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原来如此
    ,精彩小说免费!

    [北♂÷星?小-→ ],我大吃一惊,这躺在棺椁里面不应该就是下葬的意思么?而人居然还活着,难不成,这人是要在这棺材里面被活活杀死?这场景忽然很像……活祭?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像君主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用来祭祀呢?我脑子越发的糊涂,这时猛地一转,忽然发现了一个事情,这里的君主和之前在巨树墓室里见到的君主是一个人。那么也就是说,这所有壁画的君主都是一个人,这之间定然有十分密切的关联。我合计了一下,却发觉如果把这些事情都串联起来,其实是有逻辑可言的。刚开始,君主对红巢谷进行扫荡,但过程并不顺利。而这时,有一个特殊身份的人找到了他,对他表示可以在红巢谷里进行一次祭祀,并且会带给他极大的好处,或许是死后复生,亦或者死后飞升,这些都是很难拒绝的诱惑。对于相信鬼神的古人来说,祭祀绝对是神圣并神秘的事情,并且他们也相信祭祀可以带来神的奖励。那么,这个特殊人物的身份有可能是风水师,并且有极高的名望,只有这样才能让一个君主信服。于是,君主听信了风水师的建议,在这红巢谷停止了扫荡的命令,开始准备祭祀之事。其过程就不必多言了,在之前的壁画上都可以看到其内容。而祭祀的最后,有可能就是君主接受祭祀最后的仪式,在棺材里面接受神的奖励,而这个过程却是血腥又荒唐的。虽然这是我推测的,但是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遍,却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事情的真相。但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么结果就很明确了,君主一定是死掉了的,在这个祭祀的地方流血而死,完全被一个风水师给蒙蔽了。于是,这个地方就不仅仅只是个祭祀点,同时变成了君主的墓穴。因为,如果君主在这环境下死去了,那么风水师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败,定然会编出很多的谎言,比如什么君主飞升上天,或者君主化龙入云之类的。当这些谎言从他嘴里说出来,人们很容易就信服。那么君主的遗体肯定就不能移动了,为了圆这个谎,风水师一定会将尸体留在这里,并把此地转变成坟墓,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赞叹自己的推理能力,这个过程在我脑海里就像是电影一样,十分逼真,虽然十分荒唐,但在古代,却并不是没有可能。原来如此,那么这一切都可以说明白了,这个地方其实是个背景很复杂的地方,并不只是一个祭祀点,同样也是个古墓。是两种不同的风水布置掺和在一起,组成了这个地方。于是,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关于祭祀的布置,还包含着关于墓葬风水的设置。于是,此地就变得异常复杂,不仅有阴险的机关,还有诡异的祭祀产物,这就是为什么这里如此凶险的原因。那么,如此想来,其实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真正找到墓主人和主墓室,这里都只是祭祀的地点,所以在这里,就有很多事物并不符合墓葬的风水讲究。我不由得深呼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地方是如此复杂的地方。眼前的这几幅壁画,虽然并不全面,甚至有些地方都模糊了,但是却隐藏着如此难以想象的真相,包含着一个如此荒唐的事实。我不由得想到了这位君主,其下场就十分可怜了,被一个风水师给骗了之后,死在了这里,还被人们以为是飞升上天的好事情,这就十分的滑稽可笑了。我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许多的疑问都已经得到了答案。但是还有许多的细节无法解释,比如我兜里的浮雕长条,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被李欣雅如此的重视。而且这东西藏在这样一个紧要的地方,其意义定然非凡,如果说这里是祭祀的地方,那么这东西应该也是祭祀的一部分。而且,李欣雅对它的形容十分模糊,说什么会打破平衡之类的话。虽然不知道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但是感觉上,这东西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毕竟就算是张三爷这么厉害的人物,都想要这个东西。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口气,这里还有许多无法解答的谜团,想要得到全部的答案,并不只是几幅壁画就可以解决的。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回头看向李欣雅的位置,只见这丫头已经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藏在柱子后面,偷偷观察着情况。而对面的机关已经不再发出声音,从我这里已经可以看到那柱子的后面,正是一个暗道,其墓墙上出现了一个口子,里面黑咕隆咚的,但这些毒虫都已经全部涌了进去。忽然,李欣雅站在柱子后面,探出头来,对我喊道:“小笨狗!快过来!”我扭头一看,这家伙对我挥挥手,表情有些严肃。我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威胁,毕竟最可怕的凌虫已经飞了出去,就没有可害怕的了。于是我不再犹豫,赶紧冲了过去,经过棺材的时候,我发觉这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动静了,已经安定了下来,但不知道那黑球和尸体的下场是什么样子的。我迅速跑到李欣雅的旁边,只见这家伙十分兴奋,语气很亢奋的对我说道:“你不知道刚才有多好玩,我忽然看到这对面墙上有块墓砖泛着白色,和周围完全不一样,我就感觉有点问题。然后我就摸了过去,结果真的是个机关,一按下去就启动了!”我下意识地看了看那边的暗道,心想这丫头还真是奇人。李欣雅笑了起来,继续说道:“你看,这地方果然是有能出去的地方,我说过天无绝人之路的,你这家伙就是杞人忧天。”“别这样说呀姑奶奶,咱俩这算是幸运,否则还真不好说会怎么样的。”我赶紧打住这个话题,看着眼前的暗道,心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