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奈
    ,精彩小说免费!

    我一想到这里,就不由得愣住了很长一会儿,才抬头看向老兵,只见这家伙一直在盯着我,似乎是发觉到了什么。我赶紧说道:“这话的也是,不过那几个黄衣服的家伙还真是不好说,当时你与他们遭遇到之后,咱们不是又在墓里磨蹭了很长的时间。如果他们的领头受了伤的话,应该是直接逃出来了才对。”老兵听到这话,就摇摇头,说:“这就不知道了,我又不是他们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进去的。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谁也说不准,毕竟他们几个人是咱们在这墓里面唯一见到的其他团伙,他们的嫌疑是最大的。”说着,老兵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应该是看向其他人,然后立刻转过头来,就继续说道:“而且,我估计咱们队伍里是有人认识他们的。”“啥?”听到这话,我立刻有些吃惊,就马上说道。“小声点!”老兵立刻摆摆手,让我把声音压下来,继续说道:“这只是我估计,但是看当时的状况,再加上我的判断,应该是**不离十的。但至于这个人是谁,我还是不太确定。”“该不会是刑立吧,这家伙在墓里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说有机会的话,应该就是他了。”我立刻说道,与其让老兵猜到李欣雅的头上,还不如赶紧引导到其他人身上,这才是最好的办法。老兵看着我就笑了起来,说:“这话有些过分了,还不确定的事情就不要瞎说,不过,如果猴子是被他们几个带走的,那么猴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啊?”我不由得一愣,说道:“不会吧,猴子和他们又没有来往,不至于痛下狠手吧。”老兵摇摇头,就说:“这你就想的太简单了,我给他们领头一刀,就已经是结下梁子了,再加上这道上的规矩,猴子怕是很难留下活口。”听到这话,我立刻问道:“什么规矩?”老兵看了我一眼,说:“墓里不留财,墓外不留命。”“啥?这什么意思?”我一听到这话,立刻就愣住了,这话倒是有些耳熟,但是现在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老兵就苦笑了起来,说道:“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在墓里面不留财宝。在墓外面,就不留下其他盗墓贼的活口,只要不是自己团队的,一般都是直接处理掉,省得麻烦。”“这……这实在是太残忍了吧?”我说着,就有些不敢相信。老兵苦笑着摇摇头,嘴上叹口气,就说:“这就是这道上的规矩,既然是盗墓贼,就要有互相残杀夺财枪墓的准备。”我有些吃惊,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抛去马玉和李欣雅的关系来说,那猴子的确是要完蛋了。毕竟他和黑子也不怎么认识,和我虽然熟悉,但马玉他们不一定会吃这套,毕竟都把我放过了,关于猴子,恐怕就没有这善心了。但这就太残忍了,猴子这家伙在墓里活了下来,没死在机关手下,也没死在虫子嘴下,却被几个盗墓贼给弄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而这时候,老兵忽然站了起来,说道:“这都是猜测,你也不用多想,可能猴子这家伙是自己出来了,这也不好说。我去睡一会儿,你既然睡不着,就在这里盯着,别让东西过来了。”我点点头就没有说话,老兵拿着酒壶,就自己走过去休息了。但老兵之前所说的这些话,虽然有些直接,但无一不是事实。这一切都是残忍而现实的,却必须要开始考虑了,对于我个人来说,关于猴子,以及马玉,都是我放不下的事情。甚至还有那黑子,还在遥远的江西,这些事情缠绕在我的脑中,忽然就些犯愁,但并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我不由得叹口气,来这里盗个墓,本来只是奔着活命来的,只要能从这里出来,就算是完成使命。但现在看来,却又遇到了很多秘密和难题,哪一件都让我无法放下,只能继续前进了。这就像是眼前的万丈深渊,我能看到,也很明白其深度是我无法承受的,但我并不能停下,无数的羁绊让我只能向前走去,说是勇敢也罢,说是逞强也可以,但都是我无法选择的事情。其实我也想要一了百了,就这样回去,老老实实倒腾古董生意,关于猴子和黑子,就当是不知道,忘掉了就可以。可是,这虽然能让我生活过得去,但内心却完全过不去了,人的心里是有把尺子的,过了就不行了。身后几个人还在呼呼大睡,坐在这里甚至可以听见秀才的呼噜声,眼前都是树木,昏暗的森林中,却没有任何一个能让我能安心的角落。这是痛苦的,也是无奈的,我静静地坐在这里,忽然想要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却摸了摸裤子,什么都没有。只有腰上的一把手枪,却这让我感到了无比的冰冷。再看向远处,还可以依稀看到红巢谷的影子,之前在里面紧迫的状况还在我脑中保存着,这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忘掉。而且,在那山体里的古墓中,还隐藏着许多的秘密,到现在是我无法想通的,比如那慕容儁的人皮,还有短蛇,以及之前遇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让我有些费解。我忽然有些后悔,刚才就不应该过来替岗,现在的我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过去找个地方睡觉,或许就不用这么难受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忽然听到身后嘀咕了几声,好像有人起来了,回头一看,只见秀才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和老兵说了几句话,就直奔着我走过来了。我一愣,这家伙刚才不是睡得好好的,这时候怎么就醒过来了?很快,这家伙就走到我身旁,靠着刚才老兵坐着的地方,就一屁股坐在了树根上。我看着秀才这副迷迷糊糊的表情,就说:“你怎么过来了?刚才不是睡得好好的,呼噜声够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