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可怕的墓室
    ,精彩小说免费!

    站在这个墓室的墓门附近,从这里放眼望去,完全不知道这墓室里面到底有多少根铜棍,搞不好有那么几百根。我四处望去,只见这个空间里面已经是棍子的海洋,不管是头顶还是两边,都是这种一模一样的棍子,而其每根棍子之间的距离都是很小的,密密麻麻的凑在一起,这所形成的画面对于密集恐惧症来说,绝对是会疯掉的地方。

    好在我并没有这种恐惧症,站在这里面只感觉到无比的震惊,于是我立刻走近一面墓墙,看着上面的金属棍子,立刻就伸手摸去,一刹那,我就发觉这冰冷的金属应该是我们之前所见过的东西,铜棍!

    我立刻确认了一下,果然是没有错误的,这里的金属棍子的材料就是铜制的,和我之前拿在手上过的是一样的,联想到这里,我感觉这里所有的铜棍都是那一种类型的。

    想到这里,我立刻就感觉有些激动,但看着眼前的这些棍子,心里却有些奇怪,虽然这地方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搞不好我们要寻找的东西就在这里了。但是这个墓室放在这古墓里面,是很不对劲的,怎么想都不是正常的事情,我想了一下,就发觉我从未在任何地方见过这种墓室。不管是记录书上,还是从别的盗墓贼嘴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墓室,而这才是最奇怪的。

    而且,这种设计也并不像是古代便会有的设计风格,将这些数以百计的棍子插在墙上面,组成这样一个墓室,怎么看都不像是古人能做出来的东西,而且在墓葬学上,这也绝对是毫无意义的。

    想着想着,我就看着这些铜棍,一瞬间就愣住了,刚才的激动开始一点点的平息下来,接下来充斥在大脑里的全都是疑惑,到底是什么情况才会让这里出现这些铜棍?到底是什么人会想到在这个地方安置这样一个墓室?

    但只是想了一下,我就发觉在脑海里根本没有这种人物,至少在古代,我脑海里记住的所有关于墓葬建造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实际上,这地方虽然看上去就只是这么一个墓室,但要是放在考古上来说,恐怕是一个巨大的发现,搞不好在国际上都会引起一定的轰动,这样的设计已经超越古代任何一个时代的理念,甚至超越了我们这个时代。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这个地方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如果正常来说,是不会有人将这个墓室这样设计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地方是一个带有神圣色彩的地方。只有出现了信仰方面的引导,这种墓室才会被古人这样“合理”的设计在这里,除了有神圣色彩的参与,很难有人敢在墓里面布置上这种东西。

    前面的圆圆看了我一眼,就说:“怎么了你?怎么在这里愣住了?这里就这么一个墓室,没有机关的,我们在这里观察……”

    “不是,”我立刻摆摆手,就打断了圆圆的话语,眼睛向前看去,就发觉在这墓室深处的墙壁,因为这些棍子的紧密排列,即便是有火折子的照耀,角落里依旧是黑乎乎的,完全照不清楚,而我嘴上先回答道:“我在想……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设计出来的?这不像是古人能弄出来的地方,你看哪个朝代会……”

    眼前的圆圆却立刻露出了理解的表情,立刻说道:“嗨,我以为你在想什么呢,原来是这件事情,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之前也想过,按立哥的说法,他盗了那么多墓,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地方,也有些纳闷。”

    说着,圆圆就看了看刑立,只见刑立正在看着老兵,而老兵已经盯着一根铜棍研究了许久,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

    见刑立没有理自己,圆圆就继续对我说道:“但是我们在这里观察了很长时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地方就是这么奇怪,但你也不用多想,反正咱们就是进来拿些东西,拿完就走了,想太多也没用,还不如在别的事情上多下点心思。”

    听到圆圆这么说,我不禁一愣,这丫头虽然说得有些敷衍,但实际上也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过就是些盗墓贼,进来只是为了盗墓而已,至于这些考古上的事情,想太多的确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还不如在别的地方多研究一会儿。

    想到这里,我就不禁叹口气,把脑子里的疑惑先放下,心里想道:“我这家伙还是太死板了,总是带着考古的心思在盗墓,真他妈傻逼。”

    骂了自己一句,我就赶紧把心思收了回来,之前所有的猜想先留到后面再去思考,虽然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这里面的铜棍,我们是奔着打开机关来的。

    于是我再次看了看附近,想要研究一下,而这时候,身边的狗眼忽然开口问道:“怎么样?这些棍子是不是和你之前见过的一样?”

    我一愣,就说道:“等一下,我好好看看。”

    说着,我就再次靠近一根铜棍,手上拿着火折子,就研究了一下,却没有在这上面找到任何花纹,虽然这些铜棍的尺寸和长短都差不多,和我之前见到的应该也是一样的,但最关键的花纹却并没有出现在这里。而这就有些奇怪了,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身边的老兵忽然开口说道:“应该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棍子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花纹,而且……”

    说着,他伸手摸了摸铜棍,继续说道:“手感上也有些不太一样,当时那根铜棍我拿在手上一会儿,其手感是比较特殊的,虽然说不出具体的感觉,但只要一碰到,我应该可以回忆起来。但这些铜棍带给我的手感完全不一样,恐怕不是同一种类型的。”

    狗眼听到这话,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就说:“我去,我以为这地方能有些用处呢,你这样一说,还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