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所谓的主角
    ,精彩小说免费!

    另外,这个解答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合理的,如果不认同这个答案,那么一切都会变得麻烦,我们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所以说,咱们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应该是真的,这家伙不可能是为了这些事情,再去进入到墓里面,忙活着把所谓的真相隐藏起来,那家伙如果愿意苟活到现在,肯定是怕死的,不会冒险的。”徐月侠给出了结论,正如他给出了问题一样。

    而这问题和结论都一样带有着很难质疑的能力,我看着眼前这家伙,却只能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徐月侠笑着,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答复,看着李宣彬说道:“而且我说,咱们就别管这事情了,反正都是猜测,什么都不确定的事情,讨论太长时间是很无聊的,现在先考虑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吧。”

    李宣彬愣愣地点点头,似乎对眼前这家伙十分赞叹,紧接着就说道:“你说的也是,咱们在这里扯了这么久,什么效果都没有。”

    而我却笑着说道:“也不能这样说,咱们这样讨论一下,倒是想到了许多的事情,把许多问题都给解决了,很不容易的。”

    “那还都是靠你们两个,不得不说,你们都是很聪明的人,比我这榆木脑袋厉害得多。”说着,他弹了弹手上的烟灰,但是这烟已经只剩下了烟头,他看了一眼,立刻扔到了地上,踩了一脚。

    做完这件事情,他就看向我说道:“该说正事了,主要还是关于你的。”

    听到这话,我有些莫名的紧张,先是点点头,然后就看着李宣彬,等待着接下来的话语。

    “这一次咱们来这里盗墓,原因我已经差不多说完了,如果可以在这里找到复活的办法,虽然这也有些异想天开,但现在我们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里了。”李宣彬说着,不禁叹了口气,紧接着蹲下来,拿起杯子来打算喝口水。

    显然,自己也很清楚这个可能的渺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话说回来,我们这么多次的入墓,寻找的也就是这个答案,我一直无法放弃的答案跟这个也有关,只有解答了这个,才可以把一切都解开。当然,还有许多事情都是只有我自己在疑惑着的,比如猴子,那家伙现在在哪里?这依旧是我一直在寻找答案的问题,其实我也有些担心了,这家伙会不会已经死掉了,毕竟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他的消息,而其他几个人反而一个个的都冒了出来。

    因此,我便有些害怕,莫名的害怕,生怕失去了秀才之后,会再一次失去重要的人。

    除了这个问题,还有老兵的来历,这家伙到现在都没有被查清楚,所有人都不会跟我说起这个家伙,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些人都不会无视掉他,都会关注着他,甚至拉拢着,但是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他绝对不会只是一个退役兵,这一点已经确定了,从一开始我请这家伙在陕西帮忙开始,这家伙的身份以及地位就越来越重,已经成为了许多事情的主导者,而我却从来没有寻找到关于他身份的半点信息。

    实际上,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是没有想过,我一直都把这家伙当做很重要的伙伴,但在医院里面,我仔细思考的时候,却发觉这家伙肯定是不对劲的,一个普通的伙计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细细说来,秀才那家伙算是很普通的身份,现在已经死在了墓里,猴子的底细我最清楚,而现在同样是失踪了,而我这种普通的家伙,也已经被迫带到了这里,我们几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那么在这里面能够拥有选择能力的人,自然是不普通的,而且还很强大。

    这时候,李宣彬喝完了水,把杯子放下,说道:“总之这情况你已经差不多了解了,而在这个墓里面,我们十分需要你,否则也不会把你带过来。”

    “需要我?”我一愣,心里打量了一下自己,却发觉自己没有什么能力,然而我也很清楚,这些家族总是要把我带进去,肯定是有一些我不知道的目的,这一点不管是张家,还有马家,以及现在眼前的王家,都是一样的。

    李宣彬点点头,继续说道:“现在来看,你算是在这个事件里面最重要的家伙了。”

    “事件,什么事件?”我愣着神,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而李宣彬立刻解释道:“就是从陕西墓开始,到现在,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可以说是一个事件,你是一直都参与在里面,不过这一个事件算是很大的事件了,到现在除了几个家族之外,外面还没有传出去,但我估计到最后结束了之后,这事情传出去,恐怕会轰动一会儿,而你肯定也会沾一点光。”

    听到这话,我心里立刻琢磨了一下,心说还真的是这样,我虽然不是一开始的参与者,那最开始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似乎只剩下了黑子。而且,如果真的像是李宣彬说的这样,到时候恐怕我真的会出名,但是在盗墓这一行里面出名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反而会出现许多麻烦的事情。

    徐月侠忽然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这倒也是,咱们这些家伙恐怕就是个配角,没人会在意,而你就不同了,从一开始就一直跟着,到现在还参与着,你如果真的能活着到最后,还真的是整个事件的重要角色。”

    “那……那就要看命好不好了,万一半路上死掉了,不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说着,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兴奋,虽然知道这种事情听起来是不错,但就只是表面上涂抹着蜂蜜的狗屎,一旦真的接住了,那就完蛋了。

    李宣彬笑了一声,说道:“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这一次进去,就算是其他人全都死掉了,也会把你给保留下来的,这是我们长辈的死命令,这么多年了,可以说是第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