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 15 章
    休息时间总是很短暂,欢笑打闹没一会儿,总指挥员一声哨令,全体同学立刻立正站好,又是半小时的站军姿。

    教官穿梭在队列中,时不时拍拍几个驼背的肩膀,示意挺胸收腹,站军姿就得拿出应有的气势。

    大多数人都腰酸背疼,坚持不了太久,往往教官一转身往前走,后排的人立刻偷偷泄气,弓着身子休息片刻。

    陆陆续续有学生坚持不住了,头晕目眩,面色发白,接二连三打了报告之后被允许出列,纷纷坐到路边的树荫下喝水吃降暑药。

    三中军训场地后面就是几栋平时上课的教学楼,学长学姐们历年军训的传统就是下了课便往教室外的走廊上涌,一群群人趴在围栏上欣赏着绿油油的盛况,七嘴八舌打趣,然后再忆苦思甜。

    “今年高一有好看的学弟吗?”

    “必须有啊,周遇臣听过没,那脸真的绝了,据说过两周和咱们年段有篮球赛,到时候一定得去看看!”

    “那你得给哪个段加油啊?”

    “看看再说吧,要是咱们段唐其深也参加了,那两边进球都得吹哈哈哈。”

    “叛徒。”

    “哎哎哎,别老看什么学弟啊,你们班草就站这呢往哪看?”一旁嬉皮笑脸的男生凑过来插科打诨,“倒是看看今年高一有没有可爱的小学妹。”

    “小公主啊,初中我就听过她。”

    “时洛啊?不敢想,听说咱们段唐其深和她有点故事。”

    长直发女生听着不干了,撇撇嘴:“哪有故事,你不知道都是时洛一个劲往上贴的吗?也没见唐其深有什么反应,真丢人。”

    旁边几个人听着有些尴尬,纷纷出来转移话题,让她别再说下去,夸张地指了指天空,“你看看这大太阳,怎么就不给咱学弟学妹们点面子呢,这么烈,好心疼他们哟。”

    “哈哈哈哈,一个个晒得跟个黑煤球似的,你不知道,昨晚我朋友圈都给这些高一的刷屏刷爆了,全都在转发萧敬腾求雨,这看样子也不管用啊。”平头男生搭腔,气氛瞬间又回到刚刚热络的状态。

    “那什么,咱们是不是得例行一下三中优良传统啊,来来来,我喊倒数,你们跟上。”笑得最不要脸的那男生一下蹿到走廊中央,深吸一口气之后大声地喊:“3!2!1!”

    整个楼里的学生听到倒数的口令,秒懂,会心一笑,随后异口同声地冲军训场的学弟学妹们喊:“空调吹得好冷啊!空调吹得好爽啊!”

    下一秒,军训场传来高一新生整齐的怒骂:“操——!”

    叫骂声之后,是他们熟悉的教官训斥声:“谁允许你们乱接话了!全体都有!原地俯卧撑,10个!”

    一瞬间,整个训练场的小绿帽们扑通趴下,老老实实起起伏伏。

    教学楼爆笑一片,这场景喜闻乐见,三中军训传统,属于三中学生的仪式感。

    第二节课下课是个大课间,时间很长,供给没来得及吃早餐的同学补充能量。

    是以三中食堂课间餐点也相当丰盛,炸鸡腿翅膀香肠小面应有尽有,每到这个时候,校园里都相当热闹,尤其去往食堂的路,人满为患。

    不少率先冲往到食堂的学生买完东西之后趁着课间时间长,没有立刻回班级,而是拐了个弯往军训场地走,看别人吃苦受罪总是乐在其中。

    祝晚虽然个子娇小,可耐力却比许多人高马大的人好上不少,哪怕路边坐着休息的同学换了一批又一批,她依旧面不改色咬牙坚持,丝毫没有松懈的念头。

    这种程度的训练,比起她在家里干的农活根本就是小菜一碟,顶多是浑身冒汗,脸颊通红。

    在她身旁的时洛状况就明显要比她差上许多,好几次歪来扭去,趁着教官不注意蹭到祝晚身边靠一靠,随后又触电似的站直身子,生怕被突然转身的教官逮个正着。

    一来二去,整张脸都快拧巴成一团,不过她虽娇气,到底还是喜欢和自己较劲,不轻易放弃,只是精神早就没有刚刚那么好了,耷拉着脑袋,帽子下面扎着的两个小辫子也无精打采,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似的蔫得不行。

    祝晚有些担心,偷偷趁着教官往后走的时候伸手抵住她的后背,想方设法给她一点支撑。

    旁边休息的人又换了一批,几个女生打完报告坐到树荫下立刻生龙活虎谈笑风声,喝喝水看看风景,惬意之余,眼尖的女生一眼就瞥见了不远处正往自己方阵队方向走来的男生。

    那男生身材高大,脸庞俊秀清冷,薄唇微抿面无表情,深邃的黑眸里尽是冷意,哪怕穿着三中最为普通寻常的男生校服,也仍旧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烈阳之下居然也能感受到莫名冷飕飕的凉意。

    一个小女生伸手指了指,悄悄地凑到一旁同伴的耳朵边压低了嗓子嘀咕:“你看看,那个是不是高二的学长,学生会的主席?”

