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壁画里的棺椁
    ,精彩小说免费!

    [北♂÷星?小-→ ],而这里却并不是这样,在之前遇到的暗箭、巨石,以及这里的烛台,都是花费极高的机关,是没必要出现在祭祀点的一些布置,很不符合祭祀点这个逻辑。我带着这个疑惑,立刻看向下一幅壁画。只见这幅壁画上面完全是一片漆黑,只有一个人站在最中间的位置,手持黑球,面对着眼前的黑暗。我看到这画上的色彩大部分都是黑色,不由得一愣,仔细看去,却发觉这壁画中的黑暗是特意刻画的,没有丝毫被破坏的痕迹。不出所料的话,这应该就是祭祀的场景了,中间的这个人好像就是之前劝说君主的那个人。只见其手上拿着黑球,仿佛念念有词,好像在进行着什么仪式。这面前的黑暗肯定不是什么都没有,绝对是代表着什么,或者是邪恶的力量,亦或者恶鬼之魂魄,都有可能,但是现在还没有办法来推测。我心想,画里的这个地方一定存在着大量的信息,我们如果能找到这个地方,肯定能解开更多的谜题,就能知道这个祭祀到底是什么目的。而且,我也很好奇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祭祀,居然能够说服一个君主,甚至能做到如此大的规模。不说别的,光是在红巢谷建造一个祭祀点,其难度就可想而知,要花费的人力物力都不是小数,这个祭祀肯定有极重要的意义。而接下来的壁画位置就离我很远了,已经是站在原地看不到的地方了,而且那边已经没有可以移动过去的柱子。我看了一眼,就明白如果想要看到下一幅壁画,就必须暴露在外面,但如果这样做,一定会被上面的凌虫发现,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惹祸上身。但是,现在我的心思已经完全被这些壁画勾住了,这里隐藏着巨大的秘密,而我正在不断地梳理,依靠着这些壁画来一点点的推理。所以这时候让我忽然停下来,恐怕是无法做到的了,但前面的壁画还暂时无法看到,现在肯定是不能过去的,上面的凌虫还在虎视眈眈的寻找着我们,我甚至可以听到那嗤嗤的声音,带来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我忽然发觉脚下的墓葬品出奇的多,在这根柱子后面堆积的数量比其他地方多得多。我突然看到有一个金色的楼台雕像,刚好在我的面前,这雕像足有十几厘米,其构造十分精致,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纯金的,但只是这种古货,恐怕就十分值钱了。能制造出这种程度的工艺品,必然是极高的制造水平了,但我还是无法确定这些东西是什么朝代的,甚至也无法确定这壁画上的故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其上面也没有任何注释,除了画面没有任何文字。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李欣雅,回头看了看那家伙的位置,而这丫头却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我一愣神,四处一扫,却完全找不到她的身影。什么情况?难不成这丫头跑出去了?但是这地方依旧是没有出口啊,这家伙到哪里去了呢?我探出头一看,忽然发现这丫头居然趴在地上,缓慢的靠近着对面的柱子,由于烛台下面还是比较昏暗的环境,上面的凌虫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发现她。我有些愣神,这女子是打算做什么?只见李欣雅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墓室的另一边,立刻爬到柱子后面去了,我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正有些疑惑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巨响,只见对面的墓墙开始发出剧烈的齿轮声音,仿佛有什么机关被启动了。我心中一震,但十分清楚这一定是李欣雅的作为。只见上面的黑色凌虫立刻摆头过去,发出了更强烈的嗤嗤声,其他毒虫同样是一样的反应,把注意力都放到那边去了,可是李欣雅还没有离开那个地方。我心中一紧,这下李欣雅该如何逃出来?紧接着,只见这女子忽然钻了出来,身体靠着墓墙,隐藏在阴影之中,十分隐蔽的离开了众矢之的,几步的功夫就跑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去了。我有些吃惊,没想到丫头如此的厉害,这样的动作完全没有被发现。只见上面的凌虫已经俯冲了下来,直奔那边的墓墙而去,但我还是无法看清到底是触发了什么机关。只见两边墙上的毒虫都迅速的奔去,速度极快,甚至有几只从我所在的柱子边爬了过去,却完全没有发现我。我心里合计了一下,应该是李欣雅发现了一个机关,就自己溜过去将其启动,没想到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居然吸引了这些虫子的注意。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是离开这里的契机。而这时,黑色凌虫的嗤嗤声越发远了起来,声音已经不在这个墓室里面了,我脑子一转,心说这李欣雅打开的难道是一条暗道?而且,现在这些虫子已经被吸引走了,那我就可以……我立刻看向远处的壁画,咬了咬牙,赶紧跑了过去,站在原地研究起来。只见眼前这幅壁画十分巨大,其上面只有一个场景,在地上有一口巨大的棺椁,中间的棺材里躺着的是一个身穿华丽的男子。仔细一看,这男子和之前的君主居然是一个模样,想来应该是一个人,而且在这个场景里,还有无数的瓦罐,整齐摆置在棺椁的四周。看到这瓦罐的样子,我突然反应了过来,这瓦罐和之前在地下空间里见到的瓦罐一模一样,依稀记得这里面装着黑色凌虫。我心里暗暗吃惊,难不成这棺椁附近的墓葬品都是这种黑色凌虫?继续仔细看去,只见在这个场景里,还可以看见在棺椁的附近,有几个面部是鬼脸模样的人,手上拿着许多东西正在给棺材里的君主拭擦着。可以清晰看到的是,这君主虽然是躺在棺椁里面,但这人还没有死去,眼睛十分有神,不过其肚子已经被剖开了,但没有丝毫的血液流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