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进展
    而且,联系到之前看到的壁画,那在祠堂里面跪着的样子,这逻辑的线索就更多了一些,立刻开始出现一个十分明确的逻辑线,好像这古墓的目的与其家族还有一定的关系,所以才会在开建造之前,进入到祠堂里面,与自己的长辈“沟通”一下。

    那么,这里古墓的特殊目的会什么,这显然已经不是关于安葬的事情了,看这古墓的类型,也不像是为了女性而建造的,所以如果说这男子是为了死去的女子而大兴土木,我是不太相信的,其目的应该会更复杂一些。

    这让我越发好奇起来,立刻就走到下一副壁画前面,只见这壁画上的场景和之前的差不多,男子站在古墓的附近,里面依旧是许多的人在进行着工程,建造着我们所在的古墓。

    不过,我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一点,在这两幅壁画里面,男子的样貌是刻意描绘的,将其脸上的汗水以及疲惫都在画中描画了出来,而至于其他人,其样貌都简单许多。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自然是因为这些人都是不重要的角色,所以并不需要过多的描绘,只需要存在在壁画里面就可以了。

    另外,看这个壁画的内容,应该是过去了很长时间,这古墓建造的时间肯定不短,毕竟是如此庞大的工程,即便是在现代,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整地建造出来。而看男子的样子,已经是狼狈了许多,估计是在表现其承受的压力和劳累,这家伙或许一直都在忙活着这项工程,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才会变成画中的这样。

    不过说来奇怪,这家伙放弃了自己的安逸生活,来到这种荒山野岭,开始古墓的建造,怎么想都有些丧心病狂。

    毕竟这家伙还是比较年轻的岁数,在古代,虽然建造自己古墓的时间要早一些,但这家伙也不是皇帝之类的身份,是没有必要如此着急的,而且作为墓主人,却要为自己的古墓进行设计以及现场监工的工作,怎么想都有些不太对劲。

    或者说,这是正常情况不会出现的情况,对于这个年纪的富贵子弟来说,应该是在享受着其家族的财富,并为了自己的家族而努力着,不应该会在这荒郊野外做这种事情。

    而其中的缘由之前我也想到了,那就是有其特殊的原因,这古墓的目的并不简单,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才会让这家伙陷入到这种状态。而这原因的重要在这眼前的状况中,就变得更加沉重,这反而让我越发好奇起来。

    以我的猜测,应该是与女子有关的,这一点是很明显的,毕竟这之前的第二副壁画里,已经出现了男子崩溃的状态,那个状态下的他,却立刻进入了祠堂,开始为这后面的事情做准备,其缘由绝对与死去的女子脱不了关系。

    想到这里,我就越发期待起来,在之前的情节里面,只描述到男子与死去的女子结婚,之后便没有了,而这里出现的剧情却好像比之前还要精彩,这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状况,在已知的情况下,还有更加让人兴奋的事情。

    这种探索与了解的过程,足以让我感到无比的兴奋,这一点在我读书的时候便已经了解了,我时常读一些极为精彩的书籍,其剧情大多都是一波三折的,看到一半的时候,便会去思考接下来的剧情,而当真正看到的时候,便会为精彩的转折剧情而折服,那种感觉让我无比的快乐。

    因此,我十分了解自己的喜好,可以带来惊奇感的东西,是足以让我欲罢不能的。

    察觉到这种感觉,我已经快要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甚至想要直接走到尽头,把这壁画给大体的浏览一遍,但这是绝对不行的,如果不仔细查看的话,很容易就会漏掉什么内容。

    想明白这一点,我立刻走到下一幅壁画面前,看向上面的内容,不过这里的场景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是男子已经走进了墓室里面,看样子已经是完成了大体的构建,不过这古墓里面还可以看到许多忙碌的工匠,正在里面完成更加仔细的设计。

    这显然是将古墓的大体给构造了出来,然后男子进入古墓,开始更加仔细的设计,这是古墓建造中必不可少的一步,不过为什么会将这个建造古墓的过程描绘的如此详细,倒是让人有些奇怪。

    我看向后面的壁画,还有两幅,加起来刚好是八副的数量,这和我之前大题看了一眼,所判断出来的数量是差不多的。

    而只有八副壁画,却打算用三副来描绘建造古墓的内容,怎么想都有些过多了。

    但这不是我需要思考的事情,这眼前的壁画并没有更多的信息,我只是观察到男子脸上的劳累,已经比之前更严重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家伙会不会因为这个工程拖垮自己的身体,也是两说的事情。

    我走向下一副壁画,仔细看去,这内容再一次发生了变化,依旧是站在墓室里面,不过已经没有了工匠的身影,这样想的话,这古墓应该是已经完成了建造,已经从大体到细节上,都已经完整的建造出来了。

    不过,这内容不只是表达了这个,我看到在壁画里面出现了一座水晶台,台子上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看去便可以立刻辨别出来,正是之前已经死掉的女子。而这时候,女子身上穿着十分华丽的衣服,和之前第一幅壁画里面见到的不同,显然是换了衣服,将其容貌给认真化了妆,看上去,其美貌更加的迷人。

    男子站在台子边上,跪倒在地,看表情并不是那种崩溃的状态,更像是在祈祷什么,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即将就要发生。另外,他们所处的这个墓室除了这座水晶台之外,便没有其他的内容,是一个很空旷的墓室,但只是水晶台的话,其尊贵已经足以让整个墓室变得充实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