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3.第823章 叶英凡要死了
    ,精彩小说免费!

    闫寡妇见此情景,咬咬牙,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是我,你不要给村长送饭了,你现在到药园的门口等着村长的小黄狗。如果看到它,就跟它说村长在我的家,知道吗?”

    “是,闫姐。”对方马上道。

    闫寡妇捞起叶英凡,施展轻功往着外面奔去。

    只是眨眼间,闫寡妇便回到了自己的家。

    现在小武他们不在,她的这栋楼房也是没有其它人了。

    闫寡妇带着叶英凡进到里面,把门给闩上,然后进入自己的房间。

    那个白石床被被单盖着,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当闫寡妇把被单拉下来后,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叶英凡,闫寡妇咬咬牙,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把叶英凡的衣服给解了下来。

    现在的叶英凡黑不溜秋的,虽然非常难看,但闫寡妇还是红着脸不怎么敢看叶英凡。

    “唉,现在为了救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闫寡妇自言自语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也把自己的衣服给解了下来。

    这一黑一白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觉得惊讶。

    “啪啪啪。”闫寡妇在叶英凡身上的穴位拍打几下,然后把他给扶在白石床上。

    叶英凡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好像与白石床贴在一起,他的皮肤没有刚才那么黑了。

    真的有用?闫寡妇的眼里露出喜意,脸上没有刚才的羞意。

    他们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了黑土地的主人,就算是要她死,她都不能让叶英凡死掉。

    他们这一族人已经没有希望了,再也等不下去了啊。

    叶英凡的身体没有那么黑,但白石床变黑了。

    可闫寡妇管不了那么多,继续伸手拍打着叶英凡身上的穴位。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如果有其它人看到的话,会以为是闫寡妇在帮叶英凡按.摩呢。

    闫寡妇一直没有停,不断地用内力拍打着叶英凡的穴位,她也耗费不少内力。

    随着闫寡妇用内力不断地拍打,叶英凡的身体没有刚才那么黑,但也不能消除。

    而闫寡妇把衣服解下来,就是想着借用白石床的内力,才不会让自己的内力损耗得太厉害。

    可叶英凡身上的毒太可怕了,就算闫寡妇用上白石床,也不能把他的毒给解掉,只是减轻一点。

    白石床越来越暗,估计也支持了多少个小时。

    闫寡妇也感觉自己的内力越来越不济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把内力给耗尽了。

    不行了,要吃点丹药才行。想到这里,闫寡妇对着桌上的衣服一伸手,一股吸力把衣服给吸了过来。

    闫寡妇拿过一颗丹药吃了下去,接着继续拍打着叶英凡的穴位。

    闫寡妇的武功非常强,但也坚持不了多少个小时。

    外面的天黑了好像是凌晨时分了,闫寡妇焦急地看着桌上的手机。

    小武还没有打电话过来,估计找不到毒鸡草,而一直在药园等着的黑山村民,也没有带着小黄狗过来,那说明小黄狗也没有找到毒鸡草。

    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让叶英凡死去吗?闫寡妇暗暗摇着头。

    她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甘心啊,难道老天也要整他们吗?没有给他们这一族一点希望吗?

    闫寡妇摇摇头,继续拍打着叶英凡的穴位。

    现在不能再借助白石床的力量了,因为白石床暗得就像普通的石头。

    闫寡妇知道它已经不能再发挥能量,要等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叶英凡啊叶英凡,难道你命要丧在这里吗?闫寡妇不断地在心里大叫着。

    罢了,我继续努力吧。就算我的内力耗尽,也拖下去,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吧。

    “啪啪啪。”闫寡妇还在拍打着。

    整个黑山村的夜晚,家家户户的灯都没有关,都是开着,大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天慢慢地亮了,闫寡妇感觉自己的内力快要消失了。只要她不再把内力拍入叶英凡的身体内,他活不了十分钟。

    她现在是用内力把他身上的毒给逼在心脏外面,如果毒进到心脏里面,就算大罗神仙也没有办法救得了叶英凡。

    像叶英凡这种毒,只有内家七段武功以上的人,拼命地损耗自己的内力,才能拖延他死去的时间。

    现在哪里再找内家七段武功的高手,再说了,就算找到,人家也不会那么笨,把自己的内力损耗到去拖延叶英凡死去的时间。

    像闫寡妇这样损耗自己的内力,估计是其它的人,以后的内力会大打折扣,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呢。

    不过闫寡妇不担心,她有着奇特的白石床,估计待白石床恢复之后,她的内力也能跟着恢复了。

    但是现在她的体内快没有真气了,怎么能控制得住叶英凡的体内的毒素不进到他的心脏里面呢?

    唉,罢了,我耗尽最后一点内力吧。实在不行,我也没有办法了。闫寡妇是没有办法了。

    因为现在就算现在小武打电话过来,说找到毒鸡草。他们在大山里,回来起码要一个小时以上,而她的内力最多就是坚持十几分钟。

    没有内力的控制,十分钟之后,叶英凡就要死了。看来这是天意,叶英凡要死,他们这一族人要完蛋了。

    闫寡妇咬咬牙,雪白的嘴唇流出鲜血,一股内力再次拍向叶英凡。

    叶英凡动了动,可并没有醒过来。

    如果他现在醒过来,会看到他一直想看的美景。

    闫寡妇半丝未缕,简直是吸引人的眼球啊。

    十几分钟过去了,闫寡妇感觉身体一软,没有内力支持的她往着叶英凡摔去。

    那波涛汹涌般扑向叶英凡,直压在叶英凡的脸上。

    可惜叶英凡没有醒过来,并不知道自己有着这么大的便宜好占。

    闫寡妇见自己的什么这样压着叶英凡的脸,羞得满脸通红,她挣扎着想起来时,但是刚才她已经耗尽全身的一丝真气,哪还有力气呢。

    刚起了一半的闫寡妇又往着下面倒去,“啊。”闫寡妇倒吸着一口冷气,自己的汹涌又重重地砸在叶英凡的脸上,生生作疼,也不知道叶英凡疼不疼?

    可叶英凡现在也不知道了,他的脸像以前那样黑,估计毒素开始往着心脏涌去,自己无能为力救叶英凡了。

    看来,叶英凡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