    “唐其深?”被提醒的女同学低呼了一声,立刻把目光投向男生走来的方向:“我去,还真是!”

    哪怕她们讨论的声音再小,还是被前排耳尖的时洛听见了,一改刚才蔫了吧唧的模样,立刻扬起小脸往正前方看。

    是唐其深!

    她的精神头瞬间上来了,心脏扑腾扑腾直跳,紧张地双手攥紧了裤腿缝隙,唐其深越走近,她的视线就越飘忽不定,不敢盯着看,又忍不住想看,完全没了平日里自信满满的小公主模样,心里的小鹿像是要一头撞死般再也安定不下来。

    “洛洛你还好吗?”祝晚有些担心地小声询问。

    “没,没事。”她回答得心不在焉,语气轻飘飘的,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还有,冲到他身边递水的女生……

    就见那姑娘拿着瓶水,在远处看到唐其深就像中了彩票似的,一下子从树的后面冲到他旁边,一把将手中的水瓶塞到他手中,也不管他接不接受,送完了水立刻红着脸撒腿就跑,等候在树后面的小姐妹和她一样兴奋,两人手拉着手尖叫地逃回教学楼方向。

    唐其深眉头皱了皱,脸色更难看了,目光随意扫了扫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时洛死死地盯着那头的动静,表情也相当不乐意,只是无奈于休息的哨令还未响起,只能原地站着,气鼓鼓却什么事也做不了。

    此刻时洛的眼神似乎能将唐其深手中的水瓶射穿,再一抬头看他,恍惚间甚至觉得他好像也在盯着自己瞧,摇了摇脑袋,想是太阳晒多了,有些不清醒。

    所有新生期盼已久的休息哨令适时响起,各个方阵立刻呼声一片,大家纷纷瘫坐在原地喝水聊天,祝晚刚想转身拉着时洛往阴凉的地方躲一躲,把自己带来的清凉油给她太阳穴抹一抹,就看见身边刚刚像蔫菜似的的小姐妹突然跑到自己的背包处,抽了一瓶先前买的饮料就往前面冲。

    唐其深像是知道她的目的一般站停在原地,时洛跑了没两步到了他跟前,嘟着嘴皱着眉头将自己带过来的饮料塞进他手中,气势汹汹,丝毫不在意他此刻的表情是不是越来越冷,而后鼓起勇气抬头望进他眼里,堪堪一秒又怂得别开眼神。

    不过似乎男人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难看,甚至连刚刚皱着的眉头都舒展了不少,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低头又看见他手中那瓶别的女孩子给的水,气不过,赌气地冲他“哼”了一声也立刻跑回方阵队内不再看他。

    时洛知道自己和唐其深都是在学校里出了名的人,这一来一回,周围的同学肯定都偷偷摸摸在注意她的动静,看她笑话,她知道自己一个劲往上贴是很丢人,但这人也丢了不少回了,不差这一次。

    只是眼眶还是有些不争气地红了。

    回来之后就揪着另一瓶饮料捏啊捏,心里狠狠地批评自己没出息,低着头不敢再往唐其深的方向看,害怕看见最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祝晚看了看时洛,她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她,不免有些心疼,又抬头往刚刚那男生方向看了几眼,语气欣喜地拍了拍时洛的肩膀,“洛洛!洛洛!”

    “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你别管我了。”时洛话语间都是丧气。

    “不是不是,那个男生,刚刚你跑过去送水的男生,他把那瓶别的女生送的水给扔垃圾桶了。”

    “??!”时洛立刻抬起头,心脏跳得越发强烈,看到唐其深的那一瞬间,他拧开了刚刚自己送给他的那瓶饮料,目光似乎看向这边,随后仰头喝了好几口。

    转身离开。

    一瞬间,时洛的小丧气一扫而光,脑袋里像是放烟火似的热闹喜庆得不行,满脸泛着窃喜的红光,印象里只剩下唐其深喝水的模样。

    祝晚偷笑地戳了戳她的手臂,时洛难得的不好意思了,不自在地低头随意拧着手里的饮料盖子想要掩饰羞涩,拧了半天才发现,手里这瓶是新的……

    那刚刚塞给唐其深,被他喝下的那瓶……

    “晚晚!唐其深喝的那瓶饮料好像是我喝了一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