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夜袭杀人
    为期两周的解刨课在李白轻松的应对下结束了,不出意外,李白再次拿到一枚丧尸晶核,只不过像之前那样的趁夜打劫的事情再也没发生过。

    解刨课结束以后,龙山的鞭子再次主导了所有训练内容。不仅加大了训练强度,新增了格斗训练,而且带来了一批近百名他们年龄相仿的孩子,空荡的营房再次拥挤起来。

    格斗搏杀课程的开始以及人数的增加,让擂台赛的激烈血腥程度提高了一个新的层次。

    一个月过后,原本操场上的三个圈变为了五个,但是对于之前的那些孩子来说,获得丧尸晶核的机率却大大降低了。

    “很好,忍了你很久了,都说那两个家伙是你杀的,在擂台上不敢下狠手,没有亲眼看见的是事情都是勾皮,我是不会让你这个三连败就这么轻易滚出擂台。”

    从擂台赛开始以后,李白每次都被龙山挑出来,成为第一批守擂着,但是每一次都会被早早的踢出擂台,三场战绩全负,所以得到一个三连败的名号。

    这是第四场,虽然李白在心里诅咒了龙山无数次,但是,李白还是被龙山抓了出来,再次成为第一批守擂着,其他的几个人都是上几次战到最后货真价实的擂主,旁边不远的小女孩就是其中一个。

    比赛刚刚开始,从操场前面就冲进来一个身高一米五六的男孩,李白记得这家伙,在格斗课上它是唯一一个在龙山旁边的战士手中坚持过两招没有趴下的男孩。

    男孩走进圈子以后,立刻做出进攻的姿态。经过格斗课的学习,加上解刨课对于人体弱点的掌握,所有营地里的学员打架已经学会招招致命的手段,虽然不能与真正的战士相提并论,但是一直在吸收丧尸晶核的学员们,身体力量已经相当可怕。

    “来呀,有本事就杀了我。凭什么每次课程结束你都拿到丧尸晶核,这一次把你打趴在地上,打的你趴着的回营房,看你还怎么拿丧尸晶核,看看还有谁相信那两个小家伙是你杀的!”

    李白的位置处于最中间,加上之前的传言以及男孩高声的叫嚣,不仅吸引了龙山的主意,更是引起了其他学员的围观。

    踏步,出拳,男孩侧滑身体,两眼紧盯着李白的腰肋。

    “还怕了你不成!”

    李白看着这家伙的拳头已经接近胸前,根本躲避不及,立刻紧握右拳,撞在一起。

    “哼,等的就是现在!”

    男孩忽然改拳为掌,抓住李白的右拳,他伸出右臂横劈在李白的左腰。

    李白挡不及,左手连同整个身体直接被男孩右臂的巨大冲击横推刀一边,左手和左半边的身体传来巨大的火辣感!

    李白还来不及惊叹这个男孩强大的力量,他又再次冲了过来,这一次伸出左腿踢向李白。

    “看来不是这家伙了。”

    龙山一直都在试探李白,所以每一次擂台赛都将李白第一个掂出来,每一次李白都惨败。再加上现在李白必败的趋势,龙山已经决定放弃对李白的试探。

    果然,正如龙山预判的那样,李白在男孩的猛烈攻击下,很快支撑不住,败下阵来,最后被男孩打败。

    “不过如此,一个垃圾而已。”

    男孩站在手撑地面的李白面前,轻蔑的看着李白,

    “知道为什么你败的这么快么,我已经感受到战点了,明白了么。不服气随时来找我,不过看你的样子,那些丧尸晶核吸收时都全部流失完了吧,废物!”

    李白拖着身体站起来回到,看了眼男孩,转身离开。现在他确实打不过这个男孩。

    “赶紧滚吧,我倒要看看你今晚怎么的来杀我,哈哈!”

    男孩看着李白离开的身影,冲着李白喊了一句,然后站在圈子内,等待着下一个挑战者。

    格斗课上李白已经感受到其他男孩力量的增长,虽然是小幅度的但是确实是增长了,这都是吸收了两个多月丧尸晶核的缘故。

    而李白因为每次吸收丧尸晶核能量都被腹部给强行夺走,李白的身体没有因为丧尸晶核得到任何一点提高!

