周遇臣好帅。”“周遇臣篮球打得好。”“周遇臣成绩逆天飞升。”“有钱有颜,想嫁。”

    祝晚低头抿了抿唇,面上表情似乎没有多大变化。

    两人手拉手小步快走,不出一会儿,时洛手上便提溜了两瓶饮料出来。

    祝晚两手空空,饮料对她来说太过奢侈,自己从家里带了水来,时洛说要请客,但是她不大喜欢占人便宜,客气拒绝,时洛也不强求,只是买的时候还是拿了两瓶,想着一会儿再找机会给吧。

    毕竟小蘑菇头实在招她喜欢。

    小卖部离十四班的方阵位置挺近,俩人聊得投机起劲,没一会儿就走到班里。

    周遇臣几个和教官一起坐在班级方阵旁边的路缘石上相谈甚欢,一人手里捏着瓶冒冷气的冰饮料,范宇哲跟耍猴似的眉飞色舞,聊嗨了还站到大家面前,手舞足蹈,融洽得不行。

    似乎刚刚的罚与受罚压根没有发生过,周遇臣虽然没他那么能折腾,不过在外人面前鲜少有丰富表情的他嘴角也是微微挂着笑。

    时洛还在仰头一口接一口地喝瓶子里的水,祝晚却一眼就看见周遇臣手上那个与他格格不入相当突兀的粉色水杯,她熟悉得很,早上还是她往里头灌满了开水,插在书包侧兜背来学校的。

    回了自己的位置盘着腿坐下,时洛掏出瓶金色防晒,动作娴熟地替自己补上几层。

    耳边充斥着周遇臣几个和教官聊天的声音,虽然聊天内容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她就是忍不住转着小脑袋偷偷往后看。

    她一转过头,周遇臣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立刻将视线投了过来,祝晚有些慌,不过这一次倒没有躲避,毕竟自己站理,她只是渴了在找水杯,理直气壮……

    周遇臣可没有理亏的觉悟,拿着她的粉色水杯微微举起,冲她的方向扬了扬,丝毫没有要归还的意思,仔细看才能发现,周遇臣眼里的笑意比起刚刚要深了许多,还带着别人看不出来的温柔。

    见祝晚不敢过来向他要,他就愈发放肆,打开盖子直接凑到嘴边,嘴唇与杯口零距离接触,美滋滋地喝了两口,嚣张得不行,祝晚脸越红,他就笑得越放肆。

    范宇哲吹牛逼吹得口干舌燥,刚想拧开汽水瓶大喝几口,还没来得及上口,就见周遇臣得意地伸过他心爱的粉色小水壶往汽水瓶上碰了一下,贱兮兮地吆喝:“来来来,干杯走一个。”

    肖或一见他这不正常的表情就秒懂,偏头看了眼祝晚,果然已经面红耳赤,微微抿唇笑而不语,应了他的吆喝也伸手碰了碰那粉色小女孩水杯。

    范宇哲可不干,胆大白了周遇臣好几眼,满脸嫌弃地鄙视:“给我把你手里那辣眼睛玩意儿拿开,干个鬼杯,是是是,知道你有小蘑菇头带的美丽可爱的粉红色小水杯用了行了吗?显摆什么啊聊两句干一次杯的。”

    周遇臣也不脑,依然继续炫耀:“这不只是用同一个水杯的问题,间接接吻知道吗?给你示范一个?”说着便仰头又喝了一口,笑得像个傻逼,“你们一定很羡慕我吧。”

    “……我的小洁癖不容许我羡慕。”

    “找踹。”周遇臣笑骂,抬腿就是一脚,范宇哲轻松扭开,笑得贱兮兮的,“诶嘿嘿,踹不到气死你。”

    有范宇哲在的地方,动静总是小不了,不少女同学早就有意无意往这边瞟,偷看周遇臣偷看帅教官,他这一波动静惹得全班哄笑,大家更是看得光明正大,许漾没忍住,混在人群里也悄悄往后看了两眼,而后迅速回身低下头来,一向淡漠的脸上似乎有了不少暖意,不过仍旧默默无声。

    一人聒噪,一人静默。

    时洛倒是大大方方,大家一笑就知道范宇哲又开始发神经,凑热闹地翻过去看了看,转身回来和祝晚吐槽自己的同桌是个大傻逼。

    祝晚觉得这俩人的相处模式就是互相怼来怼去,抿唇偷笑,摘下周遇臣给自己的大军帽扇风,替自己扇扇又转向时洛那扇扇。

    时洛还在抹防晒,微凉的风虽然弱,但在这烈阳之下依旧舒服得眯起了眼睛感叹:“啊,好凉快。”

    这一幕落到不远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祝晚的周遇臣眼里就相当不痛快了,他还没享受过小姑娘给自己扇风的贴心服务就先让别人赶上了,嫉妒。

    一边感谢祝晚,一边快速将防晒抹好,拧盖子的时候随意地问:“晚晚,你不抹点吗?”

    祝晚还没回答,时洛便一下拉进了两人距离,凑到她脸旁,盯着她脖子看,原本生嫩的脖颈果然被太阳晒得红通通,严重的地方甚至都有些发黑脱皮了,时洛皱了皱眉头,盯紧了那几块地方,有些心疼:“晚晚,这大太阳毒得不行,你这都晒伤了。”

    时洛从小娇生惯养长大,面对这样的状况自然大惊小怪一些,祝晚倒是不在意,拿手指碰了碰她说的地方,“嘶”,确实有点点疼,不过还是笑得开心,一点都不担心。

    “你别碰,手上有细菌的。”

    祝晚不当回事:“没关系的,我在家的时候经常帮爷爷奶奶干活,那时候太阳也很毒,帽子会挡住视线耽误做事,所以我一般连帽子都不戴的,一点点脱皮没事,我每回晒伤泛红,脱完皮之后还能更白,神奇吧。”反倒是她在安慰时洛。

    “那也不行。”时洛见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更心疼了,这得遭过多少罪才能把这些事情都不放心上,手上立马拧开刚刚盖上的防晒:“我给你抹一抹防晒,这还得训上好几个小时呢,一会儿得疼死你,我可见不得你受这种罪啊,你把头倒那边去,我先给你抹这里。”

    祝晚本来觉得没多大事,但见到面前时洛替自己操心的样子,心里莫名一阵感动,这种体贴的小温暖,她长这么大却是很少有过,下意识地听了她的话,乖乖地把头偏到了另一边,白嫩嫩泛着红的脖颈朝向时洛。

    时洛碎碎念,批评她不好好爱护自己,手上动作轻缓体贴地替她抹上防晒,祝晚歪着头,满脸笑意。

    抹完这头换那头,从红扑扑的小脸蛋到白嫩嫩的脖子,不远处坐着扯皮的周遇臣一看,操,来劲了,深吸了口气,立刻起身从后排蹿到前排,吊儿郎当地往祝晚面前一坐,伸手就拿过时洛手里的防晒瓶子,挤了一大滩在手心里,嬉皮笑脸地往祝晚跟前凑:“我来我来,我帮你,我乐于助人。”

    时洛瞪了这个王八蛋好几眼也没用,只得上手把防晒抢回过来。

    动静不算大,但是周围的同学都看得见,默默转身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其实耳朵早就高高地竖了起来,一丁点动静都不会放过。

    祝晚羞得连眼睛都红了。

    范宇哲立刻甩下肖或冲了过来,心里记着刚刚周遇臣嚣张得意的样子就不愿让他得逞,来得晚差点没拦住,笑得满脸贱样拉着周遇臣不放:“哎哎臣哥!干嘛呢!耍流氓啊?使不得使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