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巨虫!
    ,精彩小说免费!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按照猴子选择的方向,我们三个直奔东边的墓门,经过墙上壁画的时候,我忽然有些愣神,心想这壁画上,故事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疑问还缠在我的心头。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开始回忆起了在陕西黑狗墓那边,当时在陷坑里看到的壁画。不过,一想起那时候的事情,许多回忆都冲进了脑中。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身边的猴子突然停下了脚步,只说了句:“等一下子,好像……有点动静。”我一愣神,停在原地,同时听见了猴子所说的动静,就是在头顶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地响起,这仿佛……是些虫子爬动的声音。我脑子里立刻想起刚才的回忆,那无数的虫子带来的恐惧,还没有彻底缓过来的冲击又回到了大脑中。我有些颤抖的抬头看向上面,只见在漆黑的墓顶上,好像有些看不清模样的东西正在不断蠕动。猴子把手上的火折子举高了一些,想要照亮一点,但还是看得不清晰,如此高的墓顶,想要照亮并不容易。我有些隐隐约约的恐惧,不过这时候,身边大熊的声音忽然有些颤抖,指着巨树的树干,说道:“你们说……头顶上的是不是就这玩意啊?”“啥?”我立刻看去,只见巨树之上的树干上,居然有些正在移动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几只巨虫,正是之前在水里看到的,银白色壳子底下隐藏着的巨虫。而现在,暴露在我们眼前的,就是这种类似知了幼虫的放大版。足有几十厘米之长的虫子,十分肥大,但是其肢体却十分敏捷。或许这么巨大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虫子,更像是一只猛兽。这个时候,这些虫子正在顺着树干缓缓的爬下来,头顶上的窸窣声应该就是这东西引起的,一想到之前这虫子在水里的攻击性,我就牢牢记住了这虫子的可怕之处。“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跑啊!”身后声音忽然传来,我扭头一看,那两个家伙早已经跑出去了,跑出了很远的距离,完全把我给忘掉了。到这时候,猴子才想起我来,但也只是回头冲我喊了一嗓子。他妈的!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难道忘了之前在水里的患难与共?我心里大骂着,赶紧跟了上去,但是已经有一块距离了,这两个家伙像野马一样,窜进墓门里面,借着他们手上火折子的光芒,就可以看见墓门里面是条甬道,异常安全的样子。我打算赶紧跟上去,却突然发现,正前方的墓门之上,居然有只巨虫从墓墙上爬了下来。这家伙顺着墓墙,居然想要堵住我的去路。而且这只虫子比起刚才看到的几只,更加的不同,其体型大了许多,足足有半米之长,其样貌也变了许多,更加的狰狞起来,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尖牙暴露在嘴外面,泛着明亮的光芒,十分恐怖骇人。我大吃了一惊,赶紧停下了脚步,这样走下去,很快就会跑到这虫子的正下方,到时候这东西恐怕会给我来一招从天而降的扑法。但是,一停下脚步,就看见这只巨虫的眼神一闪,居然发觉到了我的动向,打算直接从上面蹦下来,扑到我身上。我估计了一下我和它之间的距离,已经十分近了,这样跳下来,或许真的可以攻击到我。我不敢赌,赶紧回头就跑,只见还有许多虫子,都已经快要爬到树下了。这些虫子没有了银白色外壳,好像失去了滑行的能力,于是下落的速度慢了许多。这对于我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否则这时候,我面对的早已经不是紧迫的恐惧感,而是实打实的生死威胁。我扫了一眼四周,各个方位都有巨虫顺着墙壁爬下来,打算在这个墓室里,把我给彻底地围起来。如果再这样磨蹭下去,我肯定要完蛋,我看了看远处的猴子两人,这两个家伙早已经头也不回的跑远了,身影在甬道里越来越模糊。我心中大骂,但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直奔西边的墓门而去,只有那边还有一点逃生的希望。而这时候,身后的巨虫已经跳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我只感觉一阵腥风袭来,即便不用回头看,也能猜到身后是什么情况。那巨虫肯定是向我冲来了,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速度如何,但现在只能希望它追不上我。想到这里,我就用尽全力的跑去,全身肌肉的酸痛还没有缓解过来,现在再次陷入了这种紧迫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我不由得看了看头顶,心说这什么鬼地方,居然在上面还藏着这么多虫子。难道这些虫子是在这上面生存不成?这时候,我快要跑到西边的墓门前了,心中一喜,就勉强的回头看了一眼,却发觉那只巨虫居然没有追过来,却直奔猴子他们两个而去,从东边的墓门钻了过去,窜到甬道里了,现在已经不见了其踪影。不过,应该是追不上那两个家伙了,猴子他们早已经跑远了。我心中一喜,这最恐怖的家伙没有盯上我,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过,还有许多巨虫都已经爬了下来,虽然体型没有刚才那只虫子夸张,但是外表都十分瘆人恐怖。我只是扫了一眼,就发觉这些虫子的数量绝对不少,这墓顶上面的虫子恐怕是个惊人的数量,搞不好真的是这些虫子的巢穴。但这一切就有些奇怪了,这种虫子的巢穴如果在这里,那么为什么在地下空间里会出现那么多巨虫。即便是从这里爬下去的,但又怎么解释其身上的银白色壳子?那银白色壳子很奇怪,我到现在没有再次见到过,难道是这虫子身上长出来的?我晃了晃脑袋,这巨虫带来的疑问实在太多,完全摸不透。这时候,我脚下的速度还没有停下来,一口气冲进墓门里,虽然还没有看清楚里面是什么状况,但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啊!”突然一声惨叫传来。我只感觉自己撞在一个东西上,十分柔软,与此同时,一阵软香袭来,钻入我的鼻孔,这……好像是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