    “还真是窝火,真想把肚子抛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回到营房,李白再次从床板中扣出绿色膏泥一点点抹在身上,这才躺下休息。

    营地外的战斗还在继续,偶尔还能听到一片欢呼声和惊讶声,应该是某个新出现势力强大的学员,不过这一切都跟李白没有任何关系。

    从怀里暗兜掏出三颗丧尸晶核,一颗解刨课考核给的二级晶核、两颗每周领取的一级晶核。

    “看来擂台赛的晶核是指望不上了。”

    李白拿出一颗一级晶核,将另外两颗放回暗兜里,握紧在手里,闭上眼睛。手心的炙热感再次传来,当李白期盼着能量进入后背的时候,腹部熟悉的吸入感再次传来...

    “还是这样!”

    手中的丧尸晶核再次变为粉末,化作流沙从手中掉落在营房地面上。

    “那女孩也太狠了吧,直接把对手的手脚折断!”

    “这已经算好的了,之前都是咬耳朵,你没发现营地里有几个单只耳?”

    陆陆续续的学员从外面回到营房,三三两两的讨论起擂台赛的情况,李白听到他们谈论最多的还是那个杀死胖子的女孩,便坐起身看着营房门口。

    当所有人差不多都回来的时候,李白终于见到了那名女孩,她和其他四名男孩一起跟着龙山走进了营房。

    女孩依旧冷冰冰的站在那里,身上不再是满身的鲜血。

    营房内立刻安静下来。龙山双手抱在胸前,嘴里依旧叼着卷烟,

    “以后的擂台赛奖励翻倍,同时每周发放一颗一级晶核改为一个月发放一次。”

    龙山说完,从腰侧摸出十五颗拇指大小的丧尸晶核丢在身后,

    “一人三颗。”

    身后五人迅速地抓向地面的晶核,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位。

    龙山瞥了眼李白,将口中的卷烟弹在了李白的床前,

    “在营房内,凡是抢夺丧失晶核的人,一律处死!”

    夜晚的营房再次传来高低起伏的呼吸声,李白躺在木板上,回想起龙山走之前看自己的眼神,双手紧紧的抓着床板,

    “难道他是因为之前的两人再警告我,那这次就换真的钢针试试,就从今天那个嚣张家伙开始!”

    昏暗的营房内,李白扭头看看四周,忽然从木板床上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离开木板床,然后一点点靠近白天那个男孩的床边。营房内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被李白惊醒。

    男孩睡在上铺,刚刚经过十多场格斗搏杀,此时睡的很沉,嘴巴大张,一阵阵的鼾声从他口中传出来。

    李白从怀里掏出三根细长的金属细针,这是他从解刨课上特意留下来的,原本只是为了缓解治疗身上的伤势,现在已经成为李白手中的杀人工具!

    细针被李白捏在手中,直接扎进了男孩的肩井穴,半根细针顺势没入。

    轻微的刺痛感让男孩惊醒,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李白后,立刻大叫起来,却发现自己连张嘴巴的力气都没有了,自己整个上本身已经没有了知觉!

    “噔!”

    男孩想到自己的脚还有知觉,立刻抬脚,想要制造一些声音惊醒身边的小孩。

    就在这时,旁边床上的一个孩子突然翻身,睁眼,看到了李白的动作。

    李白又拿出一根细针扎进男孩的足三里穴当中,男孩的下半身也没有了知觉,直到这时李白才下意识的扭头和他对视了一眼,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是也让那孩子打一个寒战,急忙闭眼转身,继续睡觉,只当什么都没有看见。

    李白再次看到男孩以后,才发现这男孩的两腿间果然湿润一片,并且有一股浓浓的尿骚味!

    男孩与李白对视,此时男孩满眼的恐惧以及后悔求饶。

    “你说过随时等着我,我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当李白从男孩床边离开的时候,自己怀里又增加了五枚丧尸晶核。

    而那个男孩双目泛白,嘴巴大张,早已没了生命特征,死在了一滩尿骚味的床铺当中!

