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5.第575章 施粥要出事了
    ,精彩小说免费!

    “徐大夫,你还是想着自己的后路吧。”林大夫阴狠地道。“我也是做完这一个月,看够六十个病人也不看了,到时拿了薪俸就不过来上班。”

    “哼,凭着我的医术,在家里开药铺都能赚大钱。”他想着那晚进来的歹人,把自己家里所有的钱都抢走,气得他快要死了。

    如果不是他现在穷得要命,也不会跑过来医馆上班,还要看武大郎的脸色。

    徐大夫害怕了,如果林大夫不在这里帮他撑腰,他是没有办法支持到一个月。

    武大郎说过了,如果一个月看不到六十个病人,那只能是按看病人的数量给钱。

    一个病人给两百文钱,如果他这个月看50个病人的话,只能拿十两银子,其它的福利都不能拿,这让他还怎么活啊?

    武大郎的这个决定让不少大夫都同意,因为武大郎提高了大夫的待遇。

    每个大夫可以在医馆里吃一顿饭,每个月底,还会发一些大米猪肉什么的,这都是钱啊。

    当然了,只有一个月看够60个病人才有这样的待遇,如果看不够,只能拿一点钱过日子。

    且医馆里还有其它工作人员,不是你看一个病人,就拿一半的诊费啊。人家药房、账房、护院,看门,打杂、厨房等都要分钱的啊。

    现在林大夫说下个月就不过来了,那他也只能是卷包袱走人了。

    “哼,我不会放过他的。”林大夫的眼里露出阴冷。“我已经联系上西门庆等人,他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一起对付他。”

    “对,我们一起对付他。”徐大夫兴奋地道。

    只有武大郎倒下,林馆主才能回来当馆主,这样的话,他又可以回来耍威风了。

    徐大夫想着以前的威风,心里就热了起来。

    以前他想怎么看病都行,别人看他的面子,会给他一些病人。

    如果谁不给他面子,他就用林馆主的命令压那人,让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林大夫见徐大夫要跟自己走一条路上,得意地道:“从现在开始,你不管上午还是下午,都留在这里,如果有什么武大郎和医馆的情况,都要告诉我,明白吗?”

    “我知道了。”徐大夫点着头。

    为了一天能平均看到两个病人,他可是从早上就呆到下午,如果看不到这么多病人,他是拿不到一个月的奖励,真是苦啊。

    林大夫在心里冷笑着,武大郎,你就等着瞧吧,我不会让你如意。

    林大夫也派人去找了聊城医馆的馆主,想再重新做回这里的馆主。

    可那个馆主开价了,要么一年后再说,要么现在给八千两银子,要不然不可能现在就撤掉武大郎的职位。

    人家武大郎一下子进贡这么多钱,都不是他以前所能比的。

    现在他哪有什么钱,只得找西门庆想办法,看他那里能不能借到钱。

    但西门庆被武大郎和冯县令讹了那么多钱,哪能借得了一万两银子呢?

    于是,他们这些人就狼狈为奸,看能不能找机会把武大郎弄倒了。

    而徐大夫现在来找他,正合他的意,他正需要一个在医馆里的眼线呢。

    徐大夫高兴地出去了,林大夫的眼里透着阴沉,好像在想着什么阴谋似的。

    叶英凡走出医馆,看到田子悦站在一匹白马旁边。

    因为叶英凡有时要交待田子悦出去办事,没有马的话,走路非常浪费时间,所以他们又买了一匹马。

    “老爷,我已经查到了,诬蔑你的人是李二公子。”田子悦小声地道。

    “是李二公子?”叶英凡有点怒了。“我现在正帮李小姐治病,他难道想从中作梗?”

    田子悦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询问过不少人,都说是李二公子说的。今天早上,我还看到李二公子在一间茶馆说你欺世盗名呢。”

    叶英凡生气地道:“这个混.蛋,我要找机会教训他才行。”

    虽然我占你姐的便宜,但你怎么能占我的便宜呢?这是另外一码事。

    “另外,听说衙门那边的施粥出现问题,有人闹事。”田子悦道。

    叶英凡奇怪了:“是难民闹事吗?”

    “是的。”田子悦点着头。

    “难道这些人还不知足吗?虽然他们吃那些糙米粥不饱,但饿不死就行了。”叶英凡生气地道。

    田子悦道:“不是啊,是发粥的量太少了。我也乔装成难民到附近看了一下,看到不少问题。”

    叶英凡听了田子悦这样说,不由火了。

    于是,叶英凡自己也换了一套破烂的衣服,往着衙门那边赶去。

    到了衙门那里,叶英凡还是看到四条队伍,师爷站在前面。

    由于叶英凡故意在脸上露了一些黑灰,所以师爷认不出他。

    “诸位父老乡亲,我告诉你们啊,由于我们天天为你们发糙米粥,造成现在的糙米越来越贵,跟白米差不多了。现在我们一天需要的成本是五百两银子,虽然我们找人捐献了一些钱,可也是够这两天了。”师爷大声道。

    前面的难民苦着脸道:“大人,你行行好啊,如果没有得吃,我们会饿死的。”

    “师爷,你不要骗我了。武馆主为我们发的粥,粥多水少,一碗可以让我吃半碗。但你们现在发的几乎是水,一碗粥只有四分之一的米,那些水都可以当镜子照脸了。”有人在后面叫了起来。

    叶英凡认得那个人,叫杨志宝,上次就是他带着十个人帮忙呢。

    师爷一听怒了,大声质问道:“是谁在前面说话?我们有得给你们吃就不错了,你们还想吃好吃饱?”

    “师爷大人,是杨志宝说你的坏话。”人群里走出一个尖腮帮的男人,长得有点像猴子,他指着杨志宝叫道。

    师爷把手一挥,后面有两个衙差冲过来把杨志宝给拉出来,接着脚打脚踢。

    不一会儿,杨志宝就倒在地上了。

    可杨志宝并没有叫喊,咬着牙躺在地上,一脸的怒容。

    师爷见没有人再敢说什么了,冷笑道:“这个杨志宝以后不能过来领粥了,且让本人见到的话,还会叫衙差打他。”

    “哈哈哈,太好了,师爷大人。”尖腮帮男人高兴地叫着。

    这时,上次那个老婆婆与孙女打了一碗粥,正想走到旁边吃着时,尖腮帮男人冲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