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第249章 叶英凡又打我了
    ,精彩小说免费!

    叶英凡道:“让我上课?昨天下午给我的课程表是今天上宋词课,但我今天过来之后,罗燕义却说要为历史系的学生上程咬金的课?这叫上课?简直是在玩我?”

    “什么?你上历史课了?”冯玉宇吃惊地叫了起来。“小罗,这是怎么回事?”

    冯玉宇从学校论坛里也看到事情不简单,所以并没有听信罗燕义一面之言。

    “这,这是学校那边的安排,说叶英凡签的合同可以上其它院系的课,今天晚上历史课正好缺一个老师上课,所以让叶英凡去上了。”罗燕义支支吾吾地道。

    他也知道这样做会让冯玉宇有意见,但是贾刚都让他这样做了,冯玉宇有意见又怎么样呢?

    “你就算是叫我上其它课,也应该告诉我啊?你这不是阴我吗?冯主任,你说我要不要生气呢?如果别人这样阴你,你会不生气吗?”叶英凡冷笑着。

    冯玉宇听了叶英凡这样说,明白叶英凡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小罗,你这样做不行的。以后就让叶老师上我们中文系的话吧,不要再去其它院系上课了。”冯玉宇道。

    “这个我可管不了,学校领导安排的。”罗燕义阴森森道。“如果冯主任有什么意见,可以跟学校领导说。”

    “哪个学校领导?”冯玉宇问道。

    罗燕义道:“是贾刚副校长,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冯玉宇一听罗燕义说贾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呸。我还以为贾刚是一个好人呢,没有想到他故意叫叶英凡过来,然后阴人家啊。

    “是贾刚叫你这样做的?”叶英凡冷笑着。“我不信,肯定是你罗燕义故意想整我,我要打死你。”

    叶英凡一付气愤的样子,抄起旁边冯玉宇办公桌上的水杯,就要砸罗燕义了。

    “啊,叶老师,那是我的水杯,你不要扔啊。”冯玉宇着急地叫着。

    罗燕义见事情已经至此,知道如果今天不把贾刚搬出来,自己可能不能善了。

    “我没有骗你们。”罗燕义大叫道。

    “那好,我现在给贾刚打电话问一下,如果是你骗我,我一定饶不了你。”叶英凡故意走到外面的办公室,只有人多听着,才能让贾刚的嘴脸公布于世。

    叶英凡拿出自己的手机,然后问了贾刚的手机号码,接着打了过去。

    “喂,是贾刚吗?”叶英凡语气不善。

    “你是哪位啊?”贾刚见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还那么嚣张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打过来的,急忙恭敬地问道。

    叶英凡清了清喉咙道:“我是叶英凡,我现在用了手机录音,你所说的全是呈堂证供。刚才罗燕义说了,是你叫他故意整我,故意安排我上其它院系的课,不上中文系的课?故意在我上课前才告诉我上什么课?是吗?”

    “你,你是叶英凡?”贾刚怒叫起来。

    泥巴,我还以为是哪位领导的公子给我打电话过来呢,原来是你叶英凡这个小农民啊。

    贾刚正想大骂时,突然想起叶英凡这是手机录音,自己不能乱说话。

    “咳咳咳,叶英凡,你不要胡说八道。”贾刚道。

    “现在冯玉宇主任他们都在这里,你就表个态吧,要不我们去你的办公室。”叶英凡叫道。

    贾刚有点慌了,这个叶英凡真的是农民,没有一点素质啊。

    一般来说,领导欺负下属,下属只得忍气吞声,哪里还敢这么大声跟领导说话呢?

    这个叶英凡倒好,居然还敢手机录音?还敢来办公室闹?

    “叶英凡,你听我说,因为其它院系有时需要老师上课,你被抽调过去是正常的。冯玉宇,你在吗?”贾刚想听听冯玉宇是不是真的在旁边。

    “贾校长,我在。”冯玉宇回答。

    “冯主任,你要有大局观,千万不要以为叶英凡只给你们中文系上课,听说他上课还可以,那就帮其它院系上课也没有什么,知道吗?”贾刚分管中文系,所以可以吓冯玉宇。“你要好好想想这学期中文系的工作,不要给我丢脸。”

    冯玉宇听出贾刚的恐吓语气,急忙道:“是,是。”

    “贾刚同志,我问你,是不是你故意叫罗燕义不告诉我上什么课,要在上课前才告诉我?”叶英凡问道。

    “没有的事。”贾刚急忙挂了手机。

    叶英凡可是当场录音啊,如果说得太多,可能会错得更多。

    叶英凡见贾刚挂了手机,立即向着对面的罗燕义就是一脚。“罗燕义,你居然敢阴我?”

    “啪。”罗燕义被踢得向后面退了几步,然后跪在了地上。

    “叶英凡,你,你敢打我?”罗燕义向着冯玉宇叫道:“冯主任,难道你就不管了吗?叶英凡又打我了。”

    “叶英凡,你不应该打人。”冯玉宇刚才听明白贾刚的意思,他一定要帮罗燕义,要不然他吃不了兜着走。

    叶英凡道:“哼,你们想阴我,我还不能报仇啊?刚才你们都听到了,贾刚都说没有这样的事,那就是罗燕义故意这样做。你们说,有这样安排老师上课的吗?谁说这样可以,我马上安排他这样上课。”

    后面的老师暗暗赞同叶英凡的说法,老师上课不是说上就上,就算同一个专业院系的课,都要提前让人家老师备课啊。

    冯玉宇被叶英凡这样吼着,脸面也不好看。“罗燕义,你这是怎么回事?”

    “本,本来是按照以前课程表上的,后来有变动,我也准备了新的课程表,准备昨晚给叶老师的,但后来我有点事情忘记了。”罗燕义支支吾吾地道。

    因为昨天晚上是自己点的酒菜要六万块,所以他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情有可原,但是叶老师你不能打人啊。”冯玉宇道。

    叶英凡明白了,冯玉宇刚才听了贾刚所说的话,现在对自己不满意了。

    “哼,他要整我,我就要打他,怎么样?你叫警察过来抓我啊?”叶英凡不以为然。

    他又没有把罗燕义打成轻伤,这种因学校的事情闹出的纠纷,去了派出所那里也最多是调解,不可能拘留。

    “冯主任,你一定要帮我作主啊,要不然以后还有谁敢在中文系啊,你一定要开除他。”罗燕义大叫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