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壁画的奥秘!
    ,精彩小说免费!

    言归正传,我眼前的秀才见我笑着,就开口说道:“你他妈笑得没心没肺的,我差点连蛋都没保住,能不能严肃点?”

    “行行行,我笑的不是这件事情,我刚想起个事,就是以前在北方那边……”我解释着,就把刚才的故事说了一遍。

    这家伙听完之后,立刻笑了起来,坐在地上没站起来就笑得十分开心,嘴上说道:“我操,你说的是这个事,我当时也知道,那群傻逼都他妈电成焦皮的了,被抬出来都看不出来是几个人……”

    说着,我们两个人就说了一会儿,笑了一会儿,而我看着坐在地上的这个家伙,忽然反应了过来,说:“你他妈别瞎笑了,赶紧起来,这样坐在地上多脏,还他妈笑的这么开心。”

    秀才点点头,就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立刻就散落了一片,但这家伙的脸色还是很难看,似乎还没缓过来,这时看着我就说道:“我操,这他妈一站起来就更疼了,你该不会给我坐破了吧?”

    “那你要好好瞅瞅了,要不然你这下半生就完蛋了。”我笑着说道,心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这一屁股坐破了的话,那男人的宝贝也太脆弱了。

    秀才听完我这话,直接拉开裤子,很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就说道:“还好,没啥事,要不然非弄死你不行。”

    “去你的,就你这东西还他妈换我一条命?”我说着,就笑了几声。

    而秀才抬头看着我,忽然问道:“对了,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怎么那副样子?你现在还没跟我说清楚呢。”

    “哦,对了,还有这事呢。”我立刻想了起来,就回过头去,嘴上说道:“你等我一会儿,我研究一下再跟你说。”

    说着,我就直接把手放了上去,在这墓墙上开始磨蹭起来,重新寻找刚才那种触感,那种让我忽然顿住的感觉才是最让我兴奋的,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很厉害的东西。

    而刚才那种触感其实就是一种凸出来的感觉,似乎有几道画痕用了特殊的材料,在这墙上凸了出来,用手一摸就立刻反应了过来,而这代表很多层的意义。至少这眼前的墓墙上还隐藏着许多的秘密,而这秘密似乎就是这样隐藏在上面,只要寻觅下去,绝对就可以彻底的挖掘出来。

    身后的秀才凑了过来,拿着手上的火折子,帮我照着,一时间这墓墙上的光照就十分充足了。

    而这家伙也不说话,很识趣的看着我。

    我伸着手,在墙上摸了几下,就发觉这凸出来的几道画痕是连接在一起的,似乎……是在这墙上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符号……

    我心中一喜,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去,想要从这墓墙上找出这个隐藏的符号来,却根本看不出来,这眼前壁画的色彩本身就是比较偏黑的,离远点更是成了一大块,能够看出来的就只是这一个又一个的符号,重复在这墓墙上,如果不是用手在上面感觉到了,这时候根本就想不到一点。

    秀才看着我,这时候就开口问道:“好了没?快跟我说说!”

    “等一下,这有点麻烦。”我思考着怎么才能清晰的看出来,这隐藏的东西虽然知道是就在眼前的墓墙上,但想要彻底的分析出来,还是有些难度的。

    而我想了一下,忽然就有了主意,立刻凑过去,侧着身子爬在墓墙上,想要借着光把这凸出来的符号分析出来。但这并不是很好的办法,我侧着身子,尽量把眼睛靠着墙壁看去,却只能看到一层差不多半厘米的画痕,在这墙上凸了出来,这样看却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子的。

    秀才见我这个姿势,似乎明白了什么,伸出手摸了一把,立刻脸色就变了,看着我说道:“我去,你这是……这墙上……他妈的还有符号?”

    我点点头,但还不想过多的解释。

    只见秀才脸上立刻多了几分激动,冲我说道:“这就太牛逼了呀,我还以为这壁画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把你给吓住了,要这样说的话……这墓墙上还有隐藏的信息?”

    “别啰嗦,这我都知道,现在最麻烦的是怎么给它分析出来,这黑乎乎的看不出来,这上面的东西绝对是一个符号,都连成一块的,肯定是很重要的信息,只要能清晰地看一眼,绝对很有用,估计待会就能找到你想要的什么宝贝了!”我立刻说着,就站了回来,眼睛看着眼前的壁画,还是在想着主意。

    秀才看着我,也陷入了沉思。

    但是,还有一个细节,这眼前的壁画是各种符号所组成的,如果想在上面隐藏上这么一个花纹,那么就必须把每一笔都放进所有的符号里面,才能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墓画,而且还看不出里面的奥秘,那么这就是最厉害的地方的。绘画的时候,应该是先把这个隐藏信息给布置上,然后再加入各种符号,把这每一道画痕都给隐藏在里面,这样一来,就彻底的察觉不出来了。

    而这对于画师来说,应该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那么如此用心布置的东西,其中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

    而秀才这时候扭过头来看着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主意,但没开口,只是愣愣的看着我。

    我有些忍不住,就直接开口问道:“你想到什么了,快说。”

    “不是,我这办法不知道行不行,”秀才还是有些迟疑:“如果咱们有一张大纸,直接印在上面就行了,但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想办法把这壁画给他收拾一下才行。”

    “怎么收拾?”我一愣:“还能给他抹了去不行?”

    “不是,那就必须用到水了,但问题是咱们现在是什么都没有,我在想,要不用地上的灰尘,给他撒上一层,然后上面凸出来的东西不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出来了么?”秀才说着,就指了指地面上的尘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