    回到自己木板床上,李白将三根细针塞进鞋底,将五颗丧尸晶核丢进怀里的暗兜。

    就在这时,李白看到了之前看到自己的那名男孩从床板上跳下来,发出咚的声响,朝着门口跑去!

    “糟糕,早知道就该直接杀了他!”

    李白立刻起身,二话不说,一个飞扑将男孩扑倒在地,一眨眼的功夫,左手捂住男孩的嘴巴,右手将掌握男孩后脑勺,快速扭动双臂。

    咔哧!

    李白用在格斗搏杀课上学到的杀人方法,直接杀死了男孩。

    “好难闻,谁还尿床!”

    李白听到营房后面传来轻微的声音,立刻闪回自己的床位,闭眼,静神。

    “好像是王军那里。”

    “声音小点,想挨鞭子了。”

    紧接着,男孩已经死亡的事情才被他周围的孩子确认,呼喊声将几名战士招进营房,营房的大灯立刻亮起,刺眼的光环,让李白用胳膊稍微遮挡了下眼睛。

    “你躺着干什么,赶紧爬起来!”

    进来的战士首先发现了距离门口不远处,趴在地上的男孩,当他训斥之后发现男孩没动静立刻上前,才知道男孩已经被认为扭断脖子,死了!

    “全部给老子爬起来!站在床边。”

    这个时候匆忙赶来的龙山,看到死在门口的男孩,不问缘由直接大吼一声。

    当所有男孩、女孩站好以后,里面那个被李白杀死的男孩王军,才被龙山和最早进来的战士发现。

    一夜死了两个,而且是刚刚说完严惩在营房击杀学员的警告。龙山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狂扇了一个耳光!

    “好,很好。”

    龙山直接将李白抓了起来甩在地上,然后用鞭子狠狠的抽在李白身上,

    “说,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

    “不是?你是对王军白天得羞辱怀恨在心,所以趁夜杀了他,结果被隔壁的人看到,又再次将他杀了,是不是!”

    龙山每说一句,手上的鞭子就挥动一次落在李白的身上。

    李白发现自己说任何话已经是无用,干脆不再讲话,咬牙忍着每一鞭带来的疼痛。

    龙山在抽动了数十鞭后,脑子的那股不爽才被理智所取代。

    分别检查了两个男孩的尸体,门口的那个男孩是被扭断脖子而死,这个手法,营房里的每个人都会。

    另一个,死在床板上的王军与之前那两名男孩死因一样,龙山没有发现,并未将男孩全身仔细看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孔洞。

    “把这两个人送到防空洞。”

    身后的一名战士扛着两具尸体离开了营房。

    龙山俯身在李白身上那个搜了个遍,最后酱那五颗丧尸晶核搜了出来,并为发现了她床板缝隙当中的那些绿色膏泥。

    龙山稍微估算了下,两个月时间就算没有擂台赛,差不多也有八颗晶核,再加上龙山知道的李白两次课程考核获得的两颗晶核,对于李白身上有如此多的晶核,他也就不在意了。

    “把他扔到小黑屋去,禁闭三天。”

    李白就这样被一名战士拖着拉出了营房。

    龙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李白关禁闭,不过他确实是这么做了。

    接着龙山在男孩床铺附近的几个人那里狠狠鞭刑了一遍,依旧没有什么查到什么,最后只好放弃。

    最后,龙山只得新增了一项命令,在营房内任何一个死亡的学员,周围几人前部施行连坐制度,全部处死,想要借此遏制死亡事件蔓延。

    营房内的灯再度熄灭,除了那几名被鞭刑的男孩在床板上咬牙之外,其他男孩心里都有一个疑问,到底是谁杀了两人!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李白被蒙着眼带到这里后,张开眼什么也看得不到,沿着一侧墙壁将整个房间摸了遍,才确定这个黑屋只有八平方大小。

    背后以及大腿上的鞭痕还在隐隐作痛,李白用手摸出藏在鞋底的细针,一手摸着身体确定大致范围,一手在身上扎针,缓解疼痛。

    身上扎了三针后,疼痛感才有所减轻,李白回响起刚刚自己杀死两人的行为,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狠,如果是那个小女孩来做的话,一定不会给第二个看到自己的男孩活命的机会!

