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怎么样?”
    我抬头看去,这些血液并不是属于我的,而是李宣彬的,这家伙手上的刀子并没有进入到我的身体,反而是刺入他的腹部。

    而做到这一切的人,便是站在其身后的贼猫。

    她动作很流畅,一把将刀子拽过去,顺势将李宣彬翻过身去,然后再把刀子捅进李宣彬的腹部,其刀尖已经刺透了他的腹部,血液直接喷溅出来,撒在我的身上,以及这水晶台上。

    “你……”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从李宣彬的喉咙里挤了出来。

    但紧接着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刀尖在一瞬间拔了出去,紧接着换了一个位置,再穿透了过来,这一次更靠近了心脏。

    在痛苦的惨叫之后,是一阵沙哑的笑,如同是止不住一般,从这眼前已经快要站不稳的家伙喉咙里迸发了出来,这种诡异的笑声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根本无法明白是什么情况,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

    不过在这一刻,刀尖又缩了回去,准备着下一次的穿透。

    这声音依旧笑着,但笑着笑着,喉咙里多了一些气泡的声音,这原因我很清楚,这是人将死的声音。

    “……值得么?”

    十分难以辨认的声音,夹杂着气泡声说了出来。

    噗!

    这一次穿透的是心脏。

    没有笑声了,没有话语了,甚至连颤抖都消失了,只剩下血液流淌的声音,虽然轻微,但却好像瀑布一般,响彻在我的耳边。

    尸体倒下了,但刀子已经拔了出来,在我眼前可以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死之前都在笑的家伙,是贼猫,满身是血的贼猫。

    一只沾满了血液的猫咪,带来冰冷气息的动物,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她不会把手上的刀子朝向我,这便是最让人有安全感的事情了。

    不过下一秒,我好像感觉自己错了,这家伙拿着刀子靠近了我。

    我不禁有些害怕,但喉咙里面说不出任何话语来,紧接着只见这家伙把刀子靠近了我的身体,下一秒听到的是清脆的割断声。

    绳子被割断了。

    “起来吧。”

    她说了话,如同她现在的样子一般,无比冰冷的感觉。

    可是,尽管这家伙下了命令,我依旧是无法坐起身来,只感觉自己已经动弹不得,无法思考的大脑,以及在刚才决定放弃的身体,在这时候都不能做出符合这个命令的行为。

    “切。”

    熟悉的声音。

    她坐了下来,坐在我的身旁,刚好没有碰到我的身体,多亏这家伙的身体娇小了,否则肯定会压到我。

    紧接着,便是沉默的声音,血液流淌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地上的家伙估计正在变得僵硬,而这空间里面,只剩下了两个活人,一个躺在水晶台上,一个坐在他边上。

    “要来根烟么?”声音响起了,无比的微小。

    “好。”我轻声回答着。

    紧接着便是背包拿下来的声音,从里面翻腾着,很快就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

    然后,我看到了一只沾满血液的手,烟就在上面,颤颤巍巍的递给了我,如同有些不确定一般,仿佛在害怕我会忽视掉。

    但是,我怎么可能不去接呢?

    我伸手拿了过来,叼在嘴上,紧接着就嗅到这上面的血味,以及被压制住的烟味,打火机很及时的递了过来。

    我赶紧坐起来,平躺在台子上可不能点上烟,还是坐起来比较舒服,我给自己点上烟,紧接着咂了一口,然后就把打火机还了过去。

    很快,又一支香烟点起,这种烟味开始压制住这里的血腥味。

    “怎么样?还算麻利吧?”她终于开了口。

    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才察觉到刚才沉默的时候是多么恐怖。

    我赶紧就回了话:“恩,很麻利。”

    “怎么样?”她重复了第一个问题,却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谢了。”这样的问题我可回答不上来。

    “怎么样?”她重复了第三遍。

    “我爱你。”

    好吧,我回答上来了。

    “那就好。”

    她站了起来,从水晶台上蹦了起来,站在地上,并没有扭过头来看我,或许现在我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抽完这支烟,咱们就走了,这里没什么可以继续研究的事情了。”她轻声说道,依旧是平时的状态。

    我回答着:“好。”

    “我去那边,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好。”依旧是同样的回答。

    她立刻走了出去,带着火折子,而我原本拿在手上的火折子早已经灭了,估计刚才被压倒在地之前,就已经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把黑暗留给了我,自己一个人走了几步,却把火折子给灭了,现在,两个人都在黑暗里了。

    我们就在这个黑暗里面,把烟抽完,或许还消耗了更多的时间,地上的尸体已经彻底凉了,变得僵硬,但没人去管他。

    不过我们并不打算在这里停留下来,很快,她就走进来,带着我走出了这个地方,火折子再一次亮起,但感觉上却照不明我们身边的路,依旧是黑暗一般。

    我们走了许久,终于是在第三层里面找到了出去的路,这过程太过繁琐,加上没有交谈,就没有什么可以去记录的事情。

    只不过,在这过程里面,我见到了许多的布置,都是这墓主人为了在这里生活的准备,不过到最后也没用上。

    当我们离开这古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我们有幸在黄昏的时候,站在了可以看到天空的地方。

    那附近也没有什么变化,我们最开始所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在这里的爆炸并没有引来任何人,一点影响都没有。

    而我们两个人,就躺在外面,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黄昏变成黑夜,才感觉差不多要离开了。

    但这家伙已经喜欢上了抽烟,比之前更喜欢,在我们坐起来的时候,就递给了我一根,而且还开了口,在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的情况下,终于是有了一点声音:“抽完这根,咱们就离开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