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过来打脸
    ,精彩小说免费!

    阮淑娟看了百来师太一眼道:“你是百来师太吧,我是阮淑娟,叫慕容飞出来吧。”

    “你,你们不要乱来,我们门派也有内家八段武功高手。”百来师太心虚地道。

    她们门派的内家八段高手哪里能与人家比呢?那些老不死的,出来打一会架,都说要要损耗不少元气,要不然叶英凡也不会那么嚣张呢。

    阮淑娟大笑着:“好啊,叫你们门派的高手出来吧,我正想与他们切磋一下武功呢。”

    这下子百来师太无话可说了,这还怎么打啊,她们那些老不死的,肯定不会出来。

    “好吧,你们要找慕容飞聊天是吧,我现在叫她出来。”百来师太拿出手机给在后山的慕容飞打电话。

    在练功的慕容飞听说逍遥子和阮淑娟找上门来,气得也跑了出来。

    阮淑娟看到慕容飞比自己还要漂亮很多,不由生气了。“逍遥子,你跟慕容飞说吧。”

    “我,我……”逍遥子支支吾吾地不敢说了。

    可当他看到要杀人的阮淑娟,只得咬着牙道:“慕容飞,从现在开始,我们互不相关,你不要再找我。”

    “哈哈哈,逍遥子,我昨天就跟你说过这样的话了,你现在再过来峨嵋派说,是什么意思啊?”慕容飞嘲笑着逍遥子。“你们是过来示威吗?”

    “是啊,我们是过来示威。”阮淑娟冷笑着。“慕容飞,逍遥子是我的男人,以后你不要再找他了,知道吗?”

    慕容飞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找他。”

    “那就好,逍遥子,我们走吧。”阮淑娟拉着逍遥子往外面走去。

    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内家七段武功以上,只是施展一会儿的轻功,便消失在山下了。

    百来师太叹着气道:“他们的武功非常高啊,飞飞,我们惹不起他们。”

    慕容飞怨恨地看着远方,今天阮淑娟和逍遥子过来打她的脸,可以说让她在江湖中没有以前的那样高贵。

    估计从今以后,江湖中人都会嘲笑她,说她没有用,连一个男人都看不了。

    罢了,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慕容飞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呢?

    想到这里,慕容飞拿出手机给慕容庄那边打电话,叫他们的精英马上搬走。

    至于庄院的话,留下一些普通人看守就行了。

    谁知道逍遥派和阮淑娟会不会打击他们呢?这是做好两手准备。

    幸亏这些年来,慕容飞也为自己留了一手,她在两个地方购置了庄院,让慕容庄的精英在其中一个庄院住下是没有问题的。

    那个七品炼丹师已经在那个庄院了,到时他们一样有着不少七品提功丹。只要过一段时日,慕容庄肯定能雄起。

    叶英凡回到黑山村时,那些村民听说逍遥子已经投靠了隐世家族,也是吃惊不少。

    特别是闫寡妇,似乎非常担心,她过来药园找叶英凡。“逍遥子以后肯定会报复我们的。”闫寡妇道。

    “这个肯定了,不过他现在也拿我们没有办法,除非隐世家族那边再派高手过来。”叶英凡道。

    闫寡妇担心道:“你有所不知,隐世家族一向爱面子,他们怀疑你杀了汤海泽,肯定会找你算账。估计不用过多久,他们又会有高手过来了。”

    “来就来吧,让大家做好准备,我也要回去练功。”叶英凡点着头。

    “你先去我那里练功吧。”闫寡妇突然道。

    叶英凡想想也好,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去白玉床练功了,那里对他有很大的好处。

    想到这里,叶英凡跟着闫寡妇来到她的家。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闫寡妇的饭店也没有开了,而是让另外一个村民开。

    小武和小莲他们的武功是内家七段,更需要修炼,也没有再练什么刀法了。

    叶英凡进到屋里,看到白玉床,不由开始脱起衣服来了。

    “啊,你这么急干什么?”闫寡妇红着脸嗔道。“我还没有出去呢。”

    叶英凡摇着头道:“闫姐,你不要出去,反正你也看过我的身体,我也看过你的身体,大家都是那么一回事了。”

    闫寡妇生气地瞪着叶英凡道:“胡说什么啊?”

    她想到当时自己要救叶英凡,居然出了那样的事情,真是羞死人了。

    叶英凡正色地道:“闫姐,我想与你一起研究一下白玉床,你说它与黑土地是不是一起的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是有关连的。”闫寡妇想了想道。“要不然当时我们的前辈叫我们看着黑土地,而我们还拥有这个白玉床。”

    “你能看看我练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变化吗?”叶英凡道。“我想突破到内家八段武功,可是一直被压着突破不了。”

    闫寡妇心里一动,说真的,她在白玉床躺下去练功时,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也是没有怎么看到。

    如果她让叶英凡看她的练功,能指点一下她的话,可能她会突破呢。

    还有叶英凡在白玉床练功,会吸收白玉里的能量,可是怎么吸收的,与自己一不一样,她也不知道。

    正如叶英凡所说,他们一起研究的话,应该会有好处的。

    但是让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的身体,这又让她为难了。

    她岂不是要被叶英凡占便宜吗?她不想这样啊。

    叶英凡见闫寡妇在考虑着,便笑道:“哈哈哈,闫姐,你不要担心啊,我们以前不是看过对方的身体吗?现在是紧迫时期,没有什么的啊。”

    闫寡妇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先练功,让我看看。”

    叶英凡听闫寡妇这样说快要吐血了,这叫什么事啊,你看我的,我不能看你的吗?

    “闫姐,要不我们一起脱吧。”叶英凡期待着。

    闫寡妇摇着头道:“不行,你要脱就脱,不脱我走了。”

    叶英凡见闫寡妇要离开,急忙道:“行,行,你不要走,我脱。唉,现在大敌当前,我也顾不上什么个人利益,你要怎么看就怎么看吧。”

    闫寡妇听叶英凡这样说,气得快要吐血了。好像自己很想看叶英凡的身体似的,这是看他的练功,指出问题所在。

    叶英凡把衣服解掉后,躺在白玉床上练着太极神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