    李白摸出一颗丧尸晶核,握在手心,再次吸收起来,对李白来说,造成他目前困境的源头,依旧是吸收晶核能量无法进入长强战点,而是被腹部给强行吸收。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吞噬吸收,看看你能吸到什么时候。”

    当黑屋再次打开的时候,李白身边多了一小堆白色碎沙,刺眼的光芒让李白用双臂遮挡住眼睛,然后被一双巨大结实的手掌拉着手臂带出了黑屋。

    三天时间将五颗丧尸晶核疯狂的吸收完,李白第一次感受到腹部有一丝热热的暖流,虽然暖流持续的时间不长时间,但总算让李白停止了抛开肚子一探究竟的想法。

    “明天就是发放丧尸晶核的日子,如果不是那个什么九连坐,现在也不用混到这个地步。”

    在营地第三年,格斗课考核中,李白勉强维持在六十多名,这也是他拼尽全力,以伤换伤的结果,之后一个月靠着三根银针,勉强跟得上营地训练。

    第四年,李白每场擂台赛每能战胜过一人,其他少年已经开始感受到脊背长强战点发热膨胀,这是即将点燃战点的前兆。而李白吸收的晶核能量从来没有流入进战点半分。

    这一年李白成为营地人尽皆知的废物,因为不管是谁都可以利用格斗术轻松的将李白击败。

    而那个少女始终占据着营地的第二名,是人见人惧的冰女,李白也终于在一次其他人的交谈中知道了她的名字:张婉。

    至于第一名的少年,在第四年结束已经点燃了战点,成为这一批第一个点燃战点的学员,为此龙山奖励了他一枚三级丧尸晶核。

    第五年,李白已经十岁,从六岁那年第二次杀人之后,因为龙山的九连坐让李白两次行动都胎死腹中,导致的结果就是李白只能靠着每月发放一次的丧尸晶核维持着。

    第六年,格斗搏杀考核中,李白险些双腿被废,为了不成为最后一名而被龙山枪杀,李白冒险在龙山注视下使用了细针,那个将他双腿踢碎的少年,在最后一刻靠近李白时,被李白袭击得手。

    李白就在所有人的不屑当中,一拳一拳将少年的双手双脚骨头捶碎。如果不是龙山出面阻拦,李白就要将少年的双耳全部咬下来。这一年李白一直靠着细针,稳稳的占据着营地排名的倒数第二。

    李白的名号又增加了一个:万年老二

    “哈哈,终于点燃战点了,我也是战兵了!”

    深夜,营房被一声突然的惊呼震醒,随即两名战士跟着龙山走了进来,龙山直接拉着那名少年,脱出营房。

    几个呼吸后,从操场上传来鞭子抽打的声音在营房内回荡,尽管现在的少年已经身强力健,但是听到鞭子声,每个人依旧会不由得眼皮抖动。

    咚!

    少年被龙山掂着走进营房,然后甩在地上,双手捏着黑色带血的鞭子,狠狠地看着每一个人,

    “点燃战点又怎么样,在老子眼里依旧个废物,用了六年时间才点燃第一个战点,就是一头猪,每天喂着丧尸晶核,现在也成真战兵了!”

    龙山将缠好的鞭子挂在背后,从腰侧拿出一颗拇指大小的丧尸晶核,扔到地面上少年得前方,

    “这是你的奖励,领完滚回去睡觉!”

    少年后背衣服已经碎裂,后背一片血肉模糊,尽管如此,他还是立刻撑起身体,两只手抓着地面,爬到那颗丧尸晶核面前,一把抓住,然后爬回自己的床位。

    在少年经过的地方,有一条长长的血痕。

    当营房的灯再次为熄灭以后,所有少年都知道,擂台赛又一个名额固定了,那就是这个点燃战点的少年。

    第二天,早上训练结束后,龙山开着一辆黑色的卡车直奔操场,第五名战士从卡车后备箱搬下来几个沉重的黑色长方体木箱,整齐的摆在所有少年的面前。

    龙山叼着卷烟,走到箱子面前,将这些箱子一一掀开盖子,里面居然摆放着各种枪械!

