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6.第646章 试一试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的叶英凡当然是不会承认了。“欣雨,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坏事,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问庄代飞啊,他可以证明我的清白。这样吧,我现在去找庄代飞,让他听电话。”

    叶英凡在心里偷笑着,到时自己让庄代飞帮自己说谎,估计庄代飞懂得怎么说的。

    “哼,叶英凡,我已经给庄代飞打电话,问过他了,他说你开着小车不知道去哪里,也不在村里面。”简欣雨道。

    叶英凡大吃一惊:“不会吧?你怎么会有庄代飞的手机号码呢?”

    “上次他送我回来的时候,我已经问过他了。”简欣雨得意地笑着。

    叶英凡真心想晕倒了,娘的,女人太聪明也不好啊。

    叶英凡急忙道:“欣雨,你不要误会了。我要去大山里找药材,所以自己开车到山脚下,然后进到里面采药治疗啊。我现在才刚从山里回来,我没有骗你。”

    “你不会是去山里找寡妇吧?”简欣雨好像不大相信。

    我靠,女人聪明到这种程度,有点妖孽啊。叶英凡在心里暗叫着。

    叶英凡急忙道:“欣雨,你可以不相信别人,但怎么能不相信我呢?我要去找女人,也是找你,我怎么会找别人呢?”

    “切,我才不要你找我。”简欣雨好像害羞了。“你没事就好,我爷爷现在非常生气,且镇里打电话过来,说村民的意见非常大,现在要停他村长的职。”

    叶英凡吃惊道:“不会吧,那个汤海泽这么快就报复你爷爷了?”

    “恩,听镇里的人说,是上头打电话过来的。现在村里的人也认为爷爷自私自利,所以也不帮爷爷。估计明天镇里的人就会过来走程序,选出新的村长。”简欣雨道。

    “你爷爷的岁数大了,不当也是没有问题,可以养老。”叶英凡道。

    “可我爷爷生气啊,现在都气病了。”简欣雨心疼了。她一直跟爷爷的关系非常好,现在回来看到爷爷这个样子,心里哪会好受呢?

    叶英凡道:“现在这么晚了,我也不好过去你家。如果明天有什么事情,你再给我打电话,我过去看看。”

    “恩,就这样了,你注意一下身体。”简欣雨挂了手机。

    叶英凡这才吐一口气,现在他非常想着去练功,然后睡觉了。

    到了药园,四处静悄悄,叶英凡把铁门给锁上,正想着去黑土地那边时,屋子里好像有人影闪动。

    “是谁?”叶英凡拿出手机对着那边叫道。

    叶英凡也不相信黑土地的防护是万能的,上次那两个什么阵法师,差点就进到药园里面了。

    “村长,是我。”里面传来王寡妇怯生生的声音。

    叶英凡奇怪地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王寡妇,她现在没有穿着白天的工作服,身段非常窈窕,脸上好像也抹了什么底粉,香喷喷的非常好闻。

    “王姐,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回去休息吗?”叶英凡问道。

    王寡妇被叶英凡这样看着,心里吓得扑扑的不敢说话了。

    可她还是咬着牙道:“村,村长,我见你这么累了,泡点花旗参茶给你喝。”说完,王寡妇拿出叶英凡在屋子里的水杯。

    “你喝吧,以后不要浪费这种钱,我自己弄药材的,想吃什么补东西没有呢。”叶英凡笑道。

    王寡妇更加慌了,她上次见自己给叶英凡的那个药方没有效果后,又去花了五百块钱,买了那个什么迷情粉,听说这个男人吃了之后,肯定会想女人。

    除非是实在不行的,要不然,肯定会成为正常的男人。

    于是,王寡妇花钱买回来,想给叶英凡吃。

    可没有想到叶英凡去省城到现在才回来,这才找到机会给叶英凡泡上了。

    叶英凡看着那杯参茶,心里不由一惊,他想到当时王婆给潘金莲下的欢情粉,就是那里了。

    难道王寡妇的这个也是什么迷情粉?对了,肯定是,当时车玉珠不是也买了五百块钱吗?当时自己喝了,就与车玉珠玉成好事了。

    对于王寡妇,叶英凡是不想与她有什么瓜葛,因为她与杨文以前有过那种关系,现在他与王寡妇有关系的话,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啊。

    上次车玉珠用的药方与王寡妇用的一样,这里面可能有蹂躏。

    叶英凡板着脸道:“王姐,这杯东西,你是不是花了五百块钱?”

    “你怎么知道?”王寡妇的话一出说就后悔了,急忙道:“没,没有的事情。”

    叶英凡叹了一口气道:“唉,王姐,我知道你对我的好心。上次你那药方也是花了一千块吧?”

    王寡妇的脸色变了:“村长,你什么都知道了?”

    “是啊,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的身体没有事。”叶英凡道。“你不要再花那么多钱去其它赤脚医生那里拿什么古药方,没有用的。”

    幸亏自己吃多了迷情粉,已经知道那么一回事。

    以前是车玉珠,后来是王婆,那次又是李梅,每次吃了,都会祸害一个人,叶英凡不想祸害王寡妇。

    现在他的心理与以前不一样了,不是看到女人就想扑倒在床上的男人。

    “村长,我不信你真的好了,你肯定没有好,怕别人笑你,所以才说自己的身体好了。”王寡妇摇着头倔强道。

    叶英凡快要晕了,怎么王寡妇就是那么固执呢?自己怎么会不行呢?

    就在叶英凡想再解释时,王寡妇勇敢地走到他的身边,小手一探,居然放到他的那个证明行不行的地方。

    “王姐,你不要这样。”叶英凡吃惊地叫着。

    可王寡妇不听他的,她是过来人,知道怎么调动男人的兴奋。

    只是一会儿,下午已经那个什么三个多小时的叶英凡,感觉到自己又要兴奋起来。

    “啊。”王寡妇惊喜地叫了一声,她能感觉到叶英凡的不一样。

    刚才是没有什么动静,现在是大动静了,这说明村长已经行了。

    王寡妇一下子没有刚才的勇敢了,把手上的水杯扔掉,捂着自己的小脸往外面跑去。

    我靠,这样非常不负责啊。叶英凡在心里暗叫着。

    “阿黄,送她安全回到家。”叶英凡对着那边的黑暗处叫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