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古董街
    ,精彩小说免费!

    但路上的行人却不多,这时候刚好是下午的时候,或许还没到下班的时候,这街上除了从火车站里走出的人,就没有多少人。如果除去这些旅人,就多少有些冷清。不过有很多出租车在门口排着,招揽客人,而我和秀才就一个劲的走去,我问秀才:“咱俩是去哪里找古董商人?你认识?”秀才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说:“这人生地不熟的,去哪里认识,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安定下来,再出去找古董商人,咱俩没什么队伍,做事情要小心一些。”我点点头,可以看出现在的秀才忽然就小心了起来,没有之前的有恃无恐,开始谨慎了起来。不过这时候天色越来越晚,秀才看了看天空,就说:“要不咱们就直接找个地方先住下?这个点了,莽撞走过去也没什么意思。”我点点头,就和秀才找个地方开了一个房间,这时候已经是饭点的时候,旅店老板娘见我们两个过来,就给我们开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不过这地方虽然是靠近着火车站,但旅店的价格还是很便宜的,只不过里面的环境和价格是相匹配的,很难让人满意。不过在这种环境下,有地方住就很不错了,我和秀才把自己包扔在床上,就躺了一会儿,在火车上做了这么长时间,屁股多少都是很不适应。过了一会儿,天越来越黑,我感觉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就叫醒了已经睡着的秀才,赶紧出去觅食。我曾经记得有人跟我说过,在这外面吃东西,尽量就在看上去比较正规的地方吃饭,不要去贪下便宜,很容易出事情,毕竟人在外,势单力薄,万事都要小心一些。而我和秀才就找了一家炒菜店,点了几个菜,却忽然发觉这南方的菜量要比北方少一些,或许是生活习性的不同,我和秀才又多加了几个菜,才算是饱腹。这在九江的第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我和秀才回到自己的屋中,呼呼大睡,直到天明。而这个晚上睡得还算平稳,虽然这地方总是有些莫名的潮湿,但是对于我们两个来说,却完全不在乎,毕竟身体都已经十分疲惫了,哪来这么多的毛病。天亮的时候,秀才洗了把脸,就看着我说道:“差不多了,咱们两个也该去找找线索了,毕竟在这里已经休息一晚上了,再继续待下去就真的成旅游的了。”我点点头,揉了揉眼睛,就说:“那咱们两个是从哪里开始?这地方我不熟悉,什么古董店的还真是一点都不知情。”秀才皱了皱眉,却说道:“我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要不……咱俩下去问问老板娘,估计还能有点线索,其实这种地方的古董店,只要老板是有货的,通常跟那条道多少有些点关系。否则很难支撑下去,这古董生意难做得很。”听到这话,我感同身受的点点头,毕竟我也是个古董商人,虽然现在更像是一个盗墓贼。但我忽然想起了李欣雅,如果给她打个电话,或许会有更好的线索,但是看了看眼前的秀才,就只能打消了这个计划。因为秀才在这里看着,如果跟李欣雅联系,反而很容易露出马脚,万一让他给发觉到了我和李欣雅的联系,恐怕还会有麻烦。想到这里,我就跟着秀才走出门去,把该带的东西都确认了一遍。这旅店的老板娘是个中年妇人,看上去还是比较漂亮的,虽然年龄已经在她脸上画上了波纹,但是却掩盖不了那原有的美妙。而这还是让我比较吃惊的,因为昨晚上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老板娘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太疲惫了,但现在到了白天,看了一眼,却被震惊到了。而秀才看了几眼,也是和我一样,就赶紧走上前,叫住老板娘,说道:“姐,跟你打听个事。”老板娘回过头来,就满是微笑的看着我们,问道:“怎么?要问哪里好玩?”“不不不,”秀才摇摇头,说道:“我想打听一下这附近有什么古董店,我们两个来这里专门是看看古董的。”老板娘听到这话,却一愣,挠了挠脑袋,就说:“这……古董生意的话,我还真的是不怎么知道,不过有几条街还是有店铺的,说是生意不错,我给你们指指路吧。”我们两个赶紧点点头,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就完全足够了。而老板娘指的方向还是去比较繁华的地方,我们两个赶紧找上公交车,开始前进。话说回来,这次来九江虽然是带来了所有的积蓄,但这资金方面还是不怎么乐观,秀才这家伙算是个穷光蛋,带了一千来块钱,就跑来了,就算是旅店也是蹭着我住下的。我合计了一下,就确定了这次并不能拖太长时间,否则资金不足,就彻底完蛋。所以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赶紧找到线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走到那条老板娘所指的街道,只见里面都是些古董店铺,清一色的古风装修,加上各家门口的大牌子,看上去似乎是一个模式制造出来的。这地方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很正规的地方,许多牌子上写的宣传语多少有些搞笑,内行人看上一眼就能知道真假,外行人仔细思考一下也是能知道的差不多。于是,在这个地方,反而就看不到多少顾客,这条街显得静悄悄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生意不错,完全是混吃等死。我和秀才互相看了一眼,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在这种地方,恐怕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但是还是没什么办法,我和秀才就踏步走了进去。这种地方虽然装修都差不多,但走在里面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感觉的,毕竟两边都是古风装饰。这时候,秀才忽然对我说道:“我说,现在这种情况,咱们两个要不挨家打探一下,这地方看上去也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