    “这是你们成为战兵前的最后一课!”

    紧接着,龙山猛吸了一口卷烟,伸手拿出两支造型几乎一模一样的粗大手枪,高高举起向操场上的这群少年展示。

    站在最前面的少年自然看得清楚,两把手枪粗略看去是一样的,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些不同:一把从枪管到握把都是棱角分明的纯面金属,应该是纯萃的军工制成品,另一把同样造型的手枪上,却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纹印,让这把粗旷的手枪多么一丝美感。

    “这把是著名的新沙鹰系列,由旧版沙鹰改造而来,各个前线军团战兵的标配,以威力巨大而出名。”龙山说完,直接对着操场三十米外的岩壁扣动了那把菱角分明的沙鹰手枪。

    巨大的轰鸣瞬时传遍整个操场,让所有少年不由自主的唔上耳朵,尽管如此,脑袋依旧嗡嗡作响。而操场边缘坚硬的岩壁上多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坑洞,地面上到处都是崩碎的石块。

    李白和所有少年一样都瞪大了眼睛!岩壁都能打成这样,要是轰在人身上,恐怕这一枪就直接将人轰开两半。

    “觉得威力很强是么?看看这个再说!”

    龙山咧咧嘴角,再次猛吸了口烟,另一把被龙山慢慢举起,对准岩壁。

    当龙山扣动扳机的时候,枪身上的纹印突然亮起,紧接着从枪口喷出一团红光,射在岩壁上,犹如炸雷一般的轰鸣声在岩壁上传出来。一层层翻滚的气浪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碎石飞散出来,落在操场上这群少年的身上,少年们立刻用手挡住头部。

    当声音结束以后,李白寻找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不远处岩壁上那个一人多高的深坑,久久不能平息!

    龙山看着少年们痴呆的标枪很是满意,将口中的卷烟吐掉之后,拿着那把刻有纹印的沙鹰手枪,在少年面前晃了晃,

    “这就是以战力驱动的枪械,我手里的这把低级战力枪,论威力已经接近普通的火药手雷。人类正是因为研制出战力枪,才一次以一次的击退丧尸潮的侵袭,保住仅存的土地与资源!”

    接下来,龙山大略说明了战力枪的原理。战力枪虽然和传统火药枪械外形设计相似,但是原理却完全不同。

    战力枪的弹夹里不再是火药子弹,而是一个战力收缩装置,手握战力枪只需要点燃战点,注入战力,收缩装置就会自动为产生一颗能量子弹,然后直接开枪射击就可以了。

    由于战力枪制作工艺难度大,想要得到这样一把低级的战力枪,对于一个普通的战兵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加上战力枪对战力的消耗大,普通的一级战兵连凝聚一颗能量弹的战力都没有,所以战力枪只有等级高的战兵才可以使用。

    龙山抚摸着这把沙鹰战力枪,就好像抚摸着绝世神功一般,这把战力枪是他花了将近三年的战功换来的。

    这一节课,所有的少年都睁大了眼睛,除了那把沙鹰战力枪以外,龙山接下来拿出的都是军队标配的火药武器,从手枪到冲锋枪再到狙击枪。对于这些崇尚武力的青少年来说,枪械的到来犹如沙漠中突降的雨水。

    也就是从这一周起,训练科目中又增加了和枪械相关的课程,枪械拆解与维修,还有射击。

    李白虽然第一次接触枪械,但是由于双手长时间解刨尸体练就的灵敏,让他对付起枪械来一样易如反掌。

    一天天的磨练中,手中的沙鹰已经如同身体的延伸一般,让李白随心所欲的射击,百发百中,也正是因为如此让李白再课程考核中又多拿到了一枚丧尸晶核。

    不知何时,李白已经感觉床板变小了,身上的衣服也变的有些束手束脚,身体变的更加健硕,唯一不变的依旧是李白在擂台赛的万年老二,以及腹部一如既往如强盗一般的掠夺吸入的晶核能量。

    一场大雨过后,李白十二岁。

    


    


    ps:书友们,我是墨虚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