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4.第824章 有其它想法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闫寡妇的眼泪将要流出来时,外面响了几声狗叫声:“吠吠吠。”

    闫寡妇听到这声音,心里一喜,暗暗吸了一口气,猛地一站起来,准备向着外面跑去。

    大门被不断地冲击着,好像对方要冲进来似的。

    闫寡妇摇摇晃晃地下了床,向着外面走去。

    外面的是铁门,如果对方用上内力才能打破。

    外面的狗一边叫着,一边撞着门,好像要冲进来似的。

    “吱”的一声,闫寡妇把铁门打开一个缝,一条狗冲了进来。

    因为现在闫寡妇都没有穿衣服,哪里敢把门打开呢。

    一条黑影跑了进来,闫寡妇急忙把门给关上。

    这,这不是叶英凡的小黄狗,小黄狗是黄色的,哪有这么黑啊?闫寡妇看着地上的小黑狗,不由大吃一惊。

    “吠。”小狗对着闫寡妇叫了一声,然后用头向着地面顶了一下。

    闫寡妇看到了,地上有着一棵像小黑杠的东西,与叶英凡发给她的那毒鸡草图片有点相似。

    “你是阿黄?这是毒鸡草?”闫寡妇虚弱地问道。

    她越看这小狗越像叶英凡的小黄狗,不过它现在黑黑的,浑身是泥,头耸拉着,估计累得不轻了。

    “吠。”小狗点点头,然后趴在地上不动了。

    闫寡妇不再等了,马上拿起那毒鸡草往着里屋跑去。

    到了床上,闫寡妇把毒鸡草往叶英凡的嘴里塞,可现在他已经奄奄一息,哪能自己吃毒鸡草呢。

    没有办法的闫寡妇只得用手扯开叶英凡的嘴巴,再把毒鸡草塞进他的嘴里。

    可叶英凡不能自己下咽,毒鸡草只是在他的嘴里,根本吞不下去。

    现在这个情况,闫寡妇也顾不上了,她没有输真气给叶英凡已经有几分钟了。如果再不把毒鸡草送进叶英凡的胃里,那会麻烦。

    她已经吃了不少丹药,现在再吃丹药,对她的内力没有多大效果。

    “啪。”闫寡妇在自己的气户穴上拍了一下,一股真气猛地涌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闫寡妇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了一点真气,趁着这个机会,闫寡妇凑近叶英凡的嘴边,把那股真气用嘴渡了进去。

    毒鸡草被真气给一冲,落到叶英凡的胃里了。

    闫寡妇见事情成功,心里一松,整个人倒在叶英凡的身上,那香唇还留在叶英凡的嘴上。

    此时的闫寡妇小脸羞得如一抹红布似的,她,她虽然说是闫寡妇,但只是表面功夫,其实她根本没有真正接触过男人,更不要说亲过男人了。

    现在她不但亲过叶英凡,还深深地亲,刚才为了让叶英凡吃下毒鸡草,还弄开叶英凡的嘴巴……

    想到这里,闫寡妇真的羞死人,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与叶英凡这样亲密。

    虽然说叶英凡是他们的主人,但他们是卖艺不卖身的,不能出卖自己的那个什么啊。

    闫寡妇发现自己还压在叶英凡的身上,正想着起来时,但发现自己又没有力气了。

    刚才为了让叶英凡吞下那毒鸡草,她用上最后一点真气,把毒鸡草给渡了进去。

    现在没有真气的她,想起来都难啊。所以只得继续呆在叶英凡的身上,嘴对嘴,身上的柔软全压在叶英凡宽阔的胸膛上。

    幸亏叶英凡是晕迷,要不然让他看到这情景,都不知道有什么想法呢?闫寡妇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可就在闫寡妇侥幸这样想时,叶英凡好像微微动了一下,接着眼睛一睁,看着她“唔唔唔”地说不出句话。

    叫什么叫,你不叫没有人当你是哑巴。闫寡妇在心里骂着叶英凡。

    可现在她想骂也骂不了,因为没有力气起来,嘴巴还堵着叶英凡的嘴呢,就是叶英凡也说不了话。

    吃了毒鸡草的叶英凡惊呆了,他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闫寡妇那美艳的小脸,还有身上被压着的感觉,他知道大家都没有穿衣服。

    不会吧,闫寡妇居然趁着我晕迷的时候,对我不轨了?叶英凡欲哭无泪,想大声地叫一下,也叫不出声音来。

    还有自己的手脚动不了,想摸一下闫寡妇。不,是想着义正辞严地推开她,让她不要再占自己的便宜时,发现自己也动不了。

    就算闫寡妇得到自己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叶英凡如是想着。

    叶英凡这才想起自己中了毒,现在还没有死的话,可能已经吃了毒鸡草。

    可是为什么闫寡妇在自己吃了毒鸡草后,要占自己的便宜呢?

    唉,不想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只是可惜自己不能清醒地享受着呢。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生活就像*****如果不能反抗就闭着眼睛享受。可自己都晕迷过去了,还怎么享受啊?

    现在的闫寡妇哪里敢睁开眼睛,闭着眼睛身体在抖颤着。

    这个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英凡马上运起了太极神功,本来叶英凡是没有其它的问题,就是中毒。

    现在毒鸡草进了他的体内,再经过太极神功一炼化,身上慢慢有了一些力气。

    可他是不会现在推开闫寡妇,谁知道她一直压着自己,还嘴对嘴,有着什么想法呢?

    如果她还想再占自己一次便宜的话,那就来吧。我叶英凡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不会逆来顺受,一定会狼狼(狼比狠多一点,就是更加狠的意思)地反抗。

    可是闫寡妇没有动,叶英凡也不好采取主动,只得继续练着太极神功。

    又练一个周天过去了,叶英凡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了力气。

    而这个时候,闫寡妇好像也恢复了一点力气,动了一下。

    来吧。叶英凡兴奋地搂上闫寡妇的小腰。

    哗,滑不溜手,这种性感的身材就像电影明星柳岩啊,如果我现在可以嘿咻几发的话,那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叶英凡的手动了。

    闫寡妇突然骂道:“叶英凡,你这个坏人,你想占我的便宜?”说完,闫寡妇用手撑着叶英凡的胸膛起来了。

    大家都没有穿着衣服,闫寡妇已经感觉到叶英凡的身体有其它想法。

    如果再让他乱来的话,自己可能会被什么啊。

    所以有一点力气的闫寡妇急忙推开叶英凡,然后翻躺在白石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