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诡异的蛤蟆声
    ,精彩小说免费!

    猴子这时候也磨蹭着走到我身边,脸上的表情也是目瞪口呆,扶着我一动不动,我看了她一眼,就说道:“猴子,这他妈不是做梦吧。”猴子立刻就笑了起来,嘴里说道:“我操,要不是看到这些东西,老子都忘了自己是来盗墓的了,别愣着了,扛着我咱俩赶紧过去,这些东西够咱几个忙的。”我抬头一看,冯伟他们三个已经冲了上去,直奔那些宝贝。到了这个时候,盗墓贼对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有抵抗力,但我却隐隐的感到不安。就这时候。我突然想起黑子给我讲过的故事,立刻就看了看四周,却发觉这里和他说的主墓室场景是一模一样的。按这么说,那么东边应该有个棺材,我立刻把手电筒照过去,却看见在东边,的确有个黑色的棺椁放置在那里。我心说糟了,黑子说的故事居然是真的,这小子虽然身份已经不对劲了,但说的话却还是有些可信度。那么,这个地方怕是危险之极,根本不是个发财的地方,反而可能是丧命之地!想到这里,我就赶紧看向其他人,但这时候,冯伟他们已经扑进了那一堆金银财宝里面去了,已经蹲在地上,不住地往包里装着金银财宝。而一边的猴子叫了我几声,我没有回声,也就不再管我,猴子一蹦一蹦地往那堆东西赶去。我看了一眼猴子,说道:“不跟你扯淡,出去了我跟你好好说,这事你听了你也傻眼,现在咱俩别管那些东西,赶集从这里走,这前面应该有个盗洞,咱俩幸运的话还能出去。”猴子愣了愣,看了一眼那些金银财宝,一把甩开我的手,吼道:“去你妈的,老子早就知道你肯定是事情瞒着,但现在我都不管了,我拼死拼活走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些钱,你他妈要走就走。”说完就一跳一跳的往西边蹦去。我心说这猴子说到底还是盗墓贼,要让他在这时候止住,怕是比让狗不吃屎还难。就这时候,我突然就听到了那蛤蟆的叫声,就是从那棺材里面传出来的,和黑子说的一模一样,也在我意料之中,但是黑子就说到这里,后面发生了什么他一个屁都没讲,那棺材里到底出来了什么?我一点头脑都没有。只听秀才说道:“他妈的,这里还有个粽子。”冯伟说道:“事到如今也顾不得别的了,咱们几个掏出抢来,等那粽子一出来就给他几枪,看他这身皮囊能不能抗住这枪子。”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把土枪,秀才拦了一下,说道:“别着急,这个怕不是粽子。”“什么意思?棺材里面的不是粽子还能是包子?”冯伟笑了一声。秀才看了他一样,说道:“这粽子就算是再厉害也要讲道理,咱们几个在这里一动没动,连棺材外面这层皮都没开,什么粽子能够凭空起尸,要我说这里面的东西怕是什么机关,一遇到动静就启动。”这种棺椁是两层的,外面是一层皮叫做套馆,而里面才是正经的装尸棺材,而套馆这层皮一般都结实得很,可以很好的保护里面的棺材。我心说也是,就问道:“先生,这种机关是什么玩意?”“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什么样的机关我也听说过,但这种能出声的确不多见,要我说咱们几个也别管他,拿完东西就走,就当看不见,这棺材在那里叫就叫吧。”秀才说完又弯下腰去往包里装去。小张丝毫不在意这些事情,笑着说了句:“现在就算是出来一群小鬼,我也能端了他们。”他们也就不再管那蛤蟆声了,继续手头的事情,我心说这帮盗墓贼真是一个脾气,但按黑子说的,这棺椁肯定不会这么消停,很快肯定要出什么大动静,也就不敢不去管它,但也是跑去装几样东西。过去一看,这些陪葬品也是鱼龙混杂,一眼看过去也不知道哪些珍贵,但是按照老规矩:铜不如银,银不如金,金不如带字的,带字的不如带话的。我看了看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些金银,也就赶紧打开包往里头塞着,但我却有了一个疑虑,如果说当时黑子他们走到了这里,也就应该在这里和我们一样,死命地装东西,但是如果装完了也该就此撤退了,毕竟盗墓讲究见好就收,不应该会继续前进,但是他们不仅没有撤退,而且从这里打个盗洞下去了,也就说他们下去之前应该就知道下面还有一层,而且他们肯定还有特别的目的,否则不可能会继续下去,这帮老家伙可是鸡贼的狠。但这时候不得不说我这心里特别开心,虽然忧心忡忡的,但是见到了宝贝,还是充满了兴奋,就这时候我就听见一个人的声音在后面吼了过来:“快跑!那帮猴子下来了!”我回头看去,只见老兵从屁股后面盗洞已经跑了出来,身上异常的狼狈,但是死命地向我们这里跑着。紧接着就听见在盗洞里传来一阵一阵攀爬的声音,声音很杂,显然是那些猴子的。这时候我脑子里异常的冷静,赶紧带着猴子往墓室的北边跑去,我很清楚出了这个墓室就不会再有其他的机关,而且黑子他们下来的盗洞也不会太远,这时候猴子也知道这利害之处,也什么话不说。只见秀才和冯伟比我们跑的还快,死命地像北边的青铜门跑去,这时候青铜门还是封闭的,按照黑子所说的那样,这扇门应该是所谓的自动门,但这时候我什么不敢确定。我们跑到了很接近棺材的地方,猴子冲我说道:“你听到了吗,没声了。”我一听也是,那蛤蟆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就说道:“别管这些,赶紧跑,出去我在他妈给你讲。”“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事瞒着,但刚才我也是急了,你知道我脾气。”我没回话,我心说这小子狗一样的性子,当年进局子也是因为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