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18章 程咬金要回报
    ,精彩小说免费!

    叶英凡兴奋地采摘着那些药草,青花草、早阳草、黑角草……这些药草的作用比平时他们采的药草要好很多。

    中午的时候,饿了的叶英凡拿出一个饭盒,吃着带过来的饭菜,然后继续往里面采摘。

    大山越往里面,越会有危险。

    不但有着野兽,还会有着一些亡命之徒在里面。所以村民们一般都是三人以上结伴进来采药,免得吃亏。

    不过叶英凡学了程咬金的板斧之后,身手不错,不怕那些歹徒。

    叶英凡想起自己都没有与程咬金交流过,便拿出手机打开qq。

    “咦?奇怪了,我的手机在深山老林里也有信号?”叶英凡奇怪了。

    以前他们一进大山里面,手机就没有信号,更不要说往里面走了。

    可现在叶英凡的手机在这里还有信号,且有网络,还能上得了qq。

    “咦?程咬金在线啊。”叶英凡急忙打出“你好”的问候。

    “有事?”程咬金回答。

    “程将军,我学了你的三板斧,可只能用一板,其它第二板和第三板都使不出来。”叶英凡打着字。

    如果没有程咬金和华佗这两个神仙,他的人生不可能改写。

    “你耍给我看看。”程咬金回复了。

    “我怎么耍给你看?”叶英凡愣住了。

    他们现在可是手机qq聊天,又不是面对面。

    “难怪华佗说你小子是个傻蛋,果然不假。”程咬金生气了。“你的qq不是有视频功能吗?你打开视频,我不就可以看到了吗?”

    “咦?程将军,你认识华佗神医啊?”叶英凡奇怪了。

    “哼,什么神医,简直就是江湖骗子,没有多大的本事。”程咬金好像与华佗有什么仇怨。“他连嫦娥的病都治不好。”

    叶英凡眼睛一亮,听说嫦娥是天上最漂亮的女仙子,连什么玉皇大帝都喜欢。

    如果自己能见一见,也是不错啊。

    “程将军,你有嫦娥姐姐的相片吗?发给我看看吧。”叶英凡一边说着,一边打开qq的视频。

    “你这个色.狼,你到底还耍不耍板斧给我看?”程咬金一听叶英凡说要看嫦娥的相片,火立即冒了出来。

    “我耍还不行吗?”叶英凡把手机放在树杆上,对着前面的空地,然后在空地练起三板斧起来了。

    耍完后,叶英凡走到手机边,还没有等他问话,程咬金已经说话了。“小子,你不行啊。”

    “我怎么不行呢?我很行的。”叶英凡生气了。

    他现在最恨别人说他不行,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经常在村里说他不行,然后又在其它村说他,搞得好像全世界人都知道他是萎哥似的。

    呸呸呸,我怎么会是萎哥呢?我很行的。叶英凡在心里大叫着。

    以前他身体有病,可能不行,但现在没有病了,应该没有问题了。

    对了,今天晚上就去找陆霜试一下,看自己行不行,是不是真正的男人。

    “你行个鸟。”程咬金一脸的粗鲁相,与百度上的相片一模一样。

    “你看看你耍的有气无力的样子,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手无缚鸡之力。”程咬金骂道。

    叶英凡不好意思了,“我不是刚病好吗?准备去找点草药弄淬体汤,还没有找齐那些草药。”

    “那你现在明白自己什么问题了吗?身体不行,肯定不能耍我的三板斧,你能耍出一板斧算是不错了。”程咬金道。“对了,我帮你的忙了,你要回报一点东西给我。”

    “啊?叫你帮忙还要回报啊?”叶英凡吃惊了。

    我靠,这是什么神仙啊?一个个都那么市侩?没有一点点的大方。

    “现在是什么社会啊?如果你不给我回报,下次你叫我,我都不理你。”程咬金叫着。

    叶英凡一听马上点着头,“对啊,程将军,你说得太对了。我叶英凡是什么人啊?受人滴水之恩,肯定会涌泉相报。”

    “这就对了,你去弄点那个什么外国洋酒孝敬我,叫x什么o的,我一时记不起那些英文了。”程咬金摸了一把脸上的胡子。

    “xo洋酒?”叶英凡感觉自己额头上冒着冷汗了。

    听说那种酒很贵的,他估计至少都要一千块。

    现在他身上连十块钱都没有,更不要说一千块了。

    “就这样了,如果下次你没有找到xo酒的话,不要呼叫我啊。”程咬金直接挂断了视频聊天。

    我靠,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仙人吗?简直就是强盗啊。叶英凡在心里已经奔跑了一千几百个草泥马。

    当时叶英凡已经问过华佗,把物体给对方的话,先告诉他们,再用上扫一扫功能,就能把东西扫过去那边了。

    叶英凡又继续寻找着龙来草,但一直找不到。

    叶英凡见回家还有一段路,要赶在天黑前回到家,所以也不找了,明天再过来吧。

    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太阳刚好要下山,夕阳的红光落在身上,感觉有种舒服的感觉。

    叶英凡刚经过金志树的家门时,看到金二宝带着二皮二狗走进院子里。

    “金志树在家吗?”金二宝进到里面,看到金志树的媳妇车玉珠正在井边按着水,悄然地走过去,伸手摸着车玉珠的大p股。

    “啊。”车玉珠大叫起来,那秀丽的脸庞全红了。

    金二宝看着车玉珠的俏脸,心里痒痒的。

    金志树这个老婆长得不错,虽然生了孩子,但还保养得很好,他老想办法上她,可一直找不到机会。

    刚才金二宝就是看到金志树在牛栏里喂牛,所以才摸进来占车玉珠的便宜。

    刚才的手感不错,他还想再摸上一把。

    “金二宝,你耍什么流.氓?”车玉珠见金二宝还想动手动脚,急忙大叫着。

    外面的金志树听到媳妇在里面叫着,马上拿着扁担往屋里跑过来。

    “玉珠,发生什么事情了?”金志树气愤地大叫着。

    他又不是傻子,金二宝站在媳妇的身边,而媳妇满脸通红,可以想像到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金二宝,你不要欺人太甚。”金志树紧握着扁担叫着。

    “怎么了?金志树,你想打人吗?”赖二皮见金志树想动手,立即举起铁管大叫着。

    “是金二宝太过分了。”金志树看到二狗也拿着铁管走过来,一对二,他怕了。

    且更加可怕的是金二宝是联防队长,里面还有十几个像赖二皮